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46章 不知死活?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败玉其中!

  当这四个字落入众人耳中的时候,不少人面呈异样。

  场内安静了下来,全都关注着龙飞的一举一动。

  他端起那杯酒,几乎紧跟着服务员,走向柳清清所在的方向。

  人们的目光也随着移动。

  他的步伐稍快,几乎和服务员同时到达。

  “两位美女的女士,我为刚才的鲁莽感到万分抱歉。所以特意调两杯酒表示我的歉意,希望两位美丽的女士不要介意。”

  龙飞的嘴角勾着绅士般的微笑,眼神示意之下,那名服务员将两杯酒放在桌上。

  说完后,他看向夏天,英俊的脸颊上,笑容愈发浓郁了,“这位朋友,这杯夜之深沉送给你,我同时也向你抱歉,喝完这杯酒,我们就是朋友了。”

  唰。

  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夏天身上。

  不少人嘴角勾勒讥讽,面带玩味。

  而王飞和林小凡等人的脸色却是变得凝重起来。

  只有柳清清和秦岭,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她们怎能不明白龙飞的用意,摆明就是在羞辱夏天。

  但她们却又挑不出毛病,只能暗气暗憋。

  “呵。”

  这时,夏天忽然轻笑一声,居然伸手接过龙飞递来的酒杯,低头看了一眼,而后吐出一句话。

  “这酒和你一样,很垃圾。”

  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是垃圾。

  这就夏天表达出来的意思。

  简单粗暴。

  非常直白。

  大厅内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很多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张着嘴,瞪着眼,犹如一尊尊兵马俑般呆立地上。

  龙飞是谁?

  他是龙家的嫡系,是龙家未来的继承人之一。

  而龙家……是江南的超级豪门。

  一个豪门的能量究竟有大,人们无法估量。

  他们只清楚,惹上豪门公子的下场只有一个。

  那就是家破人亡!

  而现在,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竟然当众辱骂龙飞是垃圾。

  简直……太狂妄了。

  不!

  不是狂妄。

  而是不知死活!

  万般寂静中,龙飞英俊脸颊上的笑容凝固了。

  他本来已经计划好,趁着这次机会狠狠的折辱对方。

  刚才表明态度只是第一步,而这次送酒是第二步,还有第三步,第四步……

  可他没想到会被当面辱骂。

  尤其对方脸上那一抹淡然不屑的表情配合上轻描淡写的语气,让他的怒火一瞬间烧红了双眼。

  不过,龙飞终究不是寻常人,这么多人看着,如果立刻翻脸的话,丢人的反而是他。

  将怒火强压,只是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淡淡道,“这位朋友真是好胆了,你知道吗?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骂过我呢。”

  夏天仍然是一副轻描淡写的姿态,声音轻飘飘,却足以让在场之人听的真真切切。

  “这个世界上,就有一种垃圾,宽于待己严于律人,他们折辱别人就是理所应当,别人若是反抗,就是罪该万死。事实上,这种人除了仰仗背景之外,就是一无是处的人渣,”

  顿了顿,夏天抬起眼,脸上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讥讽,“龙少是吧,我这句话是不是很有道理?”

  你是人渣。

  这就是夏天的意思。

  灯光下。

  龙飞的笑容再次凝固,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保持住自己的情绪。

  可是,他铁青的脸上,阴骘的双眸,还是暴露他现在已经出离了愤怒。

  “一个二世祖,还学人家阴谋算计。你还嫩着呢,是个人就能看穿你的底细。”

  夏天浅笑一声,淡淡道,“你以为有背景就了不起吗?实在不行,拳头说话,这个世界上总有你们惹不起的人。”

  大厅中。

  一片死寂。

  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晰的听到。

  王飞和林小凡面色涨红,面色激动。

  霸气。

  太霸气了。

  而柳清清和秦岭也是神色复杂,美丽的眸子中闪动着异样。

  看着夏天的语态,两人在担忧之余,同样觉得神清气爽,畅快无比。

  按理说,这个时候柳清清应该站出来调解,但不知为什么,她就是不想出头。

  反观白云飞和李青山等人,脸色同样难看到了极点,脸色阴毒的仿佛能滴出毒液来。

  这时,站在左侧的一个约莫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忽然冷笑一声。

  “你以为你是谁啊,还不是吃软饭的小白脸一个,呵呵,说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吧。如果不是仰仗某个身份,就凭你能进来这种高级场所吗?只不过是一只没有教养和规矩的癞蛤蟆而已。”

  “刘丽芳,你什么意思。”

  开口的是柳清清。

  她冷眼凝视说话的女子,“如果谈教养和规矩,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况且……他不是我带来的。”

  闻。

  名叫刘丽芳的女子脸色一变。

  她不过是一个小家族出身,也是耗费了极大的周折才进入这样的顶级场合。

  本想借此机会套近乎,给几位顶级大少留下印象,可是没想到,柳清清竟然当众斥责她。

  “你……”

  刘丽芳的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刚要反驳,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柳董,听你的意思,似乎夏兄来头很大咯?”

  说话的是唐龙,同样是青海的顶级公子。

  他的目光扫过四周,薄薄的嘴唇勾勒一抹不加掩饰的嘲讽,“他这样辱骂龙少,也是在辱骂我们在场的这些人,怎么?难道我们就应该被羞辱吗?”

  随着两个人的出声,龙飞终于缓过神来。

  他一摆手。

  示意唐龙停下。

  他上下打量夏天,嘴角重新勾勒出了招牌式的微笑,“朋友,你说的不错,这个世界上的确有我惹不起的人,但绝对不包括你。”

  顿了顿,他又傲然道,“就算我不依靠家族,也能很好的生存下去,例如我可以调酒,一杯酒三万,我至少成为百万千万富翁,一辈子不愁吃喝,呵呵,但是……你呢?你又会什么?”

  “哈哈。”

  话音刚落,夏天忽然开怀浅笑,声音短促,充斥着邪然。

  很快止住。

  他摇摇头,而后站起身,走向吧台。

  看他如此,场内众人面面相觑。

  这家伙要干什么?

  在一道道复杂的眼神中,夏天迈步走进吧台中,目光扫过四周。

  最后他看向龙飞,眼神中是不加掩饰的轻蔑,“你也只能拿调酒来炫耀了。”说罢,他开始清洗调酒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