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942章 爱情专家夏无忌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无忌的话,不止让维多利亚愣住了。

  也让夏天有些发懵。

  倒不是因为话的内容。

  毕竟无论是他还是维多利亚,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清纯与单纯这样的词汇与两人都不沾边。

  更不会有什么小姑娘的羞涩与傻小子的憨呆等情绪。

  而是两人自从进入这里之后,就处于一种急迫的情绪和状态。

  现在终于见到本人,夏天几次插话,都被对方打断……反而跟他悠闲的唠家常?

  似乎能洞悉他的内心。

  夏无忌笑了笑,“你们既然懂得奇门遁甲之术,所以我大约也能推测出你们的计划,无非是声东击西,混淆视线,他们现在唯一的盲点,便在于并不知道你们懂得奇门遁甲,也不相信你们能从桃树林里面逃出来。”

  顿了顿,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信息不对等造成的重大失误啊……”很快收敛情绪,笑道,“而我这里,虽然被囚禁,却也有规矩,你们未闯入之前,他们就是半个月也不敢来我这里。

  想必之前的一幕你们也看到了,我杀了一个守护者,而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知道我为什么杀人吗,因为我已经提前察觉到了你们的存在,所以也在震慑他们。

  如此之下,至少三五天之内,他们不敢来此。”

  闻。

  夏天和维多利亚相识无。

  可彼此眼中的震惊与疑惑却是无法掩饰。

  “前辈,您难道已经达到了至圣?”

  夏天忍不住询问。

  “至圣?

  我在三十年前就是至圣了。”

  夏无忌并未故作姿态,只是说完后自嘲一笑,“你们是不是认为,既然我有至圣的实力,若是想离开的话,这些人挡不住我?”

  两人的确有这样的念头。

  不过看到对双拄着双拐的模样后,已经隐隐有所推测。

  等等。

  三十年前?

  夏天不由一愣,仔细打量。

  夏无忌虽然是一身村姑的装扮,但她表面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的模样……三十年前……难道她二十岁就被囚禁了?

  换之,她二十多岁就达到了至圣?

  这样的念头甫一出现,便被夏天否定了。

  他自己身为半步至圣,所以很清楚。

  这种境界之下,内息对人体各个方面的改造。

  不夸张的说。

  但凡达到这个境界之人,没有意外的前提下,都能活一个大岁数。

  就像是君临,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

  可是夏天却知道,那是一个老家伙,至少有六七十岁了,甚至更大。

  就在他思绪间,夏无忌再次轻叹一口气,自嘲一笑。

  “如果我瞅准机会,趁他们没有防备之下,的确可以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此地。”

  顿了顿,话锋一转,“但也仅限于离开,可绝对跑不掉,也许刚离开就会被追上,而且会被杀死,这里不仅有诸多至罡与至人高手,还有两个至圣强者坐镇,外面没有接应之下,我又能跑多远呢,你们也看到了,我两条腿不仅废了,而且身上还有剧毒未解,或许我可以勉强与之前那个武天纵战平,但另外一人……我若对上他,没有丝毫胜算。”

  她摆摆手,似乎不想多提这方面的话题,立即饶有兴致打量夏天和维多利亚。

  “你们还没回答我呢?

  你们结婚了吗?

  为什么还没有孩子?”

  呃……夏天嘴角一抽,无奈的看了一眼维多利亚。

  他说道,“前辈,我和她只是朋友。”

  “对。”

  维多利亚也赶忙附和,“而且……而且我是血族。”

  “嗯?

  血族?”

  夏无忌不由一愣,继而笑了,“你想告诉我,血族不会与人类通婚,即便结合也无法生育,除非和本族内纯血族通婚,方可有机会诞生子嗣后代。

  若想与人类诞生后代的话,只有将那个人类也变成初拥,但是诞生出来的后代,就不是纯血族了,唔……你们血族非常讲究血统论的,对不对?”

  维多利亚微微一愣,面呈诧异。

  虽然她的真实年龄极有可能比夏无忌还要大,但仍然面带恭敬的点了点。

  “看来前辈对我们血族很了解,是这样的。”

  “哈哈。”

  夏无忌笑了起来,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

  笑罢之后,以一种奇特的眼神望着维多利亚,“你是不是血族,和我刚才的问题有什么关系,我问的是,你们结婚了吗?”

  夏天有些无语,只好耐心解释,“前辈,我和她真的只是朋友,是那种生死相托的朋友。”

  刚说完,夏无忌却是嗤笑一声。

  “想必你来这里之前,已经有过一定了解,这里面高手如云,想要进来非常难,但是想要出去,更是难上加难……说句让你们丧气的话,不是九死一生,只要进来,是有来无回,十死无生。”

  她摆摆手,制止夏天辩解,“傻小子,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男人或许真的有那种生死相随的兄弟情义,为了朋友,为了道义,为了誓,可以和朋友一起赴死,但是女人……如果不是对这个男人爱到极点,怎么会跟随着他一起去死。”

  夏天傻眼了。

  下意识看向维多利亚。

  然而让他更加傻眼的是,维多利亚这个家伙的脸上竟然极其罕见的浮现一抹羞涩。

  卧了个大曹的。

  开什么国际玩笑。

  夏天张大眼睛,狠狠瞪着维多利亚……你特娘的装什么清纯!维多利亚脸上的羞涩绯红很快消散,得意投来一眼。

  老娘吓死你!只是刹那间,两人的眼神之间已经交流完毕。

  都彼此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然而他们的小动作没有瞒得住夏无忌。

  别看她表面看起来只有四五十岁的样子,可目光之中却似长辈一般。

  “傻小子,你还是太年轻啊,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又怎么相处的,不过你可以自己回忆一下,你和她相处之时,是不是会出现这种情况,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需要她帮忙,她都会毫不犹豫出现在你面前,没有一丝折扣,甚至有时候,她会把你的命看的比自己还重要?

  你对她提出任何要求,她都会答应,而且不求任何回报……”夏天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了。

  然后是沉默。

  他的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了关于维多利亚的一切信息。

  当年自己还很弱小,被维多利亚救下,从此成为朋友。

  她明知道自己有至尊戒,却是自始自终都没有生出丝毫贪念。

  尤其在那一段艰难的岁月,对方不知道帮自己挡住了多少次看见和看不见的杀劫。

  杀生大会上,他遭遇深渊组织暗算,被几方势力围杀。

  也是维多利亚,一次又一次的背着自己向外突围,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被打了回来,浑身是血,岌岌可危……他给维多利亚打电话,想要借她的圣器,以此来换取月亮的安全。

  哪怕维多利亚明知道月亮是仙蒂易容,仍然赶来,将三大圣器交给了他。

  类似的情形,在夏天认识维多利亚的记忆中,还有许多许多……看他如此,夏无忌笑了笑,“傻小子,我说这么多,只是提醒你,要懂得珍惜,别失去了才幡然醒悟。

  好了,现在可以谈正事了。”

  她话锋再转,收敛笑容,“现在可以告诉我,是谁让你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