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843章 我会把他逼出来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并不是要寻求乾云庇护。

  他还没那么胆小。

  而是他有一种感觉。

  最多两三天之内,他会突破。

  这种感觉很奇特,看不到,摸不着。

  但冥冥中却真实存在。

  他需要一个绝对安静,且安全的地方来感悟和突破。

  华夏境内,也只有乾云有这个能力帮到他。

  当然。

  其实他也可以去长安李家。

  但这并不是最佳选择。

  去往京城途中,夏天给柳清清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有事要离开几天。

  柳清清并未多疑,嘱托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一路无话。

  来到京城之后,乾云亲自开车,直奔北郊。

  最后来到了一片密林前。

  乾云没有下车,沉声道,“你的那座院子一直空着,自己进去吧。”

  夏天点了点头,下车后站定,望着前方的森林,神色之间浮现一抹追忆。

  旋即迈大步进入其中。

  望着他的背影,乾云则叹息了一声,神色之间颇为复杂,但一双眼眸却变得幽深起来。

  旋即,调转车头离开此地。

  途中,他拨通一个手机号码,“给我约严飞宏,就说我要见他。”

  ……另一边,夏天进入密林之后,脚步不停,轻车熟路按着既定的路线前行。

  他虽然无法调用内息,但这并不影响一些深刻在骨子里的记忆。

  因为。

  他曾经在这里,住过很长一段时间。

  不知走了多久,四周的树木变得稀少起来,前方出现一片青色。

  这是一片特意被人工开辟出来的平地,四周种植着四季常青的花圃,成片连绵不绝,一眼看不到尽头。

  夏天放慢了脚步,进入花圃,然后走走停停。

  这里同样布置着奇门遁甲,若是一步走错,极有可能会迷失在其中。

  对此,夏天倒是轻车熟路。

  又走了一段时间,花圃消失了,然后变成了一大片石林。

  夏天深深呼出一口气,进入石林,同样脚踩特定的步伐,足足走了十多分钟后,前方豁然开朗。

  视野中是一片较为宽广的平地,不远处则坐落着几栋稀稀拉拉的建筑。

  这些建筑有的是三层小楼,有的是独门小院。

  夏天没有心情欣赏四周景色,迈步前走,最终来到一幢白墙红顶的三层小楼前。

  三层小楼装饰的相当不错,房门和阳台的窗户都是宽大的落地玻璃组成,折射着阳光,在小院子中是一个小型喷泉池。

  院子的道路两旁点缀着不知名的青色草圃,并不高的围墙使得院子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

  四周打量一番。

  夏天在院门轻轻一推,大门并未上锁。

  进入其中后,夏天直奔一层大厅。

  大厅中的装饰并不算奢华,就是一些寻常的居家用品。

  墙壁地面乃至茶几桌子,都很干净,一尘不染,显然经常打扫。

  夏天轻车熟路上到了三层,最后进入一间房间。

  这里是他曾经住过的地方,里面的格局还是自己离开时的模样。

  一时间,夏天的内心之中五味陈杂。

  但很快又将这种情绪抛之脑海。

  他没有时间去伤春悲秋,走至一面墙壁,将上面的壁画摘下,后面是个暗格。

  打开暗格,又从里面拿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

  小盒子里面是一本较为陈旧的笔记本。

  夏天将笔记本拿在手中,转身离开,径直来到了小楼的天台上。

  天台上有一把遮阳伞,下面则是有一张躺椅和一张小桌子。

  以往的时候,夏天最喜欢在这里晒台上。

  走至近前坐下,打开笔记本,翻看着里面的内容。

  这并不是什么秘籍,而是老头子留下来的,关于破镜的随笔和感悟。

  老头子活了不知多长时间,虽然至死都没有达到至圣,可是对于各种境界的感悟和推测,却是一直在影响着夏天。

  ……京城的局势,依旧波诡云谲。

  无他。

  只因为一个传闻。

  古晨回来了。

  虽然这个传闻直至今日都未得到证实,可是那些对古家出手的人,却是不敢妄动了。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杨家家主杨义至今还躺在医院中昏迷不醒。

  杨浩宇依旧没有被放出来。

  整个杨家仍然被有关部门调查着。

  很多人都在暗中动用手段确认事情的真实性。

  也有很多人亲自打电话给冯天鹏。

  不过就在今天上午,一个消息以恐怖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京城。

  古晨出现了。

  真的出现了。

  有人亲眼看到了他。

  不止如此,那些曾与古家交好的家族,都收到了一张请柬。

  今晚八点,古晨会宴请宾客。

  接连的消息,对于很多人而,无疑是轰动性的。

  许多人都在纷纷谈论这件事。

  猜测这次古晨主动现身的真正目的。

  至于那些曾对古家出手的中小家族,则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同一时间。

  京城颇为有名的一座茶楼中。

  乾云正和一名男子相对而坐。

  男子看上去约莫五十多岁的模样,一头灰发,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人,但他的眼眸却深邃如海,不怒自威。

  “严兄。”

  乾云端起茶杯,遥遥一敬,“想必严兄知道我请你来的原因……你的弟弟严飞沉死了。”

  闻。

  男子的脸色当即阴沉起来。

  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暴怒,深深呼出一口气,“你约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吗?”

  昨夜发生的事情,远在金陵紫金山。

  可是对于那些在顶级圈子中的大人物而,根本不是秘密。

  夏天虽然杀了不少人,但仍然有一部分逃走了。

  况且还有最关键的人物,古晨。

  还是那句话,这里面的水太深了。

  深得哪怕是乾云,都不想深入调查。

  不是不敢,是不想。

  他害怕查出来的东西,会让双方真正的撕破脸。

  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想到这里,他缓缓吐出一口闷气,“事情的大致原由,是古晨想要围杀夏天,却不知道令弟竟然也参与了进去,结果他被杀了。

  我希望此事到此为止,大家各退一步,怎样?”

  闻。

  男子缓缓垂下眼皮,淡淡道,“可是我弟弟已经死了。”

  “严兄,如果你要这样说……那是非对错你也应该清楚吧。”

  乾云顿了顿,又道,“若是真的计较起来,那我天庭也只好插手了。

  你愿意看到这一幕吗?”

  “可他毕竟是我的弟弟,亲弟弟。”

  男子抬头望来,目光之中闪现寒光,“那个小杂种为什么就不肯让他杀了呢。

  还有,你为什么要一直维护他。”

  “因为他曾经是我天庭的人。”

  乾云毫不犹豫给出了答案,又道,“哪怕他退出了天庭,但是在我眼中,仍然是天庭的人,毕竟,他为这个国家做过很多贡献。”

  男子的眼皮跳了几下,沉声道,“你和我说这些无用,我也不管谁对谁错,我只知道,我弟弟被他杀了,这是私人恩怨。”

  说罢之后,将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向外走去。

  走了几步,他略微停顿,“我知道你把他藏起来了,但我会把他逼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