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941章 你们有孩子了吗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闻。

  夏无忌嗤笑一声。

  摇摇头。

  不语。

  “老太婆,别给脸不要脸,武大人问你话呢。”

  武天纵身旁一人冷厉喝道。

  此人身高足有一米九,身高体壮,看起来极为彪悍,周身透发的气息也相当强势。

  至少是至人巅峰境界。

  “范烈山,你越来越放肆了。”

  话音落下的刹那。

  夏无忌屈指一弹。

  一枚黑子激射而出。

  咻!棋子所过之处,空气为之爆鸣与炸裂开来,像是穿梭在扭曲的时空通道之中。

  “小心!”

  武天纵脸色大变,快速将名为范烈山的男子推到一边。

  “噗”范烈山躲过去了。

  但是他身后的一名守护者却未避过,随着血光迸溅,那一枚黑子像是子弹一般,钉在了他的眉心中央。

  砰!此人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直接栽倒地上。

  寂静!无声。

  气氛刹那凝重。

  全都变了颜色。

  夏无忌出手之快,下手之狠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在场都是超级高手,一眼扫去,便知道那名守护者已然当场暴毙。

  她……她竟然敢出手杀人!出手之时,干净利落,没有一丝滞带!“胡江!”

  名为范烈山的男子脸色浮现惊怒,双目喷射着仇恨的火焰,怒吼一声,狠狠盯着夏无忌。

  “老太婆,我杀了你!”

  说罢就要动手。

  “住手!”

  武天纵当即冷喝。

  “大人……”武天纵凝视范烈山,“退下!”

  范烈山脸色一变,而后怨毒盯着依旧在观察着棋局的夏无忌,不甘心的向后退了两步。

  “夏无忌!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武天纵眼中涌动着阴霾,杀意流转。

  “你可以试试。”

  夏无忌不徐不疾的应声,头也未抬,淡淡道,“别说是你,就是君临都不敢杀我,知道为什么吗?”

  不等对方回应,她直接给出了答案。

  “因为只有我活着,他才能震慑夏家,让夏家忌惮,也让夏家保留一分念想,万一哪天我活着出去了呢……若是我死了,呵呵呵……”“哼。”

  武天纵脸色阴晴不定,旋即冷笑,“你真以为自己还能活着出去吗?”

  “那可未必,我还能活很长时间。”

  夏无忌捏起一枚白色棋子,转头匆匆一瞥武天纵,收回目光,轻声道,“至于你,还想从我手中得到我夏家的核心功法,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而且……你最好祈祷我永远留在这里吧,否则的话,你会死的很惨。”

  她的声音很轻,很淡。

  但是其内的杀意却是让四周温度骤然将至冰点。

  而在下一秒。

  这份杀气又在瞬间扩散开来。

  仿若化为了实质。

  她猛地抓起一把棋子,随后一挥,“都给我滚!以后别再来打扰我,否则,见一个杀一个!“咻咻咻咻……十几枚棋子仿佛撕裂了空气一般,向着武天纵激射而出。

  武天纵心中一凛,身形旋转,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柄圆月弯刀,随后挥出一片刀幕。

  “当当当……”袭来的棋子全都被崩飞出去,留下一窜窜火星。

  “夏无忌!”

  武天纵凝视对方,声音森然,“我看你是越来越放肆了。”

  夏无忌没有看他,低眉垂目,将棋盘上的棋子收拢起来,分别向着两个棋灌装去。

  同时道,“不要挑战我的耐心,三秒之后,还不滚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你……”武天纵的杀意愈发浓烈了,不过又忍住了,残忍笑道,“好,我看你还能嚣张几天,我们走。”

  说罢之后,转身大踏步前走。

  声音同时传来,“我说话算话,抓住那两个地老鼠之后,我会将他们的脑袋炖成一锅人肉汤送给你品尝。”

  夏无忌仿佛未听见,依旧在收拢着棋子。

  当她将所有黑白棋子放入棋灌中,武天纵等人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唉。”

  她缓缓叹了一口气,架起双拐,一双深邃如潭水的眸子,很随意的瞟向一个方向。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他们已经走了。”

  藏身在暗中的夏天和维多利亚脸色不由一变。

  这时,夏无忌的声音继续传来,“无需紧张,他们不会返回了,出来吧。”

  闻。

  夏天与维多利亚相互对视一眼,点点头。

  同时闪出身形,迈步向前走来。

  夏无忌则架着双拐,饶有兴致的望着他们。

  “不错,现在懂奇门遁甲的年轻人着实不多了,你们竟然从松柏林中走出……而之前他们说你们还困在桃树林中,呵呵呵,不错,非常不错。”

  夏天的神色之间多多少少有些复杂。

  因为双方之前的对话,他都听在耳中。

  无怪乎他多想。

  实乃其中的疑点实在太多了。

  尤其是眼前这名女子,竟然叫……夏无忌!夏姓!“前辈……”“跟我走吧,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夏无忌打断了他,拄着双拐向前走去,发出笃笃笃声音。

  两人再次相互对视,默默跟随。

  一路上,三人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走了数百米,很快看到了一座孤零零的木院。

  进入木院之后,夏无忌没有没有招呼两人进屋。

  而是让他们坐在院中的石桌旁等候。

  她自己则是进入了右侧一间小木屋。

  片刻后,端着两个不锈钢小盆子,其中一个盆子装着白色米粒,浸泡着半盆水。

  她也坐在了石桌的另一侧,像个老妇人一样开始淘米。

  同时很随意问道,“这是你们的真实相貌吗?”

  “不是。”

  夏天很坦然的应声,旋即面部骨骼传来噼噼啪啪脆响,肌肉蠕动,很快恢复真容。

  “咦?”

  夏无忌有些惊讶,“竟然是卸索术,年轻人不简单啊。”

  旋即,她盯着夏天看着不停,“你叫什么名字?”

  “夏天。

  我叫夏天,和您同一个姓。”

  夏天也在观察者对方面部的微表情。

  然而他失望了。

  夏无忌的神色之间未有一丝波动,只是淡淡一笑,又转目看向维多利亚。

  转目的一瞬间,她竭力掩藏眸子深处的激动之色,生怕被夏天发现。

  “你……竟然是个外国人。”

  看到维多利亚撕掉面具之后,夏无忌大为惊讶。

  随后。

  她也开始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维多利亚。

  尤其在她面部,以及臀部扫个不停。

  这种目光直让维多利亚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更让维多利亚感到没脾气的是。

  夏无忌的下一句话,瞬间让她娇躯僵硬,如遭雷击。

  “你们有孩子吗?”

  夏无忌再次观察维多利亚的脸部,眉头微蹙,有些奇怪道,“你的眉宇没有化开,怎么还是雏呢?

  不应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