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009章 你还太嫩了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此时此刻。

  柳清清无法形容内心之中的震撼。

  下意识的,她将目光投向那道高高大大的身形。

  那个嘴角带着浅笑,有着两个浅浅酒窝的男人。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个自己随手捡来的骗子,竟然如此厉害。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哈哈哈……我能走路了,老子又能走路了,哈哈哈……”

  老爷子放声大笑,声音充斥着肆意,笑着笑着,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四肢无力,经常酸疼,无法走路……这对于一辈子好强的老爷子而,简直生不如死。

  他甚至有所预感,只怕到了最后,他会变得生活不能自理,那简直是一种难以煎熬的痛苦。

  老爷子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可是为了儿女后代,也只能坚强活着,强颜欢笑。

  此刻,他不仅浑身轻松,甚至各种疼痛都消失不见,而且还能下地走路……这种痛快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爷爷。”柳清清眼眶发红,紧走几步,身手挽住老人的臂膀。

  “爸。”

  柳胖子的眼圈也红了,喊出一个字,再也无法语。

  没有人能体会他此刻的激动,更没有能理解他这么多年的委屈和愧疚。

  正如老爷子所,他在年轻时候根本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纨绔二世祖,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直到有一天父亲病重,将公司交给他时,才幡然醒悟。

  可即便是这样,他仍然没有经商的头脑,公司在他手中越来越萎靡,几近破产。

  万幸,就在他坚持不住的时候,女儿接过了重担。

  坦白说,他有今天,就是有一个好父亲,好妻子,好女儿。

  这些年来,他虽然表现的心宽体胖,可内心之中一直存在着愧疚,愧对父亲的期望,愧对女儿的崇拜。

  现在父亲终于痊愈,柳胖子发自内心的激动,以及……对夏天深深的谢意。

  接下来,众人又忙做一团。

  在孙院长的建议下,老爷子立刻做了一次复查。

  在其过程中,夏天自然也跟随着。

  但是刚刚检查完毕,孙院长宣布老爷子一切正常之后,柳清清便找了个借口和夏天一起离开了医院。

  无他,因为柳父柳母对夏天的热情态度,让柳清清感觉越来越危险。

  而且经常问一些让柳清清心惊肉跳的问题,例如什么时候结婚啊,打算几年要孩子等等话题。

  还有老爷子,两人经常说一些关于军队的话题,其他人完全插不上嘴。

  甚至有那么几秒,让柳清清生出了错觉。

  仿佛这个骗子才是他们的儿子,而自己反而像个外来的童养媳?

  不能这样下去了。

  柳清清有些郁闷。

  他们离开病房,下到楼下,径直走向医院停车场。

  在此期间,柳清清并未质询夏天,也没有揭穿。

  她准备找个地方,然后与夏天开诚布公的谈一趟。

  ……

  时光咖啡屋,位于青海市区长宁区,是这片区域较为高档的休闲场所之一。

  当夏天和柳清清进来的时候,着实吸引了不少异性的目光。

  确切是说,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柳清清身上。

  她身着一袭颇具潮流的时尚女装,拥有高挑的身材,曼妙的身姿,精致的容颜,高贵的气质,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

  至于夏天,在这些人的眼中,除了长的壮实之外,只能说普普通通。

  看着两人相随走进包厢,不少男同胞只能羡慕嫉妒恨的暗骂一声……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包厢中,两人相对而坐。

  柳清清点了两杯咖啡,然后直奔主题。

  “你是谁!”

  说完,补充一句,紧紧盯着夏天,眼神极具侵略性,“你不是陆东。”

  夏天挑了挑眉头,脸上仍然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他低头望着杯子里的灰褐色咖啡,说实话对这玩意儿一点都不感兴趣。

  足足五六秒,他才缓缓道,“我叫夏天。”

  “骗子!”

  柳清清咬牙切齿吐出两个字,冷冷道,“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不等夏天开口,她加快语速,“你接近我的家人,又有什么目的!”

  “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警察抓你,让你吃牢饭,我不是威胁你。”

  柳清清的语气之间透着不容置疑,一口气说完,目光凝视,冷冷道,“现在,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闻。

  夏天的眉宇之间微微凝蹙起来,但很快,他的嘴角又勾勒一抹浅笑。

  而他说出来的话,却是让柳清清脸色大变。

  “柳小姐,在我面前,最好收起你那一套,别以为释放个气场,脸色冷冰冰就能震慑别人。”

  这个时候,夏天的脸上已经看不见最初的温和与忍让,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讥讽。

  “就你那点小把戏,是个人就能看穿,你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更不要把别人的容让,当作你理所应当的权利。”

  包厢中,一片寂静。

  柳清清精致的表情彻底凝固。

  你还太嫩了。

  这就是夏天的意思。

  柳清清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勉强保持情绪,可是脸蛋上却是血色上涌,又羞又怒。

  “你在电梯中蔑视我,你在病房中羞辱我……”

  夏天冷笑一声,悠悠道,“可我救你了你爷爷的命,治好了他的病,那十万块钱就是报酬,记住,我不欠你什么,我更没有必要回答你的任何问题。相反,你还欠我一个道歉!”

  他的声音中透着不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站起身向外走去,“谢谢你的咖啡。”

  柳清清脸色一变,下意识喝道,“你……站住!”

  夏天止步,转回头浅笑道,“还有何见教?”

  “你……”柳清清气结,声音中透着无奈与愤怒,咬牙切齿道,“你赢了……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说出这句话,她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整个身躯靠在了椅子上。

  “这才对嘛,人就应该好好说话。”

  夏天却是立刻又眉开眼笑,转变之快令人咂舌,重新坐下,神色之间有些讨好与献媚,“什么交易,说来听听。对了,既然是交易的话,我应该有报酬吧……”

  看着这张脸,柳清清很想用高跟鞋踩上去。

  第一次。

  这是她第一次与人交锋以失败告终。

  最关键的,是那种智商上的碾压,让她生出挫败感。

  事实上。

  自从夏天针灸治愈老爷子的时候,柳清清就生出让他继续做临时男友的念头。

  且不说对方在短短时间获得家人的认同,便是他那一手神奇的针灸,也让柳清清不可能放他走。

  谁知道老爷子以后会不会犯病?

  她刚才故作强势,无非是想占据主动,最终促成双方不对等的交易。

  这也怪不得她,实在是柳清清性格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