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53章 我就是在挑衅,怎样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星夜之湾,大厅。

  当人们从网上了解到,眼前这尊碗的价值竟然达到七千多万的时候,顿时一片哗然。

  全都被白云飞的大手笔给惊呆了。

  “七千万……”

  即便月亮也是一阵失神,随即更加坚定的摇摇头,“白公子,太珍贵了,我不能收。”

  “月总,对我而,这就是一个碗,没什么珍贵的,是吧龙少?”

  唰。

  人们齐刷刷看向龙飞。

  龙飞非常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嘴角勾勒着招牌式的自信微笑,“月总,这是白公子的一点心意,还是收下吧。”

  顿了顿,他又道,“况且……这尊碗虽然是五彩戗金碗,却不是元代的,其实并不值那么多钱。”

  “嘿嘿。”

  刚说完,忽然传来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声,“总算说了句人话,这个碗就是假的不能再假的赝品,就值五块钱。”

  话音刚落,嗤笑连连。

  众人一怔,然后循声望去,顿时面色怪异。

  因为,说话的是夏天。

  龙飞和白云飞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你特……”

  白云飞当即就要暴粗口,只是刚说出两个字,便被夏天打断了。

  他先是瞟了一眼龙飞,而后斜睥白云飞,最后看向一直端详着碗的郭大师,语气是不加掩饰的讥讽。

  “拿个假货糊弄人,真当别人都是白痴吗,什么垃圾玩意儿。”

  夏天的声音不高,却异常清晰。

  奢华的大厅一下子寂静无声。

  所有人皆面面向觑,投来复杂的眼神。

  刚才大家都从网上证实过,眼前这尊碗和不久前拍卖的元代五彩戗金碗一模一样,怎么就被这家伙说成了赝品?

  况且,以他们对白云飞的了解,这家伙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绝对不会用赝品来做礼物。

  这家伙在嫉妒吧?

  对,一定是这样,一定。

  要知道,那可是价值七千万的古董啊。

  柳清清和秦岭相互对视一眼,再一次看到彼此眼中的怪异。

  虽然和夏天相处时间并不长,但两人对他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之前的时候,她们就觉得夏天今日的表现古古怪怪,而现在又是这样。

  这家伙究竟搞什么?

  有如此感觉的还有月亮。

  她与夏天虽然八年未见,甚至相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月亮几乎在一瞬间就做出了精准的判断。

  夏天这样做,只有两个原因。

  第一原因,一定是白云飞或龙飞做了什么触及他底线的事情。

  可这样的因素在月亮看来,非常牵强。

  因为在月亮的记忆中,别说这个碗值七千万,就是值七个亿,夏天也不会色厉内荏,面呈嫉妒的表现出来,甚至懒得去看一眼。

  他这样再三挑衅,那表情……太假了。

  因此这个因素可以摒弃,只剩下另外一个原因了。

  她重新看向这个碗……难道真的是赝品?

  “你找死,敢说我的碗是垃圾?”

  说话的是白云飞。

  他脸上伪善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整个人变得凶恶起来,盯着夏天,冷笑道,“小子,今天你要不给我交代,别想走出这里!”

  “我就没想着走出这里。”夏天一脸惊讶的看着他,“你能把我怎样?”

  “你……”

  白云飞当即就要发飙,却被一旁的龙飞制止了。

  此刻他已经恢复了正常,只是眼神变得阴冷,“夏兄,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奉劝你一句,适可而止,别以为有靠山就能为所欲为了,华夏很大,青海很小,你需要走的路,还很长,很远。”

  “呵呵。”

  夏天龇牙一笑,白森森的牙齿在灯光下闪闪放光,“我说那碗是假的,关你什么事?”

  “当然关我的事。”龙飞的脸色更加阴沉,“因为这次拍卖会是我举办的。”

  “是吗?”夏天脸上表情非常夸张,然后又吐出两个字,“呵呵。”

  “你……”

  龙飞俊逸的脸庞顿时变得铁青,眼睛也嘘了起来,但他到底不是寻常人,生生的强压下去。

  而后,他缓缓呼出一口气,“你说这个碗不值一分钱,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在故意挑衅?”

  “嗯?”夏天顿时诧异,非常惊讶,上下打量他,“你……是怎么得出这个奇葩结论的,我说过这个碗不值钱了吗?说过吗?你的耳朵怎么长的?听清楚了,我再说一遍,也是第三遍和最后一遍,这个碗只值五块钱

  五块钱难道不是钱吗?”

  噗哧一声。

  秦岭最先忍不住轻笑了出来,柳清清也是面呈古怪,而王飞和林小凡等人同样嘴角一抽,不自禁莞尔。

  谁都能看得出来,夏天绝对是在故意挑衅,绝对!

  龙飞眼睛瞪圆,牙齿紧咬,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我刚才鉴定那个碗的价格在五千万左右,你反过来却说只值五块钱,难道这不是在挑衅我吗?”

  “啊?”

  夏天的表情更加惊讶了,似没想到这一点,有些无以对。

  没办法之下,他只好牵强的点点头。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在挑衅,怎样。”

  话音刚落,全场皆寂。

  谁都没想到,夏天竟然当众承认了。

  所有人都以一种错愕且古怪的目光看来。

  而这时,夏天嗤笑一声,“刚才你和那个恶少一唱一和,说的可真溜,你俩是提前排练过了吧?”

  顿了顿,他斜睥着龙飞,嗤笑道,“这尊碗的高度,口径,足径,敞口,深腹,底足的数据说的那么精准,简直堪比世界顶尖鉴定大师了,龙少是吧,你确定自己真的懂五彩戗金碗?”

  “你……你什么意思?”

  龙飞脸色一变,内心之中也跟着一沉。

  不知怎地,看着夏天脸上的讥讽,隐隐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

  “没什么。”夏天摇摇头,继续道,“我只知道一点,五彩花戗金这样的技术,仅限于文献记录,历史上从未见过实物流传,而九十年代在海外发现的那尊元代五彩戗金碗,也就是七千万拍卖的那尊碗,是目前唯一的真

  品,其他的……呵呵。”

  “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没有。”

  龙飞脸色难看,强自争辩,“即便能发现那尊五彩戗金碗,怎么就不能发现第二尊?”

  “哈哈。”

  夏天当即欢乐浅笑起来,声音不高,可眉宇之间却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笑声短暂急促,戛然而止。

  “元代卵白釉五彩戗金碗为什么那么值钱,为什么收藏价值那么高?原因很简单,第一,国内和国外,从未有过收藏记录,所谓物以稀为贵,第二,因为五彩花戗金这个技术,只在元代出现过。”

  顿了顿,他迎着四周复杂的眼神,嘴角噙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淡淡开口。

  “为什么只在元代出现过,因为五彩花戗金技术是元代景德镇梁慈局引进西域技术而烧造,或者是俘获西域工匠锻造的,元代之后,再无五彩花戗金。”

  看着龙飞铁青的脸色,夏天一点停下的意思都没有,那种淡淡的讥讽越发的明显,让他更加愤怒。

  他又道,“你刚才也说过,这尊不是元代的……呵呵呵,别告诉我说别的朝代也能锻造这样的借口,呵呵,收藏价值五千万?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博学多才火眼金睛呢。”顿了顿,看向郭大师,“郭大师,您是鉴宝专家,这尊碗是元代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