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998章 结局已注定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998章结局已注定

  “啪。”

  夏天将手机丢在地上。

  又低头看了一眼变成尸体的白向明。

  随后,他迈步走至集装箱近前,伸手敲了敲铁门。

  里面传来响动,铁门被推开一扇,第二夜抱着关小米走了出来。

  “我让她暂时睡过去了。”

  走至外面,看到满地的尸体和鲜血,饶是第二夜早有准备,脸色也不自禁发白,胃部一阵翻涌。

  夏天沉默着。

  眯着眼睛望向被第二夜抱着的关小米。

  她双目紧闭,但眉头却凝蹙着,仿佛做着什么不好的噩梦。

  白皙额头上的伤口依旧在向外渗透着丝丝血迹。

  抬起手,轻轻抚摸额头,神秘能量化作丝丝涓流灌注其中。

  片刻后松开手,他深深呼出一口气,说道,“你先带她离开,我处理一下尸体。”

  闻。

  第二夜眸光闪烁一下,欲又止。

  “现在我已经不适合出现在你身边了。”

  夏天淡淡道,“回去之后注意保护好自己。此外,查一下白嘉荣的动向,如果有确切消息立刻通知我。”

  白嘉荣肯定不会等着夏天去杀。

  哪怕夏天刻意将他激怒,只怕也不会在原先的住所。

  所以夏天准备将自己当做诱饵。

  “对了,如果查不到白嘉荣的下落,查一下穆家。”

  “穆家?”

  第二夜一愣。

  夏天道,“这次出手的不止白家,还有穆家。我和穆家有过节。”

  顿了顿,特意解释道,“穆家的穆东是我杀的,还有个穆天,也曾被我打残过。”

  嘎?

  第二夜一呆。

  她自然听说过这件事。

  穆家二公子在外面被人杀了,当时曾引起圈内的轰动。

  竟然是……夏天干的?

  第二夜的神色之间有些古怪。

  “走吧。”

  夏天挥挥手。

  “你也小心一些。”

  第二夜没有磨蹭,依旧抱着关小米大步向外走去。

  待她离开之后,夏天开始处理地上的尸体。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夏天也离开了此地。

  坐在出租车内,沉吟片刻,他拨通了一个号码。

  “玛姬,把港城的蛛网地点告诉我。”

  九大霸主势力,之所以是霸主势力,不仅仅是里面高手如云,有霸主震慑八方。

  霸主势力真正强大的地方,其实在于情报网络。

  但凡全世界的大中型城市,几乎都有情报收集的联络点。

  当然。

  也只有霸主势力雄厚的人力物力,才能一直运转这样的系统。

  除了岛国那次之外,夏天很少亲自接触情报人员。

  并非他拿捏身份。

  相反,就是因为霸主的身份太过特殊和敏感了,很容易被别的霸主势力察觉,从而被对方剿灭己方势力的情报系统。

  这种暗战一直存在。

  也是霸主势力之间一种默契的规则。

  没有哪个霸主势力,愿意看到在自家地盘上,有别的势力在收集自己的情报和动向。

  挂断电话后,夏天报出一个地点。

  约莫四十多分钟后,出租车再次来到了铜罗湾。

  最后停在一家名为天空的酒吧门前。

  对于遍地都是酒吧的港城而,这家酒吧只能算中低档。

  此时已晚上八点,酒吧的生意相当不错,几乎人满为患,客厅门激情高涨,碰杯声,吆喝声络绎不绝。

  舞池里,身份各异的男男女女相互紧挨着,在重金属音乐下疯狂扭动身体,仿若群魔乱舞。

  夏天进入之后,直接要了一间包厢,点了一杯鸡尾酒,随后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十多分钟后,包厢外面传来敲门声。

  夏天道了一声进,包厢门被推开,走进一位约莫三十多岁戴着眼睛的青年。

  “请问您是……”

  青年小心翼翼的询问,神色之间也浮现一抹恭敬。

  像他们这种底层情报人员,虽然都是人世间的成员,但事实上,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夏天。

  这种情形并不足奇,绝大多数霸主势力都是如此。

  夏天也没有挑明身份,说道,“我姓明,明天的明。”

  顿了顿,开门见山道,“我要知道白家白嘉荣和穆家穆向荣的动向,最好能查出他们的落脚点,越快越好。”

  沉吟一下,他又道,“知道今天太平山发生的枪战吧?”

  闻。

  青年一愣,赶忙应声,“知道,据说是黑帮火拼,三水会死了不少人,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不过三水会的大佬荆诚在一个小时前已经被保释了。”

  夏天摸了摸下巴,沉思着。

  几秒之后,他问道,“能查到他的落脚点吗?”

  青年几乎没有犹豫,“或许白嘉荣和穆向荣的动向需要费电时间,但荆诚这样的黑帮大佬,只要详细打探,应该没问题。”

  ……

  晚上十一点半,夏天离开酒吧,打车直奔半塘庄园。

  “啧啧,小伙子,家住半塘?还是有亲戚在那儿?”

  司机是个话痨,听闻目的地后便打开了话匣子,同时透过后视镜打量夏天。

  “家在那儿。”夏天随口敷衍道。

  “了不得啊,小伙子家里条件肯定非常好,能住半塘庄园的,可都是非富即贵,那地段,就是有钱都买不起。”

  夏天笑了笑,不再搭话。

  看他如此,司机也识趣的不再开口。

  四十分钟后,出租车停下。

  “小伙子,我只能送你这里了,再往前,外来的车辆不让进。”

  司机显然不怎么相信夏天的话,“这里的住户一般都有车接送,谁家还没有个司机啊,你这样的很少见喽。”

  夏天再次一笑,付钱下车。

  前方不远是路卡,过了路卡还要穿行几百米的花园区,才能到半塘庄园的住宅区。

  路卡的保安都是彪形大汉,统一着装,配备着警用橡胶辊,很负责任的检查着出入的车辆。

  这些自然拦不住夏天,并没有惊动保安便进入了花园区。

  一路穿行。

  最后来到了住宅区。

  他看着别墅群中的灯火辉煌,回忆着脑海中的信息,随后化作黑夜中的幽灵,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不过片刻,止步于一片庄园式别墅前方。

  别墅中灯火通明,而在四周明里暗里人影绰绰,更时不时可以看到一队队大汉牵着狗四处巡逻。

  “呵,还挺小心的。”

  夏天轻笑一声,而后像是幽灵一样无声无息潜入进去。

  ……

  在白嘉荣和穆向荣看来,双方的仇恨已经到了名面上,而且不死不休。

  所以两人商量着该怎样对付夏天。

  谋定而后动。

  这是他们一贯的作风。

  可是他们并不清楚,自己破坏了规则预示着什么。

  结局已经注定。

  因为。

  他们面对的,不仅是规则的制定者,也是规则的践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