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354章 女帝轶事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最终也没有推测出一个所以然。

  纵然他有心灵模仿的能力,可很多事情,不是模仿和逻辑就能过说得通的。

  其中有很多矛盾之处。

  夏天很清楚,其中肯定有一个自己想不到的关键点,遮蔽了一切真相。

  他继续追问了几句,但老者根本不予正面回应,反而不断催促着他吃掉五籽莲花。

  “我为什么要吃?”

  他仍然有些不甘心。

  “我哪儿知道。”老者眼睛一瞪,干脆开始耍赖,“赶紧吃,吃了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难道我老人家还会害你不成?而且这其实是师傅的遗愿?”

  嗯?

  夏天脸色骤变,忽然想到之前男子的话,他的神色之间罕见浮现一丝紧张,“你认识我师傅对不对?当年的事……”

  “劝你一句,莫问。”

  老者打断了他,看着夏天执着的眼神,摇摇头,叹了口气,“你先把五籽莲花服用,我会告诉你一些事。”

  “好。”

  这一次,夏天没有犹豫,将莲花上面的五颗不同属性的莲子摘下,一股脑放入口中,吞咽而下。

  没什么特殊的感觉。

  自然也不会出现小说中那样功力大涨,战力增强的一幕。

  只是,老者却微微松了口气,伸手道,“再来一瓶酒。”

  “给你。”

  夏天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再次拿出一瓶酒递给他,而后露出了专注的神色。

  虽然极力掩饰情绪,但此刻的心脏也加快跳动几分。

  终于要触及到当年事的种种了。

  “你要小心。”

  老者先说了半句话,打开瓶盖灌了一口酒,一抹嘴巴,这才又道,“小心天山派。”

  嗯?

  天山派?

  夏天怔了怔,面呈疑惑,眼神投以询问。

  他当然知道天山派。

  只是一个中型门派而已,或许那个门派有高手,却也不至于让这个老家伙如此郑重对待吧。

  “你是不是认为天山派只是一个中小型门派,不足为虑?”

  老者仿佛能猜测到夏天心中所,斜睥来一眼,“那你可知道,在四十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前,天山派一脚踩昆仑,双手横压东岳蜀山两剑派,整个华夏的古武门派,唯天山派独尊!”

  夏天愕然。

  并非装出来的,是发自内心的吃惊。

  据他所知,当今华夏古武界最强的门派,毫无疑问是昆仑派。

  以万山之祖昆仑山作为门派根基,可见其底蕴之深……只是昆仑派很少涉世,相当低调。

  接下来就是两大剑派了。

  分别是东岳剑派和蜀山剑派,同样都是古武界中的超级大派。

  从而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

  可现在老者口中的天山派,竟然在多年前压的这三者抬不起头来?

  “其实说穿了很简单。”

  老者似乎十分满意夏天眼中的震惊,倒也没有卖关子,直接给出了答案。

  “因为天山派的镇派之宝名叫九阳荡魔诀。”

  说罢,立刻又道,“因为在当年,有一个人,一个女人,将九阳荡魔诀练到了极致,她横扫八方,以女帝之姿问鼎天下!”

  嘶!

  夏天脸色微变,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只是一句话,但里面所蕴含的信息量实在太大太多了。

  多的即便是夏天,也需要静下心来细细琢磨。

  女帝!

  华夏女帝!

  他想到了杀生大会上出现的那个神秘女子。

  当时夏天处于昏迷之中,并未见过对方,可是根据柳清清和月亮的描述,那名神秘女子像极了他在京城遇见的那个带着面纱的女子。

  第一次,他在父亲明人的坟前遇到了对方。

  第二次,在大闹古家的时候,再一次看到对方。

  而且在杀神大会事后,维多利亚曾经推测,那名神秘女子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华夏女帝。

  否则的话,不可能强大到那般地步。

  夏天也听说过关于女帝的一些传闻,但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传说,当不得真。

  只听说她被东西方所有超级高手联合围剿,最终暴毙而亡。

  那也是东西方各大势力第一次联盟。

  “我说的问鼎天下,不是夸张,而是她真的强大到了那种程度。”

  老者的声音传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那张有些猥琐的老脸上,竟然写满了缅怀,带着一丝丝唏嘘与感慨。

  “无论是东方各大门派的高手,还是西方的高手,没有人能在她面前走过十个照面,也正是因为她的出现,天山派一跃成为武林至尊大派。”

  停顿了一下,留给夏天反应时间,又补充了一句,“但也应了那句话,成也女帝,败也女帝,她太强大了,而且太强势了,你知道她做过什么吗?”

  夏天不语,静等下文。

  “她独自一人,斩过黑暗议会王座王座,杀过教廷的皇,至于狼族和血族的王,更是被她杀了不知凡几。”

  说到这里,这个老家伙的脸上竟然浮现傲然之色,“还有华夏的守护者,同样被她的杀的集体噤声,杀的天下无人敢称尊,你说她强大不强大。”

  当然强大。

  哪怕是夏天此刻也有些心潮澎湃。

  好在他很快克制,并且抓住了重点,因为这关乎到他本身的因果。

  “九阳荡魔诀应该很难练到极致吧?”

  闻。

  老者投来赞赏的眼神,“不错,数百年来,也只有这么一个奇女子将九阳荡魔诀练到极致……想必你也听说了,她最后被全世界所有势力联合追杀,最后杀的血流成河,尸体堆积如山,而她最终也力竭而亡。”

  他望着夏天,声音低沉而缓慢,“关键是那一役之后,天山派的镇派之宝九阳荡魔诀丢了。而天山派也因为这件事被整个古武门派联合打压,如今东岳剑派和蜀山剑派也只是找到一部九阳荡魔诀的残本。”

  “你杀了蜀山那么多人,以为他们只是觊觎你身上的至尊戒吗?其实恰恰相反,自古以来,至尊戒换过多个主人,能领悟其中玄妙的也只有寥寥几人,蜀山派更在意的是你身上完整的九阳荡魔诀,还有东岳剑派,他们只怕也得到了消息,可是一直按兵不动,你以为他们不想吗,都不是,他们仍然在忌惮天山派,虽然她死了,天山派被打压,可毕竟称尊那么多年,所蕴含的底蕴仍然让各大古武门派忌惮。”

  夏天眉头微蹙,沉默不语。

  许久。

  他问道,“她当年究竟做过什么?为什么全世界的高手都要追杀她?一定要置她于死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