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981章 坟墓?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福临门酒楼。

  夏天和第二夜相对而坐。

  一边闲聊,一边吃着桌上的美食菜肴。

  “大华娱乐公司就是这么个局势,是周家最为鲜美的一块蛋糕,但现在内部纷争很厉害。”

  顿了顿,第二夜端起红酒轻轻抿了一口,又道,“总体而分外两派,一派倾向于白家,另一派顾家和楚家……顾家和楚家在大华娱乐并没有股份。”

  她直视着夏天,眼眸闪现一抹异样,“他们两家的股份都给了我,名义上,我是大华娱乐最大的股东。

  所以在很多人眼中,我的靠山就是顾家和楚家。”

  夏天点了点头,反而好奇的问道,“那个女星是韩晶晶吧,我记得他以前靠着周家,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你看到了?”

  第二夜有些诧异,旋即恍然,笑道,“韩晶晶的运气还算不错,我记得当初我还打过她一巴掌呢,呵呵呵,她现在靠上了白家,刚才那个就是白向东的哥哥白向明。”

  未说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他会不会认出你了?”

  “有可能。”

  夏天随意说了一句,并不放在心上。

  “呵,希望他有自知之明吧。”

  第二夜也深以为然的附和一句。

  相比于别人,她对夏天更加有信心。

  白家?

  港城豪门?

  呵呵。

  在地下世界霸主面前,真的不算什么。

  “诺。”

  夏天似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摸出一个新型的礼品盒递了过去,“生日快乐。”

  “哎呀,你这人,现在正吃饭呢,怎么在这种地方送礼物。”

  第二夜有些无语,但俏脸上仍然掩饰不住一丝喜意,嗔怪一句,接过了礼物,嘀咕道,“一点都不浪漫。”

  话虽如此,她仍然迫不及待拆开包装,且打开了盒子。

  里面静静躺着一副晶莹剔透的耳环,折射着仍然沉迷的光线,看起来甚为瑰丽。

  “真漂亮,这是……粉钻?”

  第二夜惊讶的抬起头,一双美丽的眸子变得亮晶晶。

  “咳……好像是吧。”

  夏天有些不确定。

  这个礼物并不是他买的,而是雷霆代劳……夏天只知道是一副耳环。

  “谢谢,我很喜欢。”

  第二夜深深看了一眼夏天,眼眸蕴着一汪秋水,甜蜜极了。

  然后。

  她将自己耳朵上原有的耳环摘下来,径直将礼物盒中的耳环戴了上去。

  “好看吗。”

  “好看。”

  第二夜顿时喜不自胜。

  没办法,两人的性格注定不会出现寻常恋人那般缠缠绵绵和打情骂俏的桥段。

  都是痛快人。

  随后继续吃饭。

  不过夏天的心绪却是有些复杂。

  难道我有人渣属性?

  这个念头是最近才生出来的,且让他有些纠结。

  为了能够报仇,一直以来,夏天就像是黑暗中的幽灵一样,不断壮大着自己,不断寻找着线索和真相。

  他真的没考虑过交女友结婚之类的想法。

  但是。

  在他的内心深处,已经隐隐承认了,柳清清就是他现在的正牌女友。

  可秦岭,仙蒂,洛千金,月亮等人的暧昧关系,又让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还是那句话,夏天不敢说爱上她们。

  但要说不喜欢,不在乎,那是骗人的。

  就如同秦岭的忽然离开,更让夏天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也如那天,第二夜曾对他说,自己当个朋友和情人还可以,但做男人就不够资格了,太花心。

  当时夏天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所以才毫不犹豫答应来港给第二夜过生日。

  “对了,楚凤还向我问过你好几次呢。”

  第二夜的声音传来,眼神意味深长,“今天晚上她也会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如果见到你的话,她应该很高兴。”

  “楚凤?”

  夏天愣了愣,开始装傻充愣,“楚凤是谁。”

  “且。”

  第二夜投来一个鄙夷的卫生眼,倒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因为夏天的缘故,她不仅靠上了顾家和楚家,更是和楚凤这个港城商业女王成了好朋友。

  周家为什么完蛋。

  还不是因为周显鸣那个老混蛋,雇佣杀手去杀楚凤,让她出了车祸,险些香消玉损。

  而夏天一怒之下,直接把周显鸣打成了死狗。

  而且动用度人经的威能,让周显鸣自曝曾经做下的各种犯罪事实……如今已经被判了重型。

  夏天离开港城的时候,楚凤仍然陷入昏迷,但是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后来痊愈便与第二夜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我和楚凤没什么。”

  夏天难得解释一句。

  他说的是事实。

  在他眼中,楚凤是自己的恩人。

  夏天也绝对不会存有别的想法。

  至于楚凤怎么想,那就是不是他能阻止的。

  ……金辉私家医院。

  白向东躺在病床上,双腿裹着厚厚的石膏。

  经过手术,他的双腿保住了,若是痊愈的话,并不会留下多大的后遗症。

  可是对于白二少而,至少半年内不能碰女人,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

  此刻,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脸上的表情顿时阴冷的吓人。

  忍不住问道,“老豆,谁的电话啊,发生什么事了?”

  床前站着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者。

  老者脸如刀削,眼眶四陷,那双眸子透着摄人心魄的凌厉。

  正是白家家主,也是白向东的父亲,白嘉荣。

  听闻儿子的话,他深深呼出一口冷气,“你哥的电话,他告诉我……打你的那个小杂种来了港城,现在和第二夜在一起。”

  闻。

  白向东眼睛顿时瞪大,紧接着面目狰狞,咬牙切齿,“他来港城了?

  还和第二夜在一起?

  老豆!绝不能放过那个小杂种,你一定要给我报仇啊!”

  白嘉荣的脸色阴晴不定。

  没有说话。

  他还在想着白向明刚才在电话中说的话。

  这件事究竟是巧合,还是别有用心?

  他自然知道第二夜。

  可凭着一个第二夜,敢对白家出手?

  仰或是,顾家和楚家在背后推动?

  各种念头在脑海中涌现,白嘉荣最终摇了摇头。

  从内心而,他更倾向于巧合。

  “老豆,这件事明显是第二夜那个贱人在设套,让我钻进去,她是在针对我,也是在打我们白家的脸,如果就这么算了,只会让人笑话,也会让那个贱人得寸进尺……”见到白嘉荣不说话,白向东当即煽风点火。

  他还不算蠢到家。

  那天夜里,只有夏天出现,第二夜并未现身。

  可现在夏天却和第二夜在一起……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个阴谋。

  “我自有主张。”

  白嘉荣的眼中涌现着阴霾,声音平静,却冷的可怕。

  “最好是巧合,否则的话,我不介意让港城成为他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