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392章 因与果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普通人的世界永远普通,一如既往的为了生活而奔波。

  上班,工作,下班,忙碌偶尔闲暇时与朋友聚会,找一些八卦谈资和相互吹牛皮。

  绝大多数人的世界就是这样,安逸,和平,忙碌。

  平凡并不意味着庸俗。

  非凡,也不见得有多高贵。

  夏天与范月天走在街上,看着车道上来来往往的轿车疾驰而过,十字路口人流聚合分散两人皆沉默不语。

  此时的范月天依旧带着易容面具,虽然面无表情,但她的一双眼眸却是极其复杂。

  许久。

  她略缓身形,望着身旁的夏天,勉强挤出一抹笑意,“你真的让我很意外。”

  “是么”

  夏天眯着眼睛望着前方,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范月天止步,深深呼吸一口气,幽幽道,“你为什么要改变主意帮我?”

  她对夏天有些好奇,并不是仅仅因为他极其恐怖的战斗力,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只是顺手而为,你不必在意。”夏天笑着望来,“我原本就想杀他们的。”

  “为什么?”

  “因为看他们不爽。”

  闻。

  范月天一怔,明显不怎么相信,但她并未提出质疑,而是叹了口气,说道,“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夏天挑了挑眉头,“你之前不是说过了吗,你的父母和弟弟被鬼面所杀。”

  一阵冷风吹来,黑色的发丝肆意飞扬,伸手将吹至额前的一缕发丝挽至而后,范月天道,“那我为什么要请你帮我杀人?”

  嗯?

  夏天不由一愣,“难道不是你调查过我?想要利用我么?”

  这的确是他的想法,并未深想,可是此刻范月天说出来,又让夏天感到一丝不同寻常。

  “我没有调查过你。”

  范月天的一句话,立时证实了夏天的猜测。

  “十二年前,我们一家四口住在华山脚下一个小山村的普通人家,我爸爸妈妈都是农民,虽然日子清苦,却也幸福温馨。”

  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曾经的美好时光,嘴角微微上扬,挤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只是这笑意很快便消失了。

  “直到有一天,我爸妈下地干

  本章未完,请翻页

  活,在回来的途中,遇到一个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男人,我爸将他背着回到了家里,我们都是农村人,都懂得一些简单的药草知识,我爸妈的帮助下,那个男人整整昏迷了一天一夜,终于醒了过来。”

  范月天的眼眶开始泛红,眸子浮现一抹雾气,又化作了晶莹,“你知道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是做什么吗?”

  夏天沉默了,几秒之后才试探的问道,“恩将仇报?”

  “不是。”

  范月天摇了摇头,眸子中的神色极其复杂,“他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责怪我爸妈不应该救他,并且立刻离开了我家,临行时,他再三叮嘱我爸妈,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他被我爸妈救过,甚至甚至希望我们家也立刻搬离村子”

  “我爸妈当然不肯,其实也没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可就在第二天上午,村子里来了一伙人,四处打听一个受伤男人的事情,村子本就不大,自然有人知道我爸妈救了一个人的事情”

  范月天此刻已经泣不成声,那种悲伤让人心碎。

  “他们去了我家,逼问我父母那个人的去向,我父母并不知道那人的去向,结果结果他们竟然那么残忍的将他们杀了,当我放学回来后,鲜血已经染红了地面”

  看着泪流满面的范月天,夏天的心情也一下子沉重起来。

  到了此刻,他已经隐隐意识到,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果然。

  范月天抹去眼角泪痕,深深呼出一口气,“当时我只有十一岁,一下子就懵了,也就在那个时候,出现了一个老人,我只记得老人当时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对不起,他来晚了。”

  停顿了一下,“后来,我被老人送到了北方钱家暂住了半年,之后又被送到了晓月派,临行时,老人问我,是想亲自报仇,还是老人帮我报仇,我当时并不知道杀我父母的仇人,所以告诉老人要亲自报仇。”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晓月派没日没夜的练功,再此期间,也断断续续见过那个老人十几次,从而也得知,杀我父母的,是华山派的人,那是华夏古武界五大正宗超级大派,我拿什么报仇!”

  范晓月的神色之间浮现着浓浓的绝望,她所在的晓月派是一个只有十几人的小门派,面对华山派这样的庞然大物,她一个女人只能感到深深的无力。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夏天的神色也相对复杂,轻声问道,“然后呢。”

  “后来我便离开门派,四处游历,这次听说三教盟重组,所以我赶回来想要加入,我的实力虽然不足以杀死鬼面,但有时候杀一个人,并不一定要用武力,至少加入三教盟,我就有了接近华山派的机会,毕竟三教盟里面也有华山派的人。”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可是没想到,我刚来青海没几日,竟然再次遇到了那位老人,他告诉我,杀我全家的仇人鬼面,此次也会下山,如果我想报仇,正是最好的机会,然后他又告诉我,最好别亲自动手,因为我绝不是鬼面的对手,而是让我找一个人帮忙。”

  她望着夏天,“他让我找你。”

  未等夏天有所表示,范月天紧接着吐出一句话,“老人说,父债子偿!”

  父债子偿!

  四个字。

  饶是夏天知道这件事不简单,此刻亦是面色大变,脑子里隆隆作响。

  他猛地扭头凝视范月天,不语。

  “那一年我虽然只有十二岁,可我父母救的那个男人,我还是有些记忆的。”

  范月天也凝视夏天,轻声道,“你和那个男人,有七八分相似。”

  夏天沉默着。

  脸上面无表情。

  可是他的内心之中绝非表面如此。

  他甚至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情绪。

  毫无疑问。

  范月天父母救的那个男人是明人!

  可十二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明人遭受如此重创,而且华山派的人在追杀他。

  还有那个后来出现的老人,难道是那个老乞丐?

  一时间,各种念头纷沓而至,心头疑惑重重。

  他有许多问题要问,可是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迎着范月天复杂的眼神,竟然不知该说什么。

  “很抱歉,我”

  “你不必道歉。”范月天眼含泪花,却是挤出一丝复杂的笑意,“最初时,我的确恨那个男人,如果不是他,我父母还有我五岁的弟弟我们一家人,一定生活的很快乐,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我进入了古武界,明白了很多事,那件事,其实不能怪他,毕竟他曾警示过我的父母,甚至还让人前来保护虽然那个老人晚来一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