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622章 她是不是你妈?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622章她是不是你妈?

  翌日清晨。

  京城今日的天空格外明朗,阳光洒落下大片金色的光彩。

  繁华的街道上,上班族依旧忙碌穿梭着,老人们依旧扎堆晨练,学生们依旧结伴游走。

  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晨练,上学,上班更重要的事情了。

  别说他们不知道古家发生剧变,就算知道了也只是多了一个八卦谈资。

  可是对于京城大小家族而,却又是另外一种感受。

  他们都能嗅到山雨欲来的沉闷与压抑。

  一夜而过,但凡有点身份和势力的家族与人,都已经得知了古家所发生的剧变。

  古镇江被杀,古凌绝的两个儿子一残一死。

  这对于古家而,绝对是个沉重的打击。

  除此之外,人们谈论更多是那位杀人者。

  听闻杀人者与明家嫡孙夏天有关。

  据说古宅的保镖护卫死了不下一百人,全都被一人所杀。

  传闻,古镇江的二儿子古文山及孙子古晨的死,也与那夏天有关。

  众人都在纷纷讨论明家那位嫡孙,又有人趁机翻出了一些隐秘,才知道他竟然是明人的儿子。

  而明人,当年曾被誉为五百年一出的奇男子。

  听闻一系列关于夏天的秘闻,有人震惊,有不敢相信,也有崇拜的,传来传去变得非常夸张。

  几乎都知道,他不仅是明家的嫡孙,明人的儿子,更是魔女夏红衣的弟弟。

  夏天从酒店出来,驱车开往明家老宅。

  本来昨天晚上他就准备去老宅的,结果和冯天鹏喝酒到了凌晨三点多。

  索性随便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一夜。

  昨夜从冯天鹏口中得知一些关于当年的隐秘。

  但夏天并未因此而释然,内心之中反而生出更多的疑惑。

  他思谋了一夜,仍然有许多问题无法想通。

  唯一肯定的,是老一辈的争斗从来没有停止过。

  而他自己,其实早在多年以前便已被动的卷入了进来,只是不自知。

  关于那个神秘势力,夏天自然而然的想到了深渊组织。

  那个女子曾与他激战过几次。

  让夏天记忆尤为深刻的,便是对方会用蛊术。

  不知对方怎么祭炼的,当时身躯坚硬似钢铁,连他都打不动。

  他怀疑深渊极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势力的人。

  还有楚山河,在自己还是小时候的时候,就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人。

  对方与师傅又是怎样的关系?

  夏天心中有着太多的疑问,太多的不解,却是无人能为他解惑。

  思绪间,他的手机忽地嗡鸣起来。

  看到上面号码,夏天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一下四周,放缓车速,最后靠边停车。

  这才接通了电话。

  甫一接通,里面便传来夏雪的声音,“小混蛋,越来越不像话了,宁愿大半夜和冯天鹏那个小疯子喝酒,也不愿回家看看老娘,不看老娘也行,可你总该看一看小小吧,真当人家是你的女仆吗?”

  夏天干咳一声,不知说什么好。

  “呃,我现在准备去一趟老宅,等下午去去看你们……”

  “别去老宅。”

  话未说完,便被夏雪打断了。

  夏天一愣,“怎么了?”

  “小混蛋,你告诉我,昨晚古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夏雪的声音凝重起来。

  显然,她同样得知了此事。

  “是我。”

  对于夏雪,夏天没什么隐瞒的,直道,“古镇江和古云都是我手刃的,不过我当时改变了体貌。”

  “那就别去老宅。”

  夏雪并未惊讶,而是道,“昨夜的时候,老爷子去了赵家,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老宅的动向,你现在去老宅算怎么回事?”

  夏天眉头微皱,有些不明所以。

  “老爷子自然也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古家发生剧变之后,他去了赵家。将近凌晨才返回。”

  夏雪重复之前的话,耐心解释道,“你现在过去,无异于告诉所有人,昨晚的事就是你做的。”

  “然后呢?”

  夏天对此并不以为意。

  “你的脑子进水了啊。”夏雪没好气的咕哝一句,“你去老宅只会让京城的局势更加紧张……”

  她絮絮叨叨说了大半年。

  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最后夏天总算明白了,夏雪这是嫌弃自己不先去看她。

  “好吧,我不去老宅了,现在去公司找你。”

  “这还差不多,赶紧过来。”

  啪。

  生怕夏天反悔,立刻中断了电话。

  夏天则苦笑着摇了摇头,重新启动车子,调转方向,开往凌云集团。

  一路无话。

  当他来到凌云集团后,直奔夏雪办公室。

  “小混蛋,你还知道来。”

  刚推门进入办公室,夏雪便一阵风的跑了过来,不管不顾揪住夏天的耳朵,“你个小混蛋,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

  “疼疼疼……”

  夏天龇牙咧嘴,脸上表情要多夸张有多夸张,“姐,快放手。”

  “老娘就不放!”

  看到此,夏天只好苦着脸叹气。

  “哼,怎么?还有怨气啊?”

  话虽如此,夏雪却是松开了手,旋即抬眼打量夏天,眸子中蕴着泪花,“小混蛋,你这样每天打打杀杀的,知道我有多担心吗?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我要怎么活……呜呜呜……”

  看她如此,夏天立刻好安慰起来。

  他这个人天不怕地不怕,最害怕的就是夏雪的眼泪。

  好半晌夏雪才止住了呜咽。

  她拉着夏天坐下,又为他泡了一杯茶,旋又仔细端详着,又轻声道,“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和说一说。”

  “嗯。”

  夏天自然不会有隐瞒,将昨夜的事情述说了一遍。

  当然,他故意隐去了其中自己受伤的事情。

  不过让夏天诧异的是,当说到那名神秘女子时,夏雪面部的微表情明显有所变换。

  他记得曾询问过夏雪一次,毕竟那是在明人墓前相遇。

  可夏雪却说并不认识对方。

  “姐,你……认识对方?”

  “不认识。”

  夏雪果断摇头,可是看着夏天意味深长的眼神,立刻败下阵来,“好吧,我的确见过那个女人,但真的不认识。”

  “真不认识?”

  夏天重复问道。

  “真的不认识。”

  夏雪的神色之间也变得极其认真,“我给你爸上坟的时候,曾遇见她几次,我也问过她,她只说和你爸是故人。其实我也很好奇她的身份……”

  说到这里,她的脸上忽然流露一抹古怪的笑意,“小混蛋,你说那个女人是不是你……妈?”

  噗。

  夏天刚喝到口中的一口茶直接喷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