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06章 夏天的实力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能看得出来,这些忍者虽然诡异,但绝没有那天晚上遇到的那个女人厉害。

  确切的说,忍者在岛国的地位,就像是华夏传统武术一样。

  很多人认为,华夏的传统武术根本没有多少实战能力,甚至可以说是华而不实。

  但了解内幕的人却知道,在华夏的深山老林中,的确存在着非常强大的古武者。

  这样的例子也如岛国的忍者。

  岛国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将忍者包装了杀手一样职业,更善于将自己和外界环境融为一体,在动静结合之间完成任务。

  他们所讲究的是食,香,药,气,体等锻炼方法。

  以上这种,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忍者,他们所谓的忍术连皮毛都不是。

  可是不能否认,岛国有真正的忍者。

  这些忍者需要天赋,会施展一种诡异的秘法,仿佛真的就凭空消失和出现一样。

  下忍,中忍,上忍,人忍,地忍,天忍,就是这些忍者等级的划分。

  而且在天忍之上,还又传说中的无极忍者。

  上次遇到的那个女子,已经无比接近天忍境界了。

  但眼前这些人,至多就是中忍到上忍之间。

  对于寻常人来说,他们现在突兀消失,简直可以用神乎其技来形容了。

  只可惜,他们面对的是夏天。

  “哧!”

  夏天的身形在黑暗中连续闪动,向着一处接近而去,挥动手中武士刀,一道冷光爆出一片璀璨的刀幕。

  噗。

  一刀封喉!

  血光在空气中迸溅,夏天飞退,并未沾染半分血迹。

  一名忍者从树后跌落,喉咙破裂,摔倒在地上。

  没有完。

  斩杀这名忍者之后,夏天脚下垫步,身形虎跃半空,刀光犹如一道劈舞着的闪电,直劈黑暗中的一处。

  这一切快如电光一般,长刀劈斩的同时,一道黑色影子在灌木丛中缓缓蠕动。

  这名忍者还算机警,并未因事情的突然而慌乱,本能的快速后退,试图躲避。

  “砰!”

  却不想沉坠中的夏天,身体猛然在空中一滞。

  在这短短的一瞬,他扭腰摆腿,左腿似重若万钧,势大力沉的一脚,狠狠甩在对方的前胸。

  喀嚓。

  清脆的骨裂声在黑暗中分外刺耳。

  剧痛让这名忍者五官扭曲起来,他张开嘴,似想要预警。

  但是,仍然晚了。

  手中长刀冷光灿灿,宛如天刀一般划破虚空而来,随着森寒冷光一闪而过,这名忍者的头颅斜飞出去,带起大片血雨。

  夏天如飞后退。

  砰。

  就在落地的瞬间,手中武士刀猛力横扫,化作一道寒光,直接扫过一大片灌木丛。

  噗。

  仿佛喷泉一般,一道血箭从灌木丛中喷射,看起来可怖极了。

  转瞬之间,五名忍者暴毙而亡。

  嗖嗖嗖。

  三道黑色残影连续闪过。

  这一次,他们不在隐藏身影,而是像潮水一般潜入黑夜,想要退走。

  “想走?都给老子留下吧!”

  暴怒中的夏天怎么能让他们轻易离开,身形一闪,仿佛瞬移一般,刹那间便追了上去。

  嗤嗤嗤!

  霎时。

  一片璀璨的刀光像是漫天星辰坠落一般,瞬间将三人笼罩其中,刺破空气的音爆在黑夜中分外刺耳。

  这是一副让人吃惊的画面。

  看不到人,只有森寒的刀光在激荡。

  远远望去,仿佛一片刀幕笼罩了这片区域,又像是黑夜中突然亮起了冰冷的火焰。

  噗噗噗。

  血光不断喷溅,伴随着几声戛然而止的惨叫声。

  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刺鼻的血腥味随风而动。

  嗤。

  冷光消失。

  长刀滴血。

  夏天伫立此间,顾目四盼,犹如杀神走人间!

  几乎眨眼间,前后总共出现的八名忍者,全都被斩杀的干干净净。

  但夏天没有丝毫得意。

  相反,他陷入了迷雾之中。

  张平安的人没来,但岛国忍者却出现了。

  两者之间有没有关联?

  如果有,张平安又扮演着怎样的身份,竟然能接触到真正的忍者。

  若是没有……又是谁在背后出手!

  一时间,各种念头纷沓而至。

  思绪许久,夏天长长呼出一口气,摇摇头,将所有武士刀收拢起来,全都扔进了湖水之中。

  接着,他又将八具尸体拖入灌木丛中,并排摆开,从兜里摸出一个银质小瓶。

  小瓶只有拇指粗细,呈椭圆形,开启密封,微微倾斜。

  滴答。

  一滴不知名的液体滴落在其中一具尸体上面的伤口处。

  “滋滋兹……”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这滴液体仿似有着极其恐怖的腐蚀性,仅仅一滴,这具尸体瞬间冒起阵阵轻烟。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着。

  血肉,骨骼,五脏,表皮……眨眼间,尸体消失不见,只有一袭黑衣飘落在地上。

  腐尸水,寻常人或许只有在影视中才能看到,但对于常年混迹于西方地下世界中的人而,这些并不足奇。

  甚至各国的特工系统都有类似的强力化学药水,是毁尸灭迹的必备之物。

  将所有尸体消融后,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非常认真的消除着所有的蛛丝马迹。

  做完这一切,夏天犹如幽灵一般离开了公园。

  当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两点。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柳清清竟然还没有休息,蜷缩在沙发上看电视。

  夏天挑了挑眉头,挨着她坐下来,见柳清清眼神愤怒的瞪着自己,当即递上一个关心的眼神。

  “怎么了老柳?这么晚了还不睡?”

  闻。

  柳清清气的牙根痒痒,真想扑上去在这混蛋脸上挠两下才算解恨。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不知廉耻的。

  这个狗东西在公司故意趴到地上说自己……走光了!现在竟然若无其事,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滚!臭流氓!”

  柳清清啐了一口,像个发怒的小雌豹,她也不知道自己个怎样的情绪。

  从遇到这个狗东西开始,自己就一直吃亏。

  以前在办公室被当场抱大腿,后来浴室又被看光光,而今天……这个狗东西干脆不要脸了。

  一想到当时,这个混蛋趴在地上,抱着自己双腿,脑袋向上一脸惊讶的表情……柳清清就感觉自己浑身都滚烫起来。

  以她的性格,若是敢有人如此做的话,早已经报警抓人,而且会狠狠的报复。

  可是她十分清楚,自己虽然羞愤,但从来没想过和夏天决裂。

  甚至,现在已经养成了某种习惯。

  若是晚上夏天不回来的话……她会睡不着。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耳边又传来夏天惊讶的声音。

  “老柳,你是不是病了,你的脸好红啊,红扑扑的……”

  “滚!狗东西!”柳清清一声河东狮吼,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情绪,吼完之后,站起身哒哒哒走向自己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