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126章 嘴炮,你们不行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得不说,古晨能让许多人敬畏,的确有他的出众之处。

  被夏天破酒,他没有翻脸,而是第一时间根据夏天的性格做出了应对。

  能屈能伸,能刚能硬,思维敏捷,因人制宜。

  所以没有丝毫掩饰,提出让保镖与他比试。

  只是——

  他仍然不了解夏天是怎样的一个人。

  怎能轻易进入他的节奏之中。

  “你说讨教就讨教?而且是一个保镖?”

  夏天满不在乎,神色懒散,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斜睥一眼,“还让我助兴?一个个都被我收拾过二货,有什么资格让我助兴?”

  徐博等人脸色铁青,这家伙的嘴太特码贱了。

  你才是二货,你们全家都是二货。

  站在古晨身后的青年眼神变得凛冽,上前一步,冷声道,“你看不起我?”

  夏天低眉垂目,淡淡道,“我都没看你,哪儿来看不起一说?”

  “你……”

  青年脸色铁青,双拳攥紧,很想上前,但却被古晨用眼神制止了,只能暗气暗憋。

  “夏少不会是怕了吧。”

  这一次说话的是徐博,一边说,一边自顾品着美酒。

  夏天望来,龇牙一笑,很随意的说道,“要不咱俩试试?我保证打的连你母亲都认不出你,当然,你也可以像今天中午那样,把门都撞出一个窟窿。”

  话落,场内几人神色异动。

  而赵有为则好奇问道,“老夏,怎么回事?”

  “中午时候这个家伙也想要和我讨教讨教,结果不敌,我还没动手呢,他就慌不择路逃窜,结果撞门上了,把门撞了一个窟窿。”

  “哈哈。”

  赵有为顿时大笑了起来,望着徐博揶揄道,“徐少,你练的不会是铁头功吧?”

  徐博的脸色当即铁青,眸中的阴霾犹如乌云一般涌动。

  “夏少的确很厉害。”

  一直冷眼旁观的秦皓天说话了,带着冷笑,“上次,我的保镖就被夏少打残了,古少,让你的保镖小心啊。”

  “嘿。”

  夏天嘴角扯出浅笑,斜睥秦皓天,“你怎么不说我把你也揍成了猪头,一边玩蛋去,别找不自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服了。

  旁边赵有为一脸敬佩的看着夏天。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夏天这家伙却是肆无忌惮毫不客气。

  果然。

  秦皓天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冷笑道,“夏少的恩情,我们秦家自然敏记在心,只是夏少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枪打出头鸟?”

  “你说的很对。”夏天笑呵呵说道,“所以你大哥秦皓月被我打断的双腿,你三弟秦皓军被我打成了残废,以后你们兄弟三人改名字吧,就叫秦家三废。”

  四周距离近的人们神色各异。

  哪怕他们再蠢也深刻的明白了,这家伙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呢?

  “夏少随心所欲的性格真让我佩服啊。”

  这一次说话的是杨家杨浩宇。

  杨浩宇身形不高,看起来又矮又瘦,长相也很普通,甚至有点丑,但自身却有一种不俗的气度。

  夏天望来,挑了挑眉头,诧异道,“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闻。

  杨浩宇一怔,旋即笑道,“夏少真是贵人多忘事,上次我们在半岛大酒店见过一次呢。那一次,夏少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呢。”

  “哦,是你啊,我记起来了。”夏天顿时恍然,随后又道,“很多对我不怀好意的人,我通常都会给他们留下深刻的映象,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别在那里显摆了。”

  杨浩宇嘴角一抽,暗骂不已。

  尼玛的。

  你从哪儿看出我是在显摆了?

  旁边赵有为再次笑了出来,冲着夏天竖起了大拇指。

  古晨平静的看着这一切,脸上重新勾勒出招牌式的微笑,同时眼神示意身旁青年。

  青年眼神一闪,旋即上前一步,冷笑道,“你的嘴炮很厉害,不知道身手怎么样,敢不敢与我切磋一番?”

  “你说切磋就切磋?”夏天撇撇嘴,“你没看到我正在各位大少愉快的交谈吗,你一个保镖掺乎什么,还不退在一旁。”

  这句话说出,古晨众人皆尽无语。

  这家伙不仅嘴巴贱,脸皮也无耻到一定境界了。

  愉快交谈?

  谁特码和你愉快交谈了。

  青年的脸色亦是一变,很快再次笑了起来,只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笑容犹如寒夜的湖水,仿似能凝结成冰。

  “我就问你敢不敢和我打一场,不敢的说,你可以说出来。”

  顿了顿,青年凝视夏天,一字一顿道,“当然,既然你不敢,那就给古少道歉吧,跪下道歉。”

  跪下道歉。

  四个字。

  缓慢,沉重,清晰。

  所有的目光投向夏天。

  灯光下。

  夏天的眼睛微微眯缝起来,第一次正眼打量青年。

  旋即轻轻笑了起来,“我不想和你打,不是怕你,而是你还没有资格和我打,至于道歉?呵呵,你认为可能吗?”

  “我认为可能,毕竟你无理在先,就是我把你打成死狗,别人也不会说什么,我再问你一遍,打不打?”

  夏天嗤笑一声,摇摇头,笑而不语。

  “既然这样,那就跪下道歉吧。”

  青年嘴角扯出冷意,迈大步走来。

  “你在找死啊。”

  夏天依然端坐着,但是却端起酒杯将酒水泼了出去。

  霎时。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泼出去的酒水不散不乱,竟然变成了一条直线,仿若一道白色匹练撕裂而出。

  青年瞳孔皱缩,双手舞动,噼啪直响,不断出拳击向酒水,同时哒哒哒后退不止。

  当他停下时,两条小臂的袖口竟然破碎成了破布条。

  “卧槽,这是什么功夫?”赵有为面色好奇。

  夏天没有回答,也没有去看青年,而是对古晨说道,“你和你的保镖一定有仇吧,难道想要借我的手除掉他?”

  闻,古晨轻笑道,“夏少可真会开玩笑,我刚才不是说过吗,他是个武痴,不久前在会所门前看到你动手,他就忍不住想要和你切磋了,夏少放心,如果你真有本事打死他,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刚说完,青年冷笑一声,“不过是将罡气融入酒水,上不得台面,走吧,我们去外面打,放心,我不会让你受伤的,毕竟,再怎么说,你也是明家人,嗯,哪怕别人在背后称你小野种……”

  “你真的在找死。”

  话落之时,夏天猛地站起,身形一窜,一拳砸出,同时喝道,“打你这样的垃圾何须去外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