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巅峰 第2144章 一如往昔

小说:峡谷巅峰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无论是从哪个角度,即便是再开放脑洞用最大的想象力,林枫都没有想到过时隔半年之后和青梅竹马的这位少女重逢,见到的第一面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场景。

  病房内干净整洁。

  洁白病床上,少女一头乌黑长发柔顺散落在双肩,一如往昔的美丽动人模样,神情自然地看向自己,举起手中苹果面带征询:

  “吃苹果吗?”

  有那么至少两三秒钟的时间,林枫觉得自己的大脑是完全陷入了空白当机状态的。

  眼前的这一幕画面……

  太过自然。

  也恰恰因此所以才显得太过邪门和不正常。

  少女脸上神情自若,说话的口吻语气轻松随意得简直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而说着又像是想到什么,病床上的少女补充了一句:“剩下的苹果没洗过的,要你自己削皮。”

  “哦……好。”

  某人有些动作僵硬迟缓地点了点头,脑子里依旧浑浑噩噩如同浆糊般乱成一团,但身体已经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上去。

  在少女的示意下从旁边床头柜上的餐盘里拿出一个苹果。

  再从好心少女主动递过来的手中接过了削皮刀,下意识地又僵硬说了声“谢谢”。

  然后坐在床边对着少女。

  开始……

  给手中的苹果慢慢削皮。

  ……

  病房内的画风一时间显得无比寂静而诡异。

  床上的少女继续开始专心啃着自己手中的苹果,坐在一旁的某人则是也神情僵硬动作麻木地给自己削着另一个苹果皮。

  咔嚓咔嚓咔嚓——

  削皮的细微“剥剥”清响,似乎也成为了此刻病房内唯一生动的声音。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不知道多久,直到床上的少女出声好心提醒“皮削好了可以吃了”,某人才茫然回过神来看了看手中去皮后的苹果,“哦”了一声将苹果放到嘴边,却迟迟都没有张口咬下去。

  然后他就愣愣看着面前的青梅竹马少女,好半晌之后,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你……你没事啊?”

  少女闻,脸上露出稍稍意外的神色:

  “嗯?”

  “什么事啊?”

  林枫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措辞:“就、就是……你不是、不是……”

  在少女那仿佛无辜而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某人愈发结结巴巴,憋了好半天突然脑中仿佛灵光闪过脱口而出一句:

  “你不是病危了吗?”

  下一刻。

  空气仿佛随着话音陡然凝固。

  病床前安欣一双好看眼睛倏地就眯成了弯弯的一线:

  “嗯?”

  简单一个字,却让病房内的氛围似乎忽然降温了几度。

  而可惜某人依旧没有及时反应察觉,下意识地又喃喃念叨:“对啊你不是病危了在医院昏迷不醒无药可治了才对嘛……”

  有些时候。

  话太多真的很容易出事。

  尤其是在下意识时的无心之语。

  就更容易造成相当危险可怕的后果。

  安欣的眉毛已经扬了起来,目光视线落在某人脸上:

  “无药可治?”

  无比悦耳动听的声音。

  但明显已经带上了几分危险的气息。

  某人几乎是发自下意识地一个冷战,随即猛然又一挺胸口:“干嘛啊,我说的是实话啊,先前雪姐糖糖还有小舞姐和前辈他们都一个个瞒着不告诉我消息,刚刚进来的时候也都是那种表情,不让人产生误会才有鬼好吗!”

  语气强行理直气壮硬撑着。

  “所以你就觉得我是无药可治了是吧?”安欣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某人露出一个无比和善的微笑:“看来……某人巴不得我得重病啊,嗯?”

  林枫顿时寒毛根根竖立。

  有杀气!

  这种感觉对林枫来说简直是太熟悉了,面前这个自己的青梅竹马每次但凡是脸上露出这种看似和善的微笑表情绝对都没有什么好事情发生好吗——

  不过……

  “喂喂我可没这么说啊!你、你凶什么!”或许是已经太久没体会过某些危险可怕的经历有些淡忘了当初的惨痛教训记忆,又或许是觉得半年之后的第一次重逢居然又要自己认怂实在面子上过不去,某人即便头皮发麻,依旧强行壮着胆子这样开口反击。

  突然间仿佛福至心灵,某人眼睛顿时亮起:

  “对了。”

  “你现在就只是个病人嘛,只能在病床上躺着呢。”

  “哈哈哈这回你可对我干不了什么坏事儿,我不怕你!”

  安欣露出了然神色:

  “这样啊,不怕我了是吧?”

  “是!”某人再次一挺胸口:“我告诉你这次可休想我再对你认怂!”

  正要眉飞色舞起来,而下一刻某人目光突然定格,双眼陡然瞪大:“喂喂包子你手上拿着的什么东西?”

  不知何时前面原本还在林枫这儿的那柄削皮刀居然已经出现在了病床前少女的手里,后者仿佛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小刀如有灵性般轻盈飞速地转动闪烁着渗人的危险寒芒:

  “没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

  某人吞了口口水:“我、我说我不怕你——有武器又怎么样,你病号一个现在躺在床上都起不来还能对我怎么样不成……”

  话音未落。

  某人再次眼珠子陡然瞪得溜圆。

  因为病床上的某位少女已经施施然优雅起身站了起来,对着他微微一笑:

  “你是说这样吗?”

  某人额头逐渐见汗,下意识开始后退:

  “喂喂喂包子你干什么?”

  “冷静一点,你你你别过来。”

  “再过来我喊人了啊。”

  “别过来!啊啊啊别!啊雪姐小舞姐,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病房内一阵鸡飞狗跳夹杂着惨叫声传来。

  而病房外的走廊过道上,不远处倚着饮水机站立的苏雪和五号两人不由得对视了一眼,苏雪忍不住有些心惊肉跳:

  “哎……里面什么情况啊?”

  “两个人那么久没见,一见面就打起来了吗?”

  五号微笑:

  “不过,感觉上似乎这次的重逢非常顺利融洽呢。”

  苏雪努力竖着耳朵去听,听到的依旧全是某人的痛呼惨叫,又开始担心:

  “怎么反应这么大啊……包子真用力了?”

  “她才做完手术呢,可别累着了啊。”

  五号想了想,安慰:

  “没事,包子的话应该自己有数的,真累了也就收手了吧。”

  想到病房内那位少女的聪慧灵敏,苏雪认同点点头:“这倒是——哦不过那小子还挺耐揍的,总归包子得花点儿力气,不然我们帮她买份宵夜去,打完了也好吃点儿东西补充补充体力?”更新最快s..sm..

  五号欣然点头:“行。”

  两人便这样结伴朝着医院外走去。

  至于某人的死活问题……

  从头到尾压根儿没操过心。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