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038章 摊牌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接下来是几日,青海大学与各方精英学府的交流都异常顺利。

  也正如夏天所料那般,枪击案发生之后,引起了警方高度重视。

  因此在接来的时间里,青海大学师生行走外出,都有警察陪伴,甚至在暗中派出特工保护。

  至于他们住的地方,同样被防护的森严无比。

  夏天每天无所事事,所波逐流。

  就在青海大学与最后一座学府英伦经济学院展开交流时,夏天接到了雷霆的电话。

  “老大,冯天鹏把古风给打了。”

  雷霆的第一句话,便让夏天一愣。

  他离开国内,为了防患于未然,特意请冯天鹏暗中保护柳清清,这件事雷霆自然也知道。

  而且这几天雷霆和夏天都有通话,说起冯天鹏,雷霆只能用怪人来形容。

  这家伙每天晚上,像个乞丐一样守在柳清清别墅外面,一守就是一夜,并不和柳清清见面。

  而在白天,他仍然如乞丐一样,坐在百花集团对面的街道上,然后盯着大厅门口。

  只要柳清清外出,他都会暗中跟随。

  虽然雷霆嘴上说对方是个怪人,可是话里话外,却是对那个家伙极为佩服。“事情是这样的,哎老大,刚才可是上演了一出好戏,我简单和你说一说吧,好像百花集团与古风有什么商业合作,但就在今天,柳清清和古风因为一块地皮,上演了一场商场中勾心斗角,具体过程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知道,古风不知道怎么算计了柳清清,想要一分钱不花拿下那块地皮,可是没想到,金傲荣跳了出来,反将古风算

  计了。”停顿了一下,雷霆又道,“可是他没想到,柳清清似乎也算计了他,而且连……咳咳,连月亮也出面了,嗯,她和柳清清是一起的,两人将古风和金傲荣全算计了,哎呦,

  现在的女人可真了不得……”

  夏天挑了挑眉头。

  他似乎听柳清清说过关于地皮的事情,当时并未在意。

  “冯天鹏呢,他为什么打古风?”雷霆笑了,“今天古风请了很多记者与政商界名流,在那块地皮上剪彩,当然也邀请了柳清清,然后当众拿出了合同,反正是商业上的事情,柳清清似乎吃亏了,据说古风

  当时非常得意,结果一直暗中保护的冯天鹏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台就把古风狂殴了一顿。哈哈。”

  夏天问道,“古风呢?”

  “他能怎么样?”雷霆嗤笑一声,“面对冯天鹏那个疯子,他也只能暗气暗憋。”

  “也对。”

  夏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之后,挂断了电话。

  夏天不懂商业,人在国外,肯定不会参与其中。

  而且他相信柳清清的商业能力。

  因此,夏天本以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但他没想到,就在傍晚,再次接到了雷霆的电话。

  这一次,雷霆的声音凝重了许多。“老大,事情大发了,很多人都被卷了进来,姚曦,陆小苏,还有一股神秘势力,对了,月亮的万丰国际珠宝也出事了,有人在她旗下珠宝店买了一窜项链,可是没过几天

  那个顾客死了,后来经过检查那窜项链的宝石是赝品,而且具有大量辐射,现在被新闻媒体大肆报道,而且经过求证,那颗宝石的来源,是百花集团充当的中间商……”

  夏天的眉宇之间微微凝蹙,静静听着。

  “现在的情况是,两家公司的股份掉的很厉害,而且有两大笔来源不明的庞大资金注入了进去,对百花集团进行阻击,我已经查明了一股资金的来源。”

  说到这里,雷霆犹豫了一下,“这股资金链来自于风云集团,姚曦的风云集团。”

  嗯?

  夏天一愣。

  之前雷霆说姚曦也卷入了进来,他本以为是站在柳清清一方。

  可没想到,竟然是对立面。

  夏天有些头疼,对于商场中的勾心斗角,他实在懒得去了解。

  索性问道,“除了姚曦呢,想必还有古风和金傲荣吧?”“金傲荣不清楚,但古风吃了个大亏,嫌疑最大,不过也不排除被利用的可能,我刚得到消息,那块地皮已经有了着落,最终属于金傲荣,可是古风在青海建立的划时代分公司,却是落在了柳清清手中,哎……我也搞不清怎么回事啊……不仅如此,古风还要赔偿陆小苏一大笔巨资,据说古风在买下地皮之后,相关施工和建设,全都承包给了

  陆小苏,结果地皮最终也没落到他手中……”

  夏天龇了龇牙,竟然不知该说什么。

  挂断电话之后,他分别给柳清清和月亮打了一个电话。

  而两女都很轻松告诉他,只是正常的商业竞争,双方还在你来我往各处手段。

  事实上,夏天并不知道,此刻青海的局势,远比雷霆所说的更加严重,更加混乱。

  一间别墅的房间之中。

  姚曦笔直坐在沙发上,那张精致的俏脸上,再也看不到任何妩媚之色,换而取之的,是一张满布寒霜的阴沉冷意。

  “白晨,为什么要背叛我?”

  她望着对面站着的白晨,眸子中有失望,也有杀意。

  白晨面色恭敬,带着一丝讶然,“小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看他如此,姚曦反而收敛杀意,唏嘘感慨,“你跟了我八年,我知道你是怎样一个人,但我一直都很信任你,白晨,你让我很失望。”

  这句话说出,白晨的拳头骤然攥紧,又松开,“小姐,我白晨对天发誓,永远不会背叛您。”

  “呵。”

  姚曦笑了,是冷笑,“那你告诉我,你不经过我同意,动用公司一大笔资金,现在那些资金到哪儿去了?”

  白晨的脸色阴晴不定,双眼更是连连闪烁。

  他抬起头,直视着姚曦,“我借给古风了,他说对付夏天。”

  “你……”

  姚曦猛地站起,怒斥,“白晨,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

  这一刻的白晨异常冷静,“因为我喜欢你,你也知道我喜欢你,整整八年,你在二十四岁的时候,我就跟在你身边,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

  最后一句话,白晨近乎吼出来,双目赤红,“自从遇到夏天,你就完全被他吸引,甚至和他上床,你想过我的感受吗?”长时间积郁的不满和怨气,让白晨犹如一只发狂的狮子,地吼道,“我做的一起都是为了你,可是那个杂种打断我的双手,你不仅没有安慰,还当众打我耳光,事后在医院,别说是看我,连电话都没有,小姐,哪怕我是一条狗,你打了狗也应该丢一块骨头吧,但你没有!没有!我连狗都不如,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