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629章 挑战,杀意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629章挑战,杀意

  并不是什么调戏美女的狗血桥段。

  而是那名男子正非常客气的与苏小小说着什么。

  说完之后,他还非常绅士的躬身。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

  无论夏天还是冯天鹏都能看得出来。

  对方并非华夏人。

  果然。

  在看到夏天与冯天鹏后,男子再次冲苏小小点了点头,迈大步走来。

  这是一个身形并不高,相貌也很普通的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的模样,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出奇之处。

  唯有一双眼睛分外明亮。

  他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很快落在夏天身上。

  旋即用一种怪异强调的中文说道,“你就是夏天吧。”

  他的语态之间,并未有之前与苏小小交谈那般谦逊。

  微扬着下巴,似乎有着一丝天生的骄傲与优越感。

  “我是夏天,有事吗?”夏天淡淡询问。

  “鄙人河口一哉,来自岛国河口家族,夏先生,我此次来华夏,想要挑战你。”

  “没兴趣。”

  夏天淡淡说了一句,迈步走向苏小小。

  “夏先生,身为一个男人,难道不应该接受挑战吗?”

  河口一哉的语气带着不加掩饰的傲气,“身为地下世界九大霸主之一,莫非是浪得虚名吗?”

  闻。

  夏天的身形微微一滞,斜睥望来,“你也知道我是九大霸主吗,那你更应该知道,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挑战我的。”

  并不是畏惧挑战。

  而是这些年来,夏天在国外遇到过太多类似的情形了,让人烦不胜烦。

  况且,眼前这个岛国人虽然极力掩饰,但眼眸深处却时不时闪现丝丝不怀好意。

  若对方是来寻仇的,大可当场动手,双方不死不休。

  而所谓的挑战,他没有兴趣。

  一丝兴趣都没有。

  “你……”

  河口一哉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下来,“夏先生,我叫河口一哉。”

  “然后呢?”

  “在我们岛国,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我的挑战。”

  夏天已经懒得理会了,继续向前走去,“可惜这里是华夏,不是你们岛国。”

  啪!

  身后传来响动。

  却是河口一哉的右脚一使劲,地砖碎裂。

  与此同时,一道可怖的杀意完全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夏先生,没想到你竟然是个懦夫。”

  他的嘴角扯出一抹讥讽,眼中闪现一抹恶毒,“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挑战,那位美丽的女士只怕会有危险。”

  嗯?

  前走着的夏天止住身形,缓缓转身,眯眼望来。

  旁边的冯天鹏也皱起了眉头,眼中寒光闪动。

  面对两人冰寒的眼神,河口一哉丝毫不以为意,嘴角勾起一抹弯曲,略带不屑缓缓开口。

  “刚才我在那个美丽女士的身上下了一点药,无色无味,只是空气传播,只有我有解药。”

  顿了顿,他带着不加掩饰的得意,“所以……夏先生,请你重新考虑,要不要接受我的挑战。”

  不等夏天开口,他似想起了什么,加快语速,“夏先生,我很有耐心的,哪怕你不在乎那位漂亮的女士也没关系,我还知道在青海有夏先生好几个红颜知己……”

  “呼……”

  夏天深深呼出一口气,缓缓道,“你们为什么总以我身边的人威胁我呢。”

  “哈哈。”

  河口一哉不以为耻,反而得逞般的轻笑着,“我并没有威胁你,最初我很正式的邀请你,但你却拒绝了我的好意,夏先生你可真不识抬举,哦,其实不止是你,你们绝大多数华夏人都是如此……”

  夏天打断了他,声音异常平静,“我接受你的挑战,时间,地点。”

  “哈哈,这才对嘛,用你们华夏的话来说,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河口一哉带着笑意,“三天后,明伦会所,恭候夏先生大驾。到时候我会把解药交给夏先生。”

  说罢之后,转身就走。

  “哦,对了。”

  走了几步之后,他似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望来,嘴角扯出一抹讥讽,“请允许我重新自我介绍,鄙人,河口一哉,以夏先生的能力,想必很快就知道我的身份,呵呵呵呵呵呵……”

  他发出一连窜不怀好意的消失,迈大步离开了,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听说过这个名字。”

  冯天鹏忽然开口,神色之间略显凝重。

  嗯?

  夏天望来。

  他很诧异。

  若是对方很有名的话,按理说自己应该知道才对。

  可现在冯天鹏反而听说过。

  “河口一哉,一刀流的传人,岛国武学界的超级天才。”

  顿了顿,冯天鹏又道,“他还有一个很隐秘的身份,你猜是什么?”

  夏天不语,静等下文。

  “据说他还是诸神掌控者东玄的私生子。”

  诸神掌控者?

  闻。

  夏天不由一怔,有些诧异。

  却也有些恍然。

  他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不是我知道,是你孤陋寡闻了吧?”

  冯天鹏奇特的望着夏天,旋又道,“不过也是,你一直在国外,没关注过国内,前几年的时候,这个河口一哉就来华夏挑战过各大古武门派的青年高手。”

  他的嘴角流露一抹讥讽,“包括昆仑派,蜀山派,天山派等超级大派,派出来与之对战的弟子,全都输了。”

  “关键是这个家伙非常爱显摆,无论是在他们国内还是国外,每一次挑战对手,都会大张旗鼓,弄的人尽皆知。”

  冯天鹏幸灾乐祸的笑了,“小天天,你这是被当成踏脚石了,嘿嘿,你这霸主也太窝囊了,谁都能上来踩一脚。”

  夏天并未辩解,而是沉吟着摇摇头,“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

  古家。

  密室。

  古凌绝坐在沙发上,望着对面的阴骘老者,沉声道,“下田秀先生,我既然答应与你们合作,肯定不会反悔,现在轮到你们了,什么时候把那个小杂种的脑袋交给我。”

  说到这里。

  他的面色狰狞起来。

  眼中涌动着无尽怨毒。

  那样子仿佛地狱的厉鬼一般让人心悸。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我要用他的脑袋祭奠我的父亲和我的儿子。如果你们做不到,合作就此罢休!”

  “呵呵呵呵。”

  下田秀却是淡淡一笑,“古先生稍安勿躁,事实上,我的计划已经开始了,如果古先生有兴趣的话,我可以讲给您听。”

  闻。

  古凌绝微微一怔,而后面色稍缓,沉声道,“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