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958章 惊才绝艳的明人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泉市。

  郊区。

  一座表面看上去十分老旧的院落。

  院中有常见的双层天井水池,朱红的柱子和雕花的格子门窗……若是仔细品味的话,就会发现,院中每一个细节的设计和装修都十分精致。

  古朴而典雅。

  房间中。

  乾云眼眶发红,嘴唇轻颤,望着对面对着的夏无忌,颤抖着声音说出一句话。

  “小姑……您,您这些年受苦了……”小姑!两个字。

  道明了两者之间的关系。

  若夏天在这里的话,定然会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因为。

  外表去看的话,夏无忌也就五十多岁的样子,甚至脸上都没多少皱纹。

  但她的气质及眼神与外表极为不符。

  而乾云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谁能想到他们竟然是姑侄。

  当然。

  在事实上,无论乾云还是夏无忌,都远比外表年龄大上许多。

  至于乾云和夏无忌之间的年龄差距,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在寻常人家也很容易看到类似的情形。

  乾云的父亲乃是夏家老大,而夏无忌则是老幺。

  乾云出生时,夏无忌也不过十多岁而已。

  看着眼眶发红的乾云,夏无忌同样百感交集。

  “小云,也这么大了啊,当年我们分开时,你还不满三十吧……”“二十六。”

  这一刻的乾云看不到平日的一丝傲气,而是小孩子一样激动的不能自已。

  说完之后,他下意识补充了一句,“我二十六岁,小妹二十三……”闻。

  夏无忌的脸上顿时充满了复杂。

  懊悔,愧疚,沮丧,以及浓浓的自责。

  最后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

  “是我……是我害了你们兄妹啊,如果当年不是我决策错误……”“小姑,这不怪您。”

  乾云赶紧打断了她,“真的不怪您,当年那件事太复杂了,其实还应该感谢您,否则的话,我们……”“无需安慰我。”

  夏无忌摆摆手,叹了一口气,“且不说这些。”

  顿了顿,眼中闪现厉色,“既然我出来了,有些账,也该去收了,对了,一会把夏天喊来,有些事也该告诉他了。”

  闻。

  乾云一惊,“现在告诉他?”

  “他已经突破先天,有一定自保之力了,也有资格知道一些真相了。”

  夏无忌再次叹息一声,眼眶发红,“可怜的三个孩子啊……”可怜的三个孩子。

  乾云知道这句话蕴藏的深意。

  夏天的父亲明人,夏天的母亲,以及夏天……对于夏无忌而,都是孩子。

  “小姑,他现在还不能见您。”

  乾云深吸一口气,“我制定的计划还没有完成,为了混淆视线,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夏天如今还在国外……”他没有任何隐瞒,将这次耗时极长的营救计划述说了一遍。

  最后又道,“以夏天的智商,应该有所猜测,但他仍然蒙在鼓中,而且,他现在必须去国外,然后正当光明回国,这样才能躲过君临和守护者的视线。”

  “好吧。”

  夏无忌没有强求,又道,“回国后,立刻安排我与他见面。”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君临每个月的月底,都会来这里,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我们还有十几天的缓冲,你先和我说一说外面的格局,我要制定下一步的计划。”

  “好。”

  乾云点点头,刚要开口,忽地,他的手机急促嗡鸣起来。

  看到上面号码,当即接通。

  “什么?

  夏天提前离开了?

  你们没有相遇?”

  乾云有点惊讶,而后道,“我知道了,你们尽快撤出来……”交代一番,挂断电话。

  他看向夏无忌,苦笑一声,“那孩子总是让人出乎意料,既然您要让他知道一些事情,那我亲自给他打电话吧。”

  ……同一时间。

  夏天和维多利亚虽然离开了小冒山,但是并未走远。

  两人连夜赶路,来到一个小村庄。

  随后在一户人家偷了两套衣服,留下一笔钱,又悄无声息离开了。

  “接下来该做什么。”

  换好衣服之后,维多利亚问道。

  “去国外,我回第九山,到时候和仙蒂一起回国。”

  正如乾云所。

  他并不知道对方这次的具体计划。

  但以他的智商已经不难推测出什么。

  况且,回国的时候,洛天冒充他和仙蒂返回第九山……根本不需要提醒,他也要完成这个计划。

  而且他相信,那个神秘女子肯定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好吧,那我继续闭关。”

  对此,维多利亚没有任何异议。

  两人再次易容,且徒步向着市区方向奔袭而去。

  一路无话。

  当他们打车来到机场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五点。

  只是就在他们临上飞机前,夏天刚从至尊戒的空间中拿出手机,手机便急促嗡鸣起来。

  看到上面号码,夏天挑了挑眉头。

  略沉吟,选择接通。

  “夏天,你现在哪里。”

  听筒中传来乾云的声音。

  “国外。”

  夏天淡淡道,“有事?”

  “咳。”

  乾云干咳一声,吐出一句话,“让你去雾谷的行动,是我计划的。”

  呃……夏天一呆。

  脸上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我希望你现在尽快去国外,然后正大光明的回来,到时候我们聊聊。”

  夏天张了张嘴,沉声道,“好。”

  说完又道,“你和夏老在一起吧,她还好吧?”

  “她很好。”

  “噢。”

  两人都沉默了。

  但是并未挂断电话。

  约莫十几秒后,乾云忽地叹了口气,“算了,有些话不适合当面和你说,我还是电话中告诉你吧。”

  夏天神色为之一凛,心跳也不由加快了几分。

  终于要触及一些真相了吗?

  他有一种感觉,乾云接下来的话,一定会颠覆他的某种认知。

  “呼……”听筒中,乾云似乎还在纠结和犹豫。

  或者说,他不知道该从哪儿讲起。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父亲明人的事吗,那就先说他吧。”

  顿了顿,乾云再次深深吐出一口闷气,“关于你父亲的一些表面信息,想必你也清楚,他被誉为华夏五百年以来的奇才,堪称惊才绝艳,那些世家和门阀提起他,第一时间必然想到凌云集团,因为凌云集团是你父亲一手创建的,如今成为华夏最大的一艘商业巨舰。”

  说到这里,话锋一转。

  “但是,对于我们这种人而,明人真正惊艳的地方在于,他在武道上的天赋,他在十五岁的时候,便已经突破到了先天……也就是至圣,华夏女帝也不过十六岁才达到至圣而已,你父亲比她还要惊艳。”

  说完之后。

  他立刻又补充了一句。

  “当年华夏女帝曾将自己压制和你父亲同等境界,两人不止一次切磋……”“华夏女帝一次都没有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