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909章 击杀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威廉姆斯的神色之间相当自信与笃定。

  竟然要亲自出手对付迦楼。

  这让夏天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几年前他曾与威廉姆斯有过一次生死之战。

  当时夏天几乎底牌尽出,最后也不过是两败俱伤。

  因此。

  哪怕夏天如今战力提升,也没有小看威廉姆斯整个人。

  他在进步,对方同样也在进步。

  既然威廉姆斯愿意主动揽下,夏天也乐得轻松。

  反倒是迦楼,虽然连番遭遇重创,但事实上,他自身的实力并没有打多少折扣。

  此刻听到威廉姆斯如此说,眼中当即涌动怒火,杀意横生,“老家伙,就凭你也想杀我?”

  “呵呵。”

  威廉姆斯轻笑着摇摇头,“传闻魔族当年战败,几乎被斩杀殆尽,这么多年过去了,魔族想必恢复了一些实力,但是我认为,想要恢复到当初的强盛,是不可能的,否则的话,你们也不会一直蛰伏。”

  显然。

  关于魔族的信息,威廉姆斯有着相当深的了解。

  他盯着迦楼,淡淡道,“其实这些年来,各大势力多多少少都知道你们的存在,但是在他们看来,现在不比当初,你们魔族翻不了多大的风浪,但是!”

  顿了顿,话锋一转,“但是血族和狼族,以及幽刺家族对你们的态度是一致的,只要发现魔族之人,便会不惜一切代价猎杀。

  我说的对么,罗拉。”

  后半句话,是冲着罗拉说的。

  罗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并未应声。

  她隐隐猜测到,随着威廉姆斯的出现,自己似乎卷入了一个不知名的旋窝之中。

  这时,威廉姆斯又看向了迦楼,“而且我断定,向你这样的超级高手,在魔族之中也绝对属于稀缺资源,不可能出现太多,若是将你杀了,对于魔族而只怕是一个不小的重创吧。”

  迦楼眼中的杀意愈发凛冽,“人类,你激怒我了,我要你死!”

  嗖。

  话音落下。

  迦楼的眼眶完全被黑色铺满,犹如墨染,身形窜动间,被一片诡异的黑雾所笼罩。

  面对袭来的迦楼,威廉姆斯却是没有丝毫惊慌。

  他不慌不忙从腰间抽出一把阔剑,淡淡道,“魔族的确很强,传说中的暗黑领域更是神鬼莫测,但是,对我没用。”

  “哧”说话间便挥出一剑。

  一剑劈出,并非罡气,也非匹练。

  而是一道蓝色的光芒撕裂而出,向着迦楼扫去。

  这是威廉姆斯的异能——雷电。

  看到这一幕,迦楼瞳孔皱缩,围绕在身周的黑雾快速化作一片乌光迎了上去。

  两者无声的碰撞,而后蓝色与黑色的异能能量像是大浪一般翻涌。

  最后将两人都震飞了出去。

  威廉姆斯很快止住身形,剑指前方,冷笑道,“虽然你们魔族竭力掩盖一些隐秘,可又怎能彻底隐瞒得住呢。”

  他瞟了一眼夏天,淡淡道,“魔族在各方面都相当强大,但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害怕雷电,雷电对他们有一种天生的克制作用,他们任何能力在遇到雷电后,都会消散。”

  闻。

  夏天一愣。

  继而恍然。

  若是这样的话,这老家伙吃定对方了。

  相生相克这种东西,有时候很的没道理。

  就如同水和火,一物克一物,也相似猫和老鼠,一物降一物。

  怪不得威廉姆斯如此笃定。

  饭馆迦楼,满脸骇然,盯着威廉姆斯,“你,你……倒是让我小看了你,竟然知道这些隐秘,不过你认为我族蛰伏这么多年就没有应对吗?”

  “噢?

  是吗?”

  威廉姆斯一点都不着急,“有什么应对,让我也见识见识。”

  “我从小就在雷电的磨难中成长,如今早已经不惧怕了。

  给我死!”

  他怒吼着再次冲来。

  “嗤嗤嗤。”

  威廉姆斯连续挥剑,六道胳膊粗细的巨大雷电,伴随着阔剑狂暴轰向迦楼。

  面对此,迦楼身上的黑雾再次蒸腾,竟然迎着雷电冲了过去。

  在可怖的雷光中,他身上的黑雾不断被覆灭,再次升腾,如此反复。

  奈何威廉姆斯根本不给他近身的机会,身形倒退,接连挥剑,迦楼顿时气的哇哇怒吼起来。

  说是已经无惧雷电,但事实上,他也仅仅能抗衡一二。

  在对方连续攻杀之下,他不得不进行避闪。

  看到这一幕,夏天彻底放心了。

  他将目光对准了罗拉。

  嗖。

  到了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唯杀而已。

  罗拉的瞳孔骤然凝缩,继而浮现决然之色。

  她很清楚,自己没有多余的选择。

  要么生,要么死。

  至于退走,已经没有了机会。

  “我和你拼了!”

  她厉斥一声,双目赤红,周身缭绕血色雾气,向着夏天冲来。

  血光冲天。

  一片肃杀惨烈之气。

  罗拉完全豁出去了,直接施展出了血族最强大的绝招。

  在冲来途中,她身躯表面的毛孔向外渗透猩红的鲜血,将她瞬间染成了一个血人。

  同时这些鲜血化作一大片血雾,向着夏天扫来,“禁锢!”

  一大片血雾化作血光,直接将夏天笼罩了。

  并没有什么杀伤力。

  但夏天却仿佛陷入泥潭之中,像是有一股磅礴不可揣测的力量,将他压住了。

  这片血光仿佛化作了一座血色天山,想要将夏天禁锢。

  夏天的确感受到了束缚,身躯渐渐沉重如山,简直难以移动一步,行动变得无比迟缓。

  这种感觉,有些类似于重力术,但更加强悍。

  “呵呵呵呵……”罗拉浑身染血,但她却像是厉鬼般阴冷笑着,快步冲向夏天,“杀神,你的自信呢,在我族秘法前面,你也不过是一只蝼蚁。”

  “哧”她刹那间奔袭近前,并指拢手刀,狠狠向着夏天颈项劈去。

  “噗”血光迸溅,血水喷涌。

  不过不是夏天。

  一柄蛇刀,以一种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从罗拉的心脏部位洞穿而过。

  直接来了个透心凉。

  “不……不可能……”罗拉脸上充满了不相信的神色,茫然盯着夏天,“你怎么……”“连魔族的暗黑领域都对我无效,你认为血族的异能对我有多大作用。

  如果不是为了引诱你,所谓的禁锢术能挡得住我吗。”

  夏天声音低沉,周身气势骤然透发,四周的血雾刹那崩裂消散。

  “噗”又一道寒光闪动,没有任何犹豫,在刹那间斩下垂死罗拉的头颅。

  罗拉飞起的头颅写满了不甘与不信,带着万分悔恨,无头的尸体鲜血狂涌而出。

  对于夏天而,敌人就是敌人,不会因为性别而手软,更不会因任何原由而动摇。

  尤其是血族,有着诸多诡异能力,唯有将其头颅斩掉,方可真正的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