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997章 白嘉荣的愤怒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白向明身为白家大少,表面上是温文尔雅的豪门太子。

  但他绝不缺乏该有的手段。

  心狠手辣,心机深沉。

  这就是外界给他的评价。

  他杀过人。

  而且不止一个。

  只是——刚才的一幕,彻底颠覆了他对杀人的观感。

  在他眼中,夏天不是在杀人,而是屠狗宰鸡。

  “不要杀我……”眼看着夏天走来,他手托着地面向后移动,像是一个弱者般,眼中全是恐惧。

  再也不复初时的嚣张与狂傲。

  他怕了。

  真的怕了。

  “你弟弟白向东想要潜规则一个女孩,那个女孩不仅是选秀节目的选手,还是我妹妹的同学的一个姐姐。”

  寂静之中,夏天的声音忽然响起。

  白向明身形一僵,茫然抬起头望去。

  或许是背光的原因,无论怎样努力,他也看不清那张令他心惊胆颤的脸颊。

  唯有一双眸子的冷光让他无比心悸。

  夏天缓缓俯身,语气分外平静,像是和老友聊天,“我替朋友出头,不为过吧。

  当然,你们白家若要报复,我也全都接着。”

  顿了顿,他轻声说道,“来到港城后,得知你们白家和第二夜之间的矛盾,我也没打算做什么,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的规则,我也乐得看一场商场之间的精彩纷争。

  但是,你们不该破坏规则。”

  咕咚。

  耳畔响起夏天的话,白向明喉咙滚动,脸色惨白无有一丝血色。

  “你不该绑架关小米,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你说,你该不该死!”

  “啊……呃!”

  白向明口中哇哇叫着,想要说什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

  “哪怕你对付我,对付第二夜,都没问题,可你们为什么要把一个无辜的人牵连进来呢,还有在太平山上,那么多无辜的路人中枪,你们难道就没有一点点愧疚吗?

  嗯!你们的还是人吗!”

  “砰!”

  感觉到夏天越来越森然的杀机,白向明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他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趴在地上,不停以头触地,“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这不是我的主意,是我爸的计划……不,不不不,除了我爸还有穆家,还有穆家……”嗯?

  穆家?

  夏天眉头微皱。

  他刚要询问,忽地,白向明身上传来手机急促的嗡鸣声。

  反观白向明,听到铃声,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仙乐。

  他快速摸出手机,祈求看着夏天。

  “真的和我无关,不信你问我爸……”“呵。”

  夏天笑了,接过手机,按下接通键。

  “阿明。”

  甫一接通,听筒中传来白嘉荣低沉的声音,“事情办妥了吗?”

  “让你失望了。”

  夏天淡淡说道。

  嗯?

  愕然听到夏天的声音,电话那头的白嘉荣不由一凛,“你……你是谁!”

  “呵呵呵呵。”

  夏天轻笑起来,吐出三个字,“你说呢。”

  咯噔!白嘉荣心下一沉,呼吸变得沉重起来。

  “爸……救我,救我我爸……”求生的让白向明凄厉大叫起来。

  “聒噪!”

  夏天冷喝一声,抬腿一脚蹬在白向明脸上。

  砰的一声。

  巨大的力道让白向明仰面翻到。

  整张脸像是被铁饼狠狠掼上一般,鼻梁断裂,口吐鲜血,迅速变形肿胀起来。

  “住手!给我住手!”

  听筒传来白向明的惨嚎,白嘉荣终于变了颜色,当即大喊道。

  “你说住手就住手,你算个毛!”

  夏天猛地站起,对准地上的白向明就是一阵狂踹,白向明惨叫更甚。

  但这家伙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捂着脑袋蜷曲着身体,口中却凄厉大吼,“小杂种,你死定了,我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哈哈。”

  夏天嗤笑一声,声音却冷得可怕,“听到没有,他说你不会放过我呢。”

  “你,你想怎么样!”

  白嘉荣愤怒的声音自听筒中传出,“放了我儿子,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

  夏天没有回答。

  弯腰捡起地上一把短刀。

  “你……你要干什么……不,不要过来……”白向明凄厉大叫着,用尽所有力气挪动着身躯。

  电话那头,白嘉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同样大叫起来,“住手,立刻给我住手,你……”噗。

  刀光闪动。

  短刀毫不留情扎进白向明的肋下。

  “嗷……”骤然的疼痛让白向明凄厉惨嚎,满头豆大的汗珠滚落。

  “噗。”

  夏天脚尖一踢,地上又一把短刀飞射而来,重重刺在白向明的大腿上。

  “白先生,不必紧张,我只是捅了你儿子两刀而已,他暂时死不了。”

  夏天的语气平静的让人心悸。

  下一秒。

  骤然冷喝。

  “杂种!你现在可以为自己准备一副棺材了,至于你儿子,就不必了,他会死无全尸。”

  话落的瞬间,夏天一腿甩出,空气扭曲噼啪脆响。

  “啊……砰!”

  白向明的惨叫戛然而止。

  啪!对面,手机从白嘉荣手中跌落地上。

  他的脸色煞白无血。

  紧接着反应过来,赶忙弯腰拿起手机放在耳边。

  “嘟嘟……嘟……”听筒中传来盲音。

  “杀……杀了你……”白嘉荣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着。

  秃秃的二头上,青筋暴跳,那双凶狠的眼睛,一瞬间满布血丝。

  “我要杀了你啊……”他爆发出一道歇斯底里的怒吼,“杀了你啊……”砰!房门立刻被推开,一群黑衣保镖冲了进来,都是紧张的表情。

  只是看到白嘉荣并未有什么危险时,皆齐齐一愣。

  “滚!”

  白嘉荣的双眼似在喷火,“给我滚出去!”

  “是,白先生。”

  保镖们面面向觑,赶忙低头退出。

  “向明,我的儿啊……”白嘉荣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被狠狠通了一刀,不断滴血,“你放心,我一定要让那小杂种给你陪葬!”

  他的眼中没有恐惧。

  只有恨。

  刻骨铭心的恨意。

  脸上表情仿佛厉鬼。

  过了许久。

  他才将悲痛和恨意强行压下。

  然后拨通了一个号码。

  “白老哥?”

  接通后,电话对面传来穆向荣的声音。

  “计划失败了。”

  白嘉荣摇了摇头,声音之中带着浓烈的恨意,“我儿子向明可能也被杀了。”

  “什么?”

  穆向荣一惊。

  之前在凌霄阁的时候,他已经知道白嘉荣的后备计划。

  绑架第二夜看重的一个女孩,以此来胁迫。

  而且计划已经成功了。

  据说夏天和第二夜已经答应去赎人了。

  怎么就……失败了?

  “具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向明落在了对方手中,而且……在和我童话中杀了他……”白嘉荣的双眼仿佛要滴出血一样,声音冷得不寒而栗。

  “穆老弟,那个杂种极有可能知道你也参与此事了,你要小心一些。”

  穆向荣瞳孔一缩,“谢谢老哥告诉我这些。”

  “你我在这件事上利益一致。”

  白嘉荣冷漠的说了一句,又道,“不要掉以轻心,我希望老弟尽快来我这里一趟,我们拿出一个章程,一定要将那个小杂碎千刀万剐,否则的话,死的就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