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014章 博弈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河山?”

  当老乞丐听到这个名字后,根本难以掩饰脸上的震惊之色,“怎么回事?

  快和我说说,你从哪儿听到柳河山这个名字的。”

  夏天眼中闪现一抹异样。

  并没有隐瞒。

  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告知老乞丐。

  最后又道,“这件事只怕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阴谋,我猜测白家二少无端跑去内地,也和君临有关,可惜事后被灭口了。”

  “有这个可能。”

  老乞丐眼中闪烁着精芒,“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也值得君临大动干戈了,毕竟是柳河山。”

  “柳河山是谁。”

  夏天忍不住问道。

  老乞丐神色一僵,旋即道,“你自己去查吧,以你的情报信息渠道,想要查出柳河山并不难。”

  夏天皱起了眉头,眼神异样。

  “你那什么眼神?”

  老乞丐不满的望来,“其实你调查不调查柳河山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你又被君临利用了,是他的一颗棋子。”

  “不要转移话题。”

  夏天轻声道,“既然你把君临说的那么可怕,说明这个柳河山也不是易于之辈,而且他们两个明显是仇人,我现在不明白的是,我把白家覆灭了,为什么柳河山还给我留信警示。”

  “那些人的城府不是你能猜测的。”

  老乞丐有些疲惫的挥挥手,“我总感觉这件事仍然没有表面这么简单,你自己小心些吧。

  走了。”

  说罢之后,完全不给夏天开口的机会,身形快速闪动,消失在夜色之中。

  望着他的背影,夏天陷入了沉思。

  还伴随着一种深深的无奈与疲惫。

  以及……无力感。

  哪怕他如今晋升至圣,却仍然没有成为棋手的资格。

  不。

  也许他够资格了。

  只是一些人不允许他成为棋手。

  而另一些人则不敢让他成为棋手。

  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只能让双方……或者几方,形成一个诡异的平衡。

  ……华夏。

  一处不知名山脉。

  山脉中央一座矮山,矮山从山脚到山顶,山体表面,依附着一座古刹。

  一幢幢古香古色的建筑群林立其中,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

  远远望去,恢弘壮阔。

  这是守护者联盟的总部。

  自从有了保龙一族之后,数百年来,这里就是象征着守护者联盟地位不可撼动的总部。

  然而此刻,此地却是喧嚣呈潮,喊杀声震天。

  怒斥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处处闪耀着刀光剑影。

  这里竟然发生了大动乱。

  若是让人看到的话,定然会大吃一惊。

  在这华夏,竟然还有别的势力敢攻击守护者联盟的总部。

  然而这就是事实。

  此刻。

  在一座紧靠山崖的一座宫殿广场,激战依旧在发生着。

  浓郁的腥气扑鼻,鲜血将这片平整的地面彻底染红了,血雾缭绕在山巅。

  残肢锻体到处都是,完全是一副修罗屠场的可怕景象。

  两方阵营依旧在激烈厮杀。

  最引人瞩目的,是一个身形修长身影。

  他赤手空拳,双臂摇动,紧接着血光崩现,徒手裂开了一个守护者的身躯,肝脏等器官留了一地。

  鲜血更是四处迸溅,残忍而血腥到了极点。

  此人穿着黑色唐装,脸上带着一副铜钱面具,赫然是夏天曾经见过的人——那个曾被他疑似为出卖战友迫害师傅的家伙。

  当然。

  夏天并不知道他还有另一个身份。

  柳河山!此时此刻的柳河山,简直强势的一塌糊涂,出手之间冷酷而残忍,周身透发着的气势犹如山岳般不可撼动。

  “死!”

  他冷喝一声,转身挥手扫过一片刺目的匹练,化作一道无比锋利的天刀一般,竟然将身侧三名守护者生生的拦腰斩断了。

  紧接着,他窜入人群,夺过一把染血的长剑,快速挥动,血光不断迸溅。

  每一次精准出手,都会蓬出一蓬血雾。

  这些强大的守护者在他面前,竟然没有一合之敌。

  趁着四周有些慌乱的气氛,他身形腾空而起,近乎飞行般连续踏步,一道剑光直指其中一名中年。

  中年不是别人,正是守护者联盟的三号人物,执法堂堂主,邢剑。

  面对这一剑,邢剑的瞳孔缩成针芒状,身形侧转爆退,如同仙鹤嬉戏一般飘逸。

  但是仍然晚了一线。

  噗的一声,长剑刺穿他的肩胛,又被柳河山一掌震在胸口,整个人横飞半空。

  “堂主!”

  “邢堂主。”

  四周守护者又惊又怒,立即有人冲上前来试图阻挡柳河山,另一部分人则快速冲过去护住邢剑。

  “哼!”

  柳河山冷哼一声,倒也没有继续攻击,而后淡淡道,“停下吧。”

  唰。

  话音落下,正在与其他守护者激战厮杀的一众手下,纷纷跳出圈外,又快速站在柳河山身后。

  而一众守护者亦是如此,皆目龇欲裂盯着对面众人。

  他们作梦都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敢袭击守护者联盟的总部。

  这简直比前段时间雾谷的剧变还有让人惊怒。

  尤其是邢剑,手抚着伤口,怨毒盯着对面,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柳河山!你,你在找死!”

  “哈哈哈哈。”

  柳河山却是大笑起来,声音如刀剑铿锵一般,传来嗡嗡回音。

  “君临现在在港城,你们的二号人物高山又去了京城,还有一些高手此刻都不在你们总部。”

  柳河山斜睥众人,“还有谁能挡得住我?”

  顿了顿,一双阴冷的眸子透过铜钱面具,盯着邢剑,“此次我饶你一条狗命,给君临带个话,他不是一直在找我吗,甚至查到了港城,想要逼我出来,现在我来了,而且杀上了你们的总部,等他回来,你问问他的脸疼不疼?”

  “你……”邢剑暗自松了口气,但脸上依旧充斥着愤怒,“你也只敢躲在阴暗的下水道,还想妄图取代君上,作梦!”

  闻。

  柳河山也不恼怒,淡淡一笑,“作梦不作梦,不是你这条狗考虑的事情,你只需带话给他……夏天这个小子,我保了,他如果杀夏天的话,我也会找一些守护者杀着玩,我们各杀各的,就看看谁能坚持的更久,我相信夏天那小子命很硬。”

  邢剑的脸色愈发阴冷。

  作为君临的心腹,他自然了解一些内幕。

  很清楚,柳河山并不是真的在为夏天出头。

  而是夏天活着,对他更有利。

  因为。

  只要夏天活着,君临就不得不分出一大部分精力去和明人留下的暗手交锋。

  而柳河山正好可以隐在暗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一旦夏天被杀,或者夏天出现意外,君临绝对会腾出所有时间来对付他。

  柳河山自认为实力强横,却也不觉得自己能够胜得过君临。

  他需要时间。

  “这是一次警告。”

  柳河山的声音很轻很淡,“告诉君临,我知道他的打算,表面上不过是想通过夏天,将我逼出来,但实际上,哼!他的真正目标还是夏天。”

  顿了顿,他一字一顿吐出一句话。

  “突破到至圣的夏天,让他感到了威胁,而且已经有了脱离他掌控的趋势,所以……他如今谋算的,不过是要将夏天的所有底牌都拿走,结束这一切罢了。”

  愕然听到这句话,邢剑陡然一惊,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