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968章 恩怨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国之前。

  夏天并不知道守护者的存在。

  还是从维多利亚口中听到的。

  当时夏天曾经提出质疑。

  既然守护者那么强大,而且人数众多。

  为何在建国之前,非常动乱的那一段时期,守护者没有出面保家卫国。

  维多利亚告诉他,守护者当然出面了,只是少有人知道。

  虽然表面上是八国联军入侵,可是在这些国家身后,同样有数不清的超级高手。

  那时候的华夏,真的是在和整个世界为敌。

  守护者是很强大,可又怎能强得过那么多国家高手的联合。

  而那一次,也被称之为圣战!那次圣战持续的时间很长,从民国动乱直至建国才结束。

  不夸张的说,守护者的确为这个国家出过大力。

  这也是守护者能威慑全世界的缘故。

  回归正题。

  “那一段期间的圣战,不仅守护者联盟,各大古武门派全都参与了,但是再此期间发生了一件大事,古武门派出现了一个叛徒,不知八国高手给了什么让他动心的利益,以至于这个叛徒设下圈套,坑杀了一大批古武高手。”

  夏无忌的声音传来,又道,“当然,当时并没有任何证据是他做的,可是对于古武门派而,很多事情不需要证据,逼迫天山派的那一代掌门,将叛徒的武功废了。

  没错,他就是摇光,也是天山派的弟子。”

  闻。

  夏天的神色之间为之一凛。

  天山派?

  怎么又涉及到天山派了。

  “当时若非那一代天山派掌门力保,摇光极有可能会被击杀,但最终只废了他的武功,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几年之后他出现了,不仅武功恢复,而且变得更强。”

  夏无忌的神色之间甚为复杂,“回来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宣告,自己并不是叛徒,是有人故意陷害,所以,他展开了报复,不仅将当时指责他的数十个高手逐一击杀,更是杀了那一代天山派的掌门。

  之后的几年,他便大杀四方,没有人是他的对手,那一段期间,整个古武界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而摇光也因此而天下无敌。”

  她深深呼出一口气,“若是论起来的话,你母亲,君临,以及摇光,都是天山派的弟子。”

  夏天皱起了眉头,“过去这么多年了,他还活着?”

  “肯定活着。”

  夏无忌点点头,“突破先天,活个一百多岁绝不是问题,更遑论,此人极有可能突破到了传说中的至虚境,寿命只会更长。”

  顿了顿,他补充道,“突破先天……也就是至圣之后,会有九个阶位,但这个九个阶位极难突破,可谓一阶一重天,就像是至圣一阶和至圣二阶,虽然相差一个阶位,但彼此的战力却相差极大。

  而至圣六阶,则被称之为一道巨大的天堑,因此在第六阶,又被称之为至虚,至虚究竟有多强,我也没见过。”

  “而在当时,你的母亲已经达到了至圣第五阶,年仅二十岁的五阶高手,以她的才情和天赋,突破六阶只是时间问题。”

  夏无忌直视着夏天,语态森然,“事实上,与其说是君临在算计你母亲,不如说是站在他身后的摇光,他怎么能允许有人能威胁到他的地位。

  当初你母亲展露天赋的时候,摇光就曾出现了,想要收她为徒,但你母亲毫不犹豫拒绝了……”剩下的话没有说。

  但夏天完全可以想象其中牵扯的恩恩怨怨。

  “试剑天下后,你母亲拒绝成为天山派掌门,而是入驻守护者联盟,准备成为新一任盟主,那时候君临也是盟主有力的争夺者之一。

  所以才有了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夏天心绪之中荡起道道涟漪。

  他没想到其中牵扯的竟然这么深。

  终于也明白,为何君临这么想杀死自己的原因了。

  思绪间,夏无忌的声音传来,“夏天,我和你说这些,并不是打击你,而是让你明白敌人的强大,不要气馁,你拥有至尊戒,如今又突破至圣,到了现在,别人眼中的关卡对你而,都不是问题。

  而且我知道,你不仅有拥有至尊银戒,阳戒也被你得到了,此外,河洛书,阴阳符和聚星盘也在你手中吧?”

  嗯?

  夏天抬起头,面色错愕。

  “我是从千云口中得知的。”

  夏无忌的面色变得极为认真,“夏天,这些年来,千云虽然遵循着你父亲的计划,但他也为你做了很多。

  当初你不知情怨怼他,我不怪你,但如今你不能再有这样的情绪了,他也一大把年纪了,至今未娶,事实上,你父亲留下的后手之所以能运转,其实一直都是他在暗中出手,他是你亲舅舅啊。”

  “我……”夏天张了张嘴,而后重重点了点头,“我明白,我都懂了,我会专程向他道歉。”

  “呵呵,道歉就不必了。”

  夏无忌笑着摆摆手,“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喊他一声舅舅,他比什么都要高兴。”

  夏天默然。

  “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也别想着对付摇光。”

  夏无忌说道,“你现在还入不了摇光的眼,只有杀了君临他才会出现,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我知道了。”

  夏天深深呼出一口闷气,而后轻声问道,“大裂谷我知道,既然我母亲她已经达到了至圣第五阶,她从大裂谷跳下去,会不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夏无忌摆摆手,“但你别忘记了,当时你的母亲已经筋疲力尽了,而那道裂谷深不见底,别说你母亲的状态,就是摇光跳下去也十死无生。”

  夏天暗中叹了一口气,嘴角苦涩。

  “这几天你且休息,我也有点事情要办。”

  夏无忌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何尝没有期望和侥幸过。

  但事实总是无情的。

  “等我办完事情,我带你回一趟夏家。”

  说到这里,她的眸子中闪现厉色,“哼!具体我就不说了,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回事。”

  夏天亦没有多问,默默的点了点头。

  根本无需详加推测,就知道其中肯定还牵扯着家族内部的恩恩怨怨。

  “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夏天张了张嘴,忽然想起维多利亚曾经和自己说过的话。

  当时夏无忌让维多利亚传话……让夏天不要恨自己。

  而夏无忌说了这么多,却是没有说出关于自己当年的事情。

  她为何会被挑断脚筋,又为何被囚禁雾谷……其中定然有不为人知的隐秘。

  “当年您……”“怎么了?”

  “没事,我没有问题了。”

  夏天摇摇头。

  看他如此,夏无忌眼中闪现一缕异色。

  “既然如此,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她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你的底子还是太弱了,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吧。”

  夏天站起身,深深看了一眼夏无忌。

  “姑姥姥,那我走了。”

  夏无忌身形微不可查一僵,旋即绽放微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