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013章 城府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面对这一刀。

  夏天的瞳孔缩成了针芒状。

  死亡的阴影浮上心头。

  一刀封绝十方。

  “轰”这一刀太过沉重了。

  刀还未落。

  大地已然崩裂开来。

  附近的地面不断爆碎。

  一道道裂纹像是蛛网一般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夏天的神色格外的凝重,不敢有丝毫大意。

  但他并不惧怕,双眸似星辰一般璀璨,滔天的战意爆发而出。

  轰。

  他像是觉醒的战神一般,通体透发刺目的星星点点,而后犹如水银一般连成了一片,如同远古甲谓披在身上。

  封神的另一种形态。

  不止如此。

  这一刻的夏天心中一片空灵。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眼前消失了。

  眼中唯有那从天而降的一刀。

  缓缓地。

  身上的甲谓再次流转开来,尽数蔓延到了蛇刀之上。

  他慢慢的劈出了一刀。

  不是九阳荡魔诀的三大杀式,也非至尊戒中的绝招。

  这完全是一种奇妙状态后,凭着本能推出的一刀。

  一记神来之刀。

  嗡。

  流转到蛇刀刀身上面的神秘能量,脱离刀身。

  在半空形成一个巨大的太极圆。

  黑白二色,中间阴阳鱼,极具旋转。

  下一秒,太极圆变成了灰蒙蒙一片,仿佛重演了混沌。

  哗啦。

  巨刀斩在了上面。

  没有想象中激烈的大碰撞。

  也没有骇人的能量骇浪动荡。

  这一幕,像极了龙吸水。

  完全由罡气凝聚的巨刀,穿行撕裂的空气,无声无息落入了灰蒙蒙的圆圈之内。

  君临一愣。

  紧接着脸色大变,瞳孔皱缩。

  嗖。

  身形爆退。

  夏天同样如此,想也不想,身躯侧转而退。

  但是。

  依旧还是晚了。

  灰蒙蒙圆圈,仿似吞噬一切的黑洞,将巨大的蓝色刀罡尽数吸摄。

  但也似乎达到了极限。

  嗡!巨大圆圈发出一声嗡鸣,而后溃散开来。

  并没有如之前那般发出爆裂的彻响。

  但是这种嗡鸣就像是核弹爆炸一般,落在耳中是一种诡异的声音。

  紧接着,一道无法形容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所过之处,无论是院墙还是树木,尽数在无声无息间被摧毁。

  砰!夏天更是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身形不受控制横飞在了半空。

  当他重重落到地上后,连续喷出三大口鲜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比之夏天,君临反应更快,冲击波也仅仅崩裂了他的绝对防御,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但他脸上没有丝毫得意。

  反之,神色之间凝重到了极点,眼中的杀意几近化作实质。

  若是之前,他只是想小小教训一下夏天的话。

  那么此刻,就是真正的杀意。

  方才那一招,竟然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他没有立即动手,凌厉的双眸凝视着摇摇晃晃站起身的夏天,“那一招是什么来历,也是至尊戒中的招式吗?”

  夏天手持蛇刀,横在身前,不语。

  “既然如此,那你今日就去死吧。”

  君临身上的气势陡然暴增开来。

  这一刹那,整个人仿佛高大了无数倍,仿佛一尊巨大的战神出现在那里,带给人无比强大的压迫感。

  夏天亦是没有犹豫,五指并拢在一起,指尖几根银针闪动。

  啪啪啪。

  被他快速拍进了身体的几个窍穴之中。

  霎时。

  他的身躯也爆发一道无比磅礴的气势。

  看到这一幕,君临先是一愣,继而嘴角微不可查一抽。

  银针刺穴之法。

  他当然知道。

  这本就是他的秘法。

  当年故意让夏天得到……为的就是阻止他踏入至圣。

  他很清楚这种秘法的威能,只要不死,便能一直战下去,直至耗尽生命力。

  “好好好,银针刺穴,今天我就打爆你。”

  话落之后,他再次虚空一抓一握,嗡的一声,一柄蓝色长剑凝聚成型,被握在手中。

  空气凝固压抑。

  杀气冲天。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忽地响起。

  “君临,你也是活了几十岁的人了,这样欺负一个小辈真的好吗,要不咱俩练练?”

  听到这声音,君临的眼眸山岩一抹异样,继而变得幽暗而深邃。

  “我还在猜测,这次究竟是谁护在他身旁,没想到是你这个老家伙。”

  一个身形瘦弱,穿着邋里邋遢的老者,拄着一根树枝做成的拐杖,缓缓自黑暗中走来。

  看到他,夏天眼睛一亮。

  竟是那个老乞丐,也是冯天鹏的师傅。

  当然,现在夏天也知道,他还是曾经当过天山派的一任掌门。

  “嘿嘿嘿。”

  老者扣了扣鼻子,而后屈指一弹,嬉笑看着君临,“我可没有护着他,我只是路过,真的,骗你的话,你是我孙子。”

  “老家伙,少给我来这套。”

  君临明显认识老乞丐,盯着他,“即便你出现又怎样,就算是长安李老鬼,还有那个守墓人,你们三个一起出现,能拦得住我杀他吗?”

  “谁知道呢,又没试过。”

  老乞丐依旧嘻嘻哈哈,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要不我和这小子联手,咱们三个先打一场。”

  顿了顿,立刻道,“我刚才说的是实话,并没有暗中保护这小子,而是跟着你来的,嘿嘿嘿,你没发现吧。”

  嗯?

  君临瞳孔一缩,紧紧盯着对方,“你还知道什么。”

  “该知道的都知道。”

  说完,老乞丐有些不耐烦的摆摆手,“既然我来了,自然不可能让你杀人,咱也别浪费口水浪费时间了,你赶紧走吧。”

  闻。

  君临的嘴角再次微不可查一抽。

  感觉有些下不来台。

  但他到底不是寻常人,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容,盯着夏天,“夏天,这次算你运气好。”

  顿了顿,他的眼神意味深长,瞟了一眼老乞丐,又看向夏天,“我们很快会见面的,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话落之后,气势收敛,又深深凝视一眼夏天,转身就走。

  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唉。”

  老乞丐却是重重叹了口气,没有了之前的嘻嘻哈哈,“小子,别那样看着我,我刚才说的是实话,是暗中跟着君临来的这里。”

  顿了顿,眉宇之间不由自主凝重起来,“君临这个人不仅实力强横,城府更是深沉似海,一般人琢磨不透,他从来不做无聊的事情。”

  闻。

  夏天皱眉,“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的意思。”

  老乞丐斜着眼睛瞟来,上下打量夏天,“在我看来,他和你动手,就很无聊,可他偏偏和你动手了,又说明这是他某个计划中的一环,究竟是什么呢?”

  夏天的嘴角不由一抽,“话不投机就动手了,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哼。”

  老乞丐难得严峻,冷哼一声,“那是你不了解君临这个人,其实吧,君临和你的性格多多少少都有些相似,你们都很聪明,智商很高,也善于用计谋,但是,如果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你们一般都不会动脑子,我说的对吧。”

  愕然听到这句话,夏天一呆。

  下意识摸了摸下巴,仔细琢磨琢磨,还真是这回事。

  老乞丐又道,“小子,不是我小看你,也不是我小看自己,如果君临真要杀你,根本不会等到我出现。

  你是他的棋子。”

  顿了顿,又道,“别那样看着我,你就是他的棋子,我们不过也是趁机在你身上落子而已,他用你来震慑长安李家,震慑你父亲明人留下的后手,让我们不敢轻举妄动,否则,他要杀你,我们真的拦不住啊……这是阳谋。”

  “所以我们一直盼着你能快点增强实力,直至脱离他掌控的那一天。”

  老乞丐抓了抓乱糟糟犹如鸟窝般的头发,眉头大皱,似自自语,“那他这次来港城,又特意和你动手,究竟是什么原因呢,一定有原因,一定……”看他这幅模样,夏天心中一动,“会不会和一个叫柳河山的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