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巅峰 第2366章 很近了

小说:峡谷巅峰 作者:机器人布里茨 更新时间:2020-06-30 13:38: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关于那位新世代四皇之首的反应操作手速成绩的消息,二号早早便从同伴老友四号那里就获悉得知。

  而那样的成绩水准……即便是以他的心性,都难免在获悉的时候心神震动了一番。

  所以此次从北美赶来英国曼彻斯特,一方面自然是受到来自一号的请求和邀约,要连同四号一起将某件即将到来的麻烦应对处理,而另一方面……他其实也就是为了姓韩的那个小子的消息而来的。

  因为那个程度实在已经到了一个骇人动容的地步。

  要不然即便以他的冷厉行事作风,前面刚见到许久未见的某人的时候也不至于连半句寒暄关切的话语都没有,直接上来就是让某人操作挑战一局地鼠机游戏、跟着还一通严厉的教训呵斥。

  正是因为他看到了令人担忧的东西。

  当年他们五人都无比看好而重视、抱以了极大希望和期待的这个后辈,如今虽然正在恢复着实力状态,可是和那位站在四皇之首位置上已然数年的小子相比……差距却正在被拉开得越来越大。

  不。

  这甚至都已经不能够用新世代这些后辈的实力标准去衡量了。

  即便心高气傲如他,都不得不得出一个令人心悸的论断,那就是如今的自己……甚至或许当年最巅峰时期的自己,比起现在那个姓韩的小子,都已经有了那么几丝的差距。

  甚至他们五人之中就算是三号或者五号,也在境界层面上大概已经被那个小子堪堪追上。

  而对方还很年轻。

  年轻……就是他们这些上世代老家伙们最缺少的资本。

  也是足够让那个小子能够继续向着更高境界发起冲击挑战的最大倚仗。

  在抵达曼城之前,还在飞机上的时候他和四号便有过一番深谈,得出的结论令他们两人都止不住感到心头沉重——照着这个势头下去,或许这个姓韩的小家伙真的会超越一整个新世代的实力上限维度,甚至比肩和超越他们这些上世代传奇的巅峰。

  而再往上。

  就只有两个人——

  欧洲的那头死乌鸦和韩国的李道宰,分别都只能算半个。

  唯一的那一个,就是此刻在他面前仿佛姿态从容随意、悠然斜倚在落地窗边的同伴。

  作为当年并肩作战的同伴队友,几乎不可能有人比二号更加熟悉了解自己面前这位同伴的实力究竟深不可测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

  所以当年骄傲自负如他,都甘愿屈居这“002”的头衔位次。

  即便李道宰或者那头乌鸦、又或者强如m和bullet,在他看来都并非不可与之匹敌,当年那个诸神林立传奇叠出的时代,每一位顶尖强者之间都不能说谁就稳胜对方一筹,可所有人……

  是的,所有人。

  就算是包括那李道宰和那头乌鸦。

  所有的传奇,都不得不在他这位同伴的面前低头。

  往前历数、整个电竞圈的历史上都找不出像是他这位同伴所达到境界的第二个人。

  而原本在他的想法中,应当不只是前无古人,还会后无来者,可在那架飞机上的时候、在那数万英尺的高空,四号语气低沉而肃然地对着他说出那样一句话:

  “那个韩世昊……”

  “或许真的会成为下一个一号。”

  ……

  这样的评价,倘若是从其他任何人口中说出,都会有着几分哗众取宠的味道。

  但如果做出这番判断的人本就是和一号当年最亲密的并肩队友,就无可避免具备着任何人都不能相及的说服力和厚重分量。

  由四号做出的这份论断,几乎已然仅次于当事人自己亲口的承认。

  而就在这一刻。

  听着二号的皱眉询问,一号眼中目光微微眯了眯,视线遥遥望向落地窗外晨光笼罩下的曼城风景,随即神情重新舒缓下来:

  “嗯。”

  “很近了。”

  这样的一句话说出,倏然间让二号的身形震动了一下,而前者陷入沉默许久,才逐字斟酌般地缓缓沉声开口:

  “那就,很麻烦了。”

  虽然同样是极力控制着自己的震动心情,但此刻的二号依旧难以掩饰心头的那份急迫而起的焦虑情绪。

  不需多,此间的他们三位、包括暂时还不在场的四号或者三号,都相当清楚知道这件事所能够产生带来的巨大影响。

  尤其是别忘了,接下来的一年恰恰好将会是整个中国电子竞技最重要决定了命运的关键一年。

  偏偏就在这个最要命的节骨眼上,让韩国电竞圈出现一位甚至比起当年的李道宰或许还要更加可怕的存在……这几乎是个前所未有级别的毁灭性噩耗。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眼下他们国服电竞圈的新世代里却还没有人能够扛起大旗去与之相抗。

  比起这时候明显焦虑烦躁起来的同伴,此刻的一号却仿佛依旧显得轻松地笑了笑:

  “是啊,很麻烦。”

  “但这种事……我们也管不了啊。”

  就如同昨晚他对着lpl赛区的那几位优秀出色的后辈们所说的话那样,当时他的原话是“对手的强大是对手的事,与你们无关”。

  当时的荒雪夜歌、拂晓晨星还有史航田天等人都听得明白醒悟,但却是不曾想到这相同的道理、竟然也在被他们所无限崇敬钦佩的前辈同样践行着。

  的确是有着相当大的麻烦。

  甚至是没想到居然有一天真的会有这样一个新世代的后辈……能够对他都产生了威胁。

  了不起啊……

  当真是后生可畏。

  落地窗前的男子微微直起身,负手而立望向落地窗外的远处天空,眼中带着几分感慨与赞赏,但随即隐没归于从容与平静。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该做的事,还是要继续去做。

  不可动摇。

  也不会改变。

  “做好自己的事就是了。”

  这样仿佛轻描淡写般地说了一句,一号转过身看向自己的未婚妻和同伴,笑笑:

  “而我们现在……不正是在这么做么?”

  话音落。

  刚好在这时候,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

  一号将手机拿出看了眼,脸上再露出几分笑意,将手机屏幕轻松对着二号和五号晃了晃示意一下:更新最快s..sm..

  “看。”

  “世界电协那边来消息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