峡谷巅峰 第2122章 好!

小说:峡谷巅峰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的确是说得没有错。

  眼下当务之急,自然是需要等待着病床上的女孩儿早点儿醒来。

  因为无论是目前这件事的状况究竟麻烦棘手到了什么程度,一个依旧还在昏迷沉睡中的少女对眼下的情况局面绝对不可能有任何帮助。

  伦敦时间,夜晚8点。

  一路从伦敦火车站赶到了曼彻斯特车站的苏雪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计程车,报上了圣爱丁伦医院的地址便着急催促着司机抓紧时间赶快,看长相肤色仿佛是墨西哥裔的司机师傅颇为健谈看到前者一张东方面孔的长相来了兴致拉着她大聊特聊一番,顺口没忘记提到“前两天他也刚载过一个客人也是从中国来的”。

  车上的苏雪心不在焉地敷衍和热情的墨西哥裔司机师傅搭话,一边却频繁地拿出手机看着时间、同时不住将脑袋往车窗外打量张望。

  二十分钟后,在夜色的雨幕中,计程车终于抵达目的地。

  结账下车的苏雪刚走出没两步便抬头看到医院大门前的石柱旁有位男子斜斜倚靠着栏杆旁若无人自顾自地抽着烟,后者同样注意到了苏雪,随手将烟蒂在旁边垃圾桶上摁灭,便迈开脚步迎了上来:

  “苏雪吧?”

  “等你有一会儿了,我是三号。”

  苏雪顿时醒悟认出面前男子,赶紧道歉:“哦哦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麻烦久等了。”

  的确,让国服上世代电竞圈的传奇之一专门在医院门口等候,这待遇一般人可轻易受不起。

  三号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笑:

  “没事,本来我也是打算出来透口气,算着你差不多也该到了,一号和小舞就让我在这儿等等你,这地方挺大不好找,怕你一个人迷路了。”

  说着顿了顿,他抬颚示意了一下医院主楼大门方向:“下着雨呢,先进去吧?”

  “好好好!”苏雪连连点头,而一边跟在三号的身后走进圣爱丁伦医院主楼,她一边忍不住询问:“剩下其他人呢,也都在吗?”

  走在前面的三号“嗯”了一声,简洁回答:

  “都在。”

  “一号和小舞刚陪着包子她爸妈去会诊室和几个医生商谈病情和后续治疗计划了,估计再有一会儿应该就能出来。”

  苏雪点头,关心追问:“那……包子呢,醒了吗?”

  三号摇头:“还没,不过上一台手术是顺利做完了,暂时已经脱离了危险不出意外应该很快会醒过来的。”而说着他却又“嗤”了一声:“这医院也是不靠谱,说着是这台手术能直接根治人家包子的病症,到头来还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要我说还不如换去德国的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治治看,那边对als系病症的研究可一点儿不差……”

  语气中充满对圣爱丁伦医院的挑剔和不满意。

  而苏雪则是听得连连点头,深有同感: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吧是吧!”

  “我也觉得啊,明明手术前都说好了吧,还让包子爸妈冒了那么大风险签字的,结果什么都没办成,太不靠谱了!”

  同样是一脸愤愤然的模样。

  听到苏雪这样颇有些义愤填膺的附议评价模样,三号稍稍意外挑眉多看了她一眼,随即脸上露出欣赏之色:

  “你也这么觉得吗?”

  “看来英雄所见略同啊~”

  苏雪谦虚:“哪里哪里……”

  不过两人再次对视间,居然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

  ……

  穿过走廊,两人的交谈话题也稍稍转开,三号偏头看了看苏雪:

  “那小子也准备来的事儿,你知道了吧?”

  苏雪点头,脸上露出担忧和烦恼的神色:“嗯,前面在伦敦刚下飞机的时候乔乔就已经和我说了,啊我本来还一直努力想着瞒住他呢,这下子……怎么都瞒不住了。”

  的确。

  某人这是直接要坐着飞机火车杀上门了,真等他来到曼城,难道还能再瞒着他关于医院的事吗?

  怎么都不可能瞒住的。

  三号摇了摇头:“那小子,有时候倔起来的脾气倒是和我挺像的。”

  语气中有着几分感慨,也说不上来究竟是应该感到欣慰还是该为接下来的状况而头疼担心。

  而说着,他的话锋又转开:

  “不过如果包子能醒过来的话,问题应该会变得容易些。”

  “比起我们这些人……”

  “总归也只有她能在那小子发疯的时候治得住他了。”

  脑海中想象着某人亲眼看到一切真相后的某些画面,苏雪嘴巴忍不住地有些发干:“如果包子一直都还没醒的话……”

  “那就做好迎接最糟糕状况的准备吧。”

  三号摇摇头,语气随意般地这么说了一句,走到了电梯间前按下了按钮,电梯门应声打开,随即他转身看向苏雪绅士而优雅地微微一礼:

  “临时病房在五楼。”

  “请——”

  ……

  电梯来到了五楼缓缓打开,苏雪和三号刚走出来、便看到不远处走廊过道的尽头一号和五号的身影,两人似乎正轻声交谈着什么,听到这边电梯间的动静循声望过来,看到了苏雪的五号顿时眼睛微亮,快步迎了上来:

  “阿雪你来了?”

  苏雪露出笑容也快步走上前和新认的闺蜜来了个亲热拥抱:

  “嗯,刚到呢,楼下就遇到三号了,多亏他带路领我上来的。”

  和苏雪拥抱分开的五号转头看向三号,鼻子轻动嗅了嗅,随即露出几分责备:

  “少抽点儿烟。”

  三号耸了耸肩:“不客气。”

  几人交谈间,一号也从后面走了上来,对着苏雪笑着打了个招呼:“路上辛苦了。”

  苏雪顿时慌忙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比起你们我太轻松了……你们在这儿医院里都待了一天多了吧,都没有好好休息,才是真的辛苦啊。”

  一号摇头:

  “也没什么,总归还是都有休息的。”

  “真要说……”

  他顿了顿,语气有些感叹:“最辛苦的还是包子她爸妈啊。”

  在场几人都听得不由得下意识点头,露出由衷的赞同神色,随即也止不住感到叹息,是啊,当女儿得了这样几乎绝症般的重病,最辛苦也最受煎熬的,永远都是父母吧。

  那是真的从女孩儿突然病发恶化开始、到现在整整两天快四十八个小时的时间,女孩儿的父母几乎就没有片刻合过眼,始终守在手术室外苦苦等候。

  “换做是我的话,早就撑不住了吧……”

  苏雪忍不住地喃喃出声。

  旁边的五号轻声开口:“父母这样的存在,总是会在为了守护自己孩子的时候爆发出最大的毅力和勇气呢。”

  氛围变得有些沉重。

  三号看向一号:“包子爸妈呢?”

  “他们太久没休息了,刚刚我让周为带他们俩先去医院的家属招待处开个房间先稍稍睡一觉,这里我们先帮着看一看,如果有什么事儿到时候再通知他们。”一号回答,随即转头看向苏雪:“怎么样,不嫌累的话,带你先去看看包子?”

  这样的询问自然不可能有其他回答可能。

  苏雪顿时眼睛一亮:

  “好!”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