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072章 生死看运气?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砰的一声。

  青年狠狠摔在地上。

  他抬起头。

  冷酷的脸颊充斥着震惊。

  伸手擦掉嘴角鲜血,咬着牙站起,身形摇摇欲坠。

  “堕兵?”

  感受着对方身上特有的肃杀之气,夏天的眼睛眯缝起来。

  青年却是瞳孔一缩,强忍着腰肋的疼痛怒吼一声,大步冲来,做最后的挣扎。

  但他最终绝望了。

  随着夏天一腿甩出。

  周边的空气都为之噼噼啪啪脆响。

  右腿犹如破空的战斧穿梭在湍流之中。

  刹那间扫过对方身体,再次被狠狠的扫飞了出去。

  “谁派你来的。”

  夏天迈步前走,询问道。

  哇的一声。

  青年大口吐血。

  他没有回答,脸上已然恢复了冷酷,只是眸子中却充斥着死意。

  “杀!”

  他狂吼一声,再次站起,跌跌撞撞冲了过来。

  这一次,夏天没有留手。

  身形闪动,手脚并用,噼啪直响。

  青年横飞半空,重重砸落地上,彻底失去了行动能力。

  “谁派你来的。”

  “呸。”

  青年吐了一口血沫,紧接着狰笑起来。

  “你以为我会说吗?有种就杀了我。”

  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已经放弃了抵抗。

  “既然你看得出我是军人出身,就应该知道,不要妄图从我口中得到任何一丝有用的消息。”

  话落之时,他面部的狰笑愈发浓郁起来,以一种讥讽的目光望着夏天。

  但下一秒,噗的一声,他的脖子被牢牢的扣住。

  夏天面无表情,伸手极其粗鲁的在他张大的嘴巴中掰掉一颗黑乎乎的牙齿。

  然后像是垃圾一样将其扔在地上。

  “像你这样的堕兵,我杀过不知多少,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给自己装毒牙的堕兵,看来你的身份不简单。”

  青年嘴角流淌血沫,浑身直冒冷汗。

  可是相比于肉体上的疼痛,夏天的话更让他震惊,终于流露出丝丝惶恐。

  “以前遇到那些堕兵,我从未用过手段,毕竟他们都曾经是军人出身,我都会给他们一个体面的死法。”

  夏天凝视对方,“所以我问你最后一遍,谁派你来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嘿。”

  青年狞笑一声,目光之间极其怨毒,“有什么手段就来吧,我要喊一声疼,就是你孙子!”

  “很好。”

  夏天点了点头,从怀中摸出皮夹,捻起三根银针,快速刺入,再次捻起四根银针。

  ……

  约莫十多分钟后,夏天离开了天台。

  夜色中,他的脸色冷酷到了极点,眸子中还残留着杀人后的戾气。

  青年并未坚持多久,夏天也得到了答案。

  只是这个答案让他有些意外。

  青年竟是秦皓天派派来杀自己的,予以混淆视线,嫁祸张伟业。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至于让夏天如此愤怒。

  青年在奔溃之下,讲述了关于自己的过往。

  他本是一名有着光明前途的军区枪王,奈何被算计,最终抡为穷凶极恶的堕兵。

  本该保家卫国,却是成为杀人机器,不管男女老幼,是否无辜,只要命令一下,说杀就杀!

  许久。

  夏天轻轻吐出一句话。

  “秦家,秦皓天!秦皓军!”

  内心之中的杀意蠢蠢欲动,夏天费了好半晌才强行压下。

  他很快来到了之前小巷附近,一辆越野车已经早早停在那里。

  夏天走过去,开门钻进了后座。

  “夏天,你没受伤吧。”

  车内后座,柳清清和秦岭重重松了口气,同时在夏天身上扫来扫去。

  哪怕两女都曾遭遇过不止一次危机,可之前遭遇五名枪手的袭杀,仍然让她们脸色苍白,紧张不安。

  “我没事。”

  夏天温和一笑,看向前面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雷霆,“把她们安全送到家……顺便把张伟业的住址告诉我。”

  后半句话,并未直接说出来,而是化作一缕声线落在雷霆的耳畔间。

  “好。”

  雷霆不动声色点了点头。

  夏天又道,“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

  说着,雷霆从副驾驶位置上拎起一个小型工具箱,递了过来,“都在里面。”

  夏天点了点头,接过工具箱,打开。

  里面是一些面糊与颜料以及石膏与毛发等碎物。

  “夏天,你要去哪儿?”

  柳清清却是看出了其中不同寻常的意味,秦岭也满脸担忧的望来。

  “我去办点事。”

  柳清清的神色之间立即变得复杂起来,但并未开口阻止,而是轻轻道,“注意安全。”

  秦岭似也想到了什么,娇躯轻轻一颤,“小心一点。”

  “放心吧。”

  夏天笑了笑,安慰一句,开门下车,身形一闪,很快没入黑暗。

  嗡。

  雷霆启动车子,疾驰离开。

  ……

  同一时间。

  一辆飞驰s疾驰在公路上,又快又稳。

  车内后座。

  张伟业脸色阴沉望着副驾驶位置上的保镖,“暴强他们还没消息么?”

  “老板,暂时还没有。”

  保镖声音恭敬,又道,“他们可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也许现在已经开始动手了。”

  闻。

  张伟业的眉头紧缩着,眸子中的阴霾犹如乌云一般涌动着,“查到他的身份了么?还有那两个女人。”

  他一直有些疑惑,总感觉其中那名女子似在哪儿见过。

  可无论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保镖的额头浮现一层冷汗,小心翼翼道,“我刚才通过一些内部关系打探他们的身份和来历,但是那边也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张伟业有些惊讶,皱起了眉头。

  不过当他看到保镖欲又止的模样,当即冷声道,“还有什么。”

  “老板,今天晚上在中心广场,那人又动手将两个人打了,我派人打探过其中细节,据说被打的那个人,似乎喊过那人的名字。”

  “噢?叫什么?”张伟业眼睛一亮。

  “好像叫……夏天。”

  “夏天?”

  张伟业突然感觉这个名字似在哪儿听过。

  他眉头大皱,沉思着。

  突地。

  他猛地坐直了身体,两只眼睛瞪大,眸子中的瞳孔骤然凝缩。

  “你确定他……他叫夏天?”

  似乎太古震惊,导致张伟业的声音都不自禁提高,甚至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颤音。

  看到此,保镖一呆,但很快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么叫的。”

  沉默。

  持续沉默。

  张伟业的脸色阴晴不定。

  以他的身份,自然也听说过这个名字。

  据说此人来历不凡,背景深厚,更是曾经让青海四大家族的嫡系连续吃亏。

  更有传,即便是苏杭的第一公子金傲荣,见到他也得客客气气。

  还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不知从哪儿流传出的小道消息。

  特大杀人案中的受害者,京城古家古风,他的死,据说和一个叫夏天的人有关。

  此夏天与彼夏天是否同一个人?

  “嘶……”

  张伟业脸色大变,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他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感觉那个女人有些熟悉,似在哪儿见过了。

  她不就是百花集团的董事长……柳清清么?

  想到这里,张伟的脸色一瞬间苍白,继而近乎歇斯底里大吼,“联系暴强,让他们终止行动,立刻,现在,马上!”

  保镖一愣,脸色有些难看,“老板,他们去做事的时候,除了枪之外,不会带着任何相关东西……”

  呼的一声,张伟业整个人瘫软在了座位上。

  但紧接着又坐了起来,那张老脸变得狰狞扭曲。

  “不管成功与失败,以最短时间之内联系到暴熊。”

  张伟业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充斥着冷酷与残忍,“把他们全都杀了!记住,除了你之外,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嗯?

  保镖一呆,很快反应过来,“是,老板,我会尽快完成。”

  张伟业的眼皮垂下,隐藏自己眸子中的杀意。“我儿子被打残,我张伟业更是遭受如此羞辱,来历不凡又怎样,背景深厚又怎样,是死是活,就看你的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