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巅峰 第2361章 年轻与老去

小说:峡谷巅峰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作为欧洲上世代最顶尖的传奇,此刻莱恩酒店总统套房客厅的几位倘若是比起先前在希尔顿酒店里的那lpl赛区一众新世代职业电竞选手,总归在实力和境界上面都要平均再高出不止一筹半筹。

  所以,在听到从crow口中说出的那个消息的时候,他们的反应不至于像先前的荒雪夜歌、史航等人那么失态。

  可依旧……

  当他们之中为首的crow用那样平静仿佛不见半点情感起伏的声音说出了这样的一个消息时,整个套房客厅内都不由得寂静了一瞬。

  昏暗的光线中看不清真切几位欧洲上世代传奇脸上的表情神色。

  但几人那不自觉微微震动的身躯,却都难以掩饰他们此刻真正的心情。

  没有人去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因为既然是从crow的口中说出,就没有任何欺骗的必要,然而倘若这的确是真的……又实在来得太过震动和惊人。

  “十分钟?”

  沉默半晌之后是j的声音第一个响起,带着几分震撼难以消化般的意味。

  “怎么可能——”arrow的音调都止不住地抬高了一些,仿佛难以相信这种恐怖的成绩居然会出自他素来都轻视未曾真正看得起过的新世代电竞圈后辈之手。

  crow没有做正面的回答,只是目光望向了身旁的j:

  “换做是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j听得再次微微沉默,许久之后声音才从昏暗的光线中低沉地缓缓传来:

  “九分钟。”

  “或许九分半,但那就是要看运气了。”

  这样的回答其实也同样已经足够惊人甚至骇人,倘若是以之前希尔顿酒店那边lpl众人讨论分析出的评判标准,这九分钟乃至九分半的反应操作手速成绩……已然远远超过了寻常四皇的水准境界,甚至已经要接近四皇的巅峰程度。

  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也不敢给出这样的回答。

  但的确j可以。

  因为他本来就是欧洲上世代五位传奇中排行仅次于crow的存在,此前的夜莺暗战小试身手便也震惊了一整个世界职业电竞圈,放在当年他的实力便接近了一众传奇中的巅峰,如今依旧不会比当初逊色多少。

  然而……

  即便是这样的回答,却依旧和那10分钟的成绩相差不止一点半点。

  “就凭那个姓韩的小子,怎么可能做到十分钟!”

  arrow的声音再次有些尖利的响起,明显微微变调。

  而下一刻crow眯起了目光,视线有些平淡幽深地朝着前者望去了一眼:“你是,在质疑我的消息来源吗。”

  于是arrow的声音瞬间安静下去,半晌才有些难堪般地开口:

  “抱、抱歉——”

  很快,却又是另外的一个声音从客厅的角落黑暗中传来,带着几分阴桀的森然戾气:

  “只是操作手速……也代表不了全部。”

  这是ghost在开口说话。

  crow朝着角落的方向淡淡望去:“但也足够说明很多问题,如果我的估计没有错,ghost你能达到的程度应该也只是在九分钟左右。”

  墙角落的ghost没有接话,只是听得发出一声闷哼。

  却无形中已经默认。

  客厅内crow的声音继续以一种平静淡然的语调响起:

  “shield本来就不擅长操作手速,所以应该最多不过只是7分半左右的水平。”

  “至于arrow,我想八分钟到八分半应该也就是你的极限了。”

  将其余两位同伴的境界程度一语点出,身形魁梧雄壮的shield沉默着缓缓点了点头,而一旁的arrow则是也无以对。

  最终听得crow语气幽幽地发出一声仿佛叹息:

  “所以……后生可畏啊。”

  客厅内再次氛围沉寂。

  其他的几位欧洲上世代传奇都能够听出这句感慨中的某些意味。

  是的。

  所谓后生可畏,重点便落在了“后生”这两个字上。

  当然ghost的说法和质疑并不算错,纯粹的个人操作反应手速并不能够代表一个职业电竞选手的全部,也无法直接衡量出一位选手真正的综合实力水平。

  但能够做到那样的手速程度,本就已经揭示出了很多令人心神震动的东西。

  而更重要的一点在于——

  韩国李道宰的那位传承者,还足够年轻。

  或许论真正的综合实力境界,那位年轻的四皇之首未必就能比他们五人中的j或者ghost高出多少,更别提是他们五人中为首的crow还要比他们其他四位更强出一截。

  可一切都抵不过“年轻”二字。

  年轻,就意味着未来仍旧大有可为。

  仍旧有着继续向上攀登向着更高境界发起冲击的机会。

  可作为上世代的传奇存在,此刻客厅内的他们五人,却无可避免地正在逐渐老去。

  时间,并不站在他们这些上世代老人的这一边,而这两个字眼本就是让他们几位都难免要心头沉重的东西。更新最快s..sm..

  半晌之后却是crow突然摇了摇头:

  “倒是也不用太过介怀这件事。”

  “我只是和你们提一提罢了,稍微上点心就可以,让你们不要太小瞧了新世代的这些小家伙们,不过——”

  说到此处的crow顿了顿,话锋仿佛淡淡转开:

  “那个小家伙的未来或许真的会达到一个可怕的高度,但并不是现在的我们需要操心的东西。”

  “年轻,固然是这些年轻人们的资本,但也是他们眼下的弱点所在。”

  “他们需要时间成长。”

  “他们同样也需要足够多的时间,才能够真正变强。”

  “更何况——”

  “即便是老去,也不止是我们这些人而已。”

  crow再次顿了顿。

  其他几位仿佛若有所觉,目光视线不约而同地朝着居中沙发座位上他们的领袖望去,却只见得这一刻身形大半隐没在昏暗中的男人瘦削而轮廓分明的脸庞被落地窗外的光线隐隐映出了半张侧面,以及那突然间变得幽深森然到令人心悸的目光:

  “那个人……”

  “一样也在变老。”

  ……

  第二天早晨。

  希尔顿酒店房间内的林枫迷迷糊糊揉着眼睛从床上醒来,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

  已经是九点钟了。

  左右再瞅瞅,旁边另一张床上的枕被已经被叠整齐,昨晚他是和曾睿两人一个房间睡的,不过这会儿的阿曾已经不见人影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

  林枫打了个呵欠,伸着懒腰从床上爬起来。

  新的一天。

  终于要开始忙碌起来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