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848章 袁道长的嘴炮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悲灭!普陀寺的圣僧。

  被白衣女子拍死那个和尚的师兄。

  那天夜里,白衣女子临行时特意提到了这个名字。

  之后见到乾云,同样说起了对方。

  由此可见,这个叫悲灭的和尚绝对实力超强。

  否则不会引起他们的重视。

  夏天的神色之间凝重起来。

  同时心中也很诧异。

  要知道。

  他前脚刚离开天庭的一处密地,然后在路上遇见开车而来的冯天鹏,随后便直接到了这个苍蝇馆子。

  中途没有停留。

  而今先是被抠脚大汉寻到,现在又引来了老和尚。

  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若非相信冯天鹏的人品,夏天甚至都怀疑是这家伙搞的鬼。

  “夏施主,贫僧是接到严飞宏施主的通知,得知你在此地的。”

  悲灭仿佛能看透夏天心中所想,立即给出了答案。

  闻。

  夏天当即释然。

  严飞宏是守护者,据说身份很高。

  而守护者联盟就是一个庞然大物。

  若是运转资源之下,想到得到自己的消息并不是很困难。

  夏天推测,只怕对方早就暗中盯上了冯天鹏。

  “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

  男子摆摆手,直道,“圣僧,你来京城是想要为你的师弟大智报仇的吧,我想化解你们双方的恩怨,不知圣僧可否给我这个面子。”

  不等对方开口,又道,“而且我可以作证,你师弟并不是夏天杀死的。

  当时我就在现场。”

  夏天的嘴角抽了抽。

  这家伙不老实啊。

  刚才还说被白衣女子惊走了。

  现在又说在现场……“袁道长的话,我还是信的。”

  悲灭低眉垂目,说完之后,话锋一转,然后说出一句题外话,“敢问袁道长,你是否已经达到了至圣。”

  愕然听到这句话。

  不止冯天鹏呆住了。

  即便夏天也心生波澜,眼眸闪现一抹震惊。

  两人皆目光灼灼望来。

  这一次,袁道长收起了笑脸,正色道,“我的情形有些特殊啊,不过……也算是勉勉强强达到了吧。”

  话落。

  这片小小的空间之内,气氛骤然一滞。

  夏天极为惊讶,冯天鹏更是瞠目结舌,心下骇然。

  他作梦都没想到,眼前邋里邋遢和自己有的一拼的抠脚大汉,竟然是传说中的至圣强者。

  袁道长?

  道士?

  冯天鹏脑海中快速思索,搜寻着相关信息。

  只是以他的年龄和身份,自然得不到任何答案。

  “阿弥陀佛,大善,恭喜袁道长。”

  悲灭低诵佛号,黄金面皮上闪现一抹复杂,“本以为贫僧会先进入那扇门,只是三十年闭关,至今一无所得。”

  他摇了摇头,自嘲一笑,立刻又回归正题,“既然袁道长在现场,能够告诉我,是谁杀了大智。”

  “呃……”袁道长愣了愣,有些赫然看了一眼夏天,只好道,“具体是谁我不清楚,也不认识,只知道她是一名白衣女子,对了,她也是至圣强者。

  如果你想报仇的话,去问这小子,他应该认识对方。”

  悲灭沉默了。

  夏天却是非常清晰的捕捉到,悲灭的嘴角微不可查的抽了几下。

  报仇?

  送死差不多吧。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是贫僧着相了。”

  他口诵佛号,又道,“这件事暂且不提。”

  他看向了夏天,“贫僧的师弟大智,在下山前曾与贫僧道明,他此次想要销毁至尊戒这个万恶源头,让这世间少一些杀戮。”

  顿了顿,他义正辞道,“如今大智已经见我真佛,贫僧想要完成他的遗愿,不知夏施主能否将至尊戒交给我。”

  闻。

  夏天一怔,继而冷笑,脸上是不加掩饰的讥讽。

  “你和那个和尚果然是师兄弟,连说的话都一样,呵呵呵呵,当然,你比他稍微强一些,他不仅要至尊戒,还有替天行道,除掉我这个妖魔呢。”

  “阿弥陀佛,大智心有执念,但他本性并不坏,希望夏施主勿怪。”

  对于夏天的讥讽,悲灭并未动怒,“他的出发点的是好的,想要普渡众生……”“行了行了。”

  旁边的袁道长有些看不下去了,“悲灭,我刚才已经说了,想要化解你们彼此的矛盾,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啊。”

  “袁道长,贫僧对至尊戒并未有贪念。”

  悲灭慈眉善目,悲天悯人,“虽然我久不出山门,可却知道近些年来,多少人为了至尊戒而丧命,又有多少高手分明有望更进一步,却心生贪念,想要走那捷径……他们没有袁道长的胸怀,当初袁道长也曾拥有过至尊戒,但袁道长却弃之如敝履……”轰!愕然听到这句话,夏天骤然瞪大了眼睛。

  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个家伙竟然也曾做过至尊戒的一任主人?

  一时间,各种念头纷沓而至。

  “唉,我哪有你说的那么伟大。”

  袁道长摆摆手,“你以为我不想研究至尊戒吗,可那个时候都虎视眈眈盯着我,一个月下来,武当山被人袭击了十八次啊,你以为我想下山吗,还不是被闹腾的,下山后我本来还想着找个没人的地方研究,可思来想去,干脆送人得了。”

  这句话,同样信息量巨大。

  武当山……道长……这家伙竟然是个道士啊。

  在夏天思绪间,只见袁道长又摆摆手,“不说这些陈年旧事了,没用。”

  他直视着悲灭,“圣僧,我可以断定,哪怕你继续闭关三十年,甚至直至圆寂那天,你也无法突破瓶颈。”

  闻。

  悲灭神色一动,脸上表情变得郑重而谦虚,“还望袁道长指教。”

  “因为你执念太深了。”

  袁道长也说出了一句充满禅机的话,“你放不下,所以你没悟。

  悟了,你就明白了。”

  悲灭一愣,陷入沉思。

  袁道长又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连天地都是如此,在天地眼中对待好人和坏人都是一样的,也是最为公平的,你呢?

  你却想着消灭什么万恶源头?

  至尊戒真是万恶的源头吗?

  不是,真正的源头是人心。”

  “退一万步讲,即便你真的销毁至尊戒,难道这个世界上的杀戮就会变少吗?

  不会!”

  “就像是这小子,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他没有滥杀无辜一个人,是那些人想要得到至尊戒,一次又一次的找上门,难道让他把至尊戒交出去?

  或者别人来杀他,他就伸着脑袋等人来杀?

  圣僧,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悲灭沉默。

  或者说,无以对。

  无话可说。

  看他如此,袁道长准备添最后一把火。

  当即提高声音,肃声道,“圣僧,咱们认识快五十年了,我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但是!我只相信五十年前的圣僧,可是闭关数十年,仍然未有寸进的圣僧……真的没有贪念吗?

  哪怕一丝丝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