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018章 错综复杂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明四人的实力,其实并不差。

  他们本就是隐世家族的人,且天赋都出众。

  很早的时候便被家族送去学艺了。

  学艺有成之后,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突破到了至罡境界。

  其中的陆明,更是达到了至罡后期。

  从某方面而,他们比冯天鹏的天资都要出众。

  如今的冯天鹏也才刚刚突破神级巅峰,达到至罡初期而已。

  这还是上次被莲花派长老追杀之下,下定决心苦修了一阵子。

  至罡!这样的实力,无论是在隐世家族圈子,还是在世俗之中,足以横着走了。

  然而他们四人很不幸,遇到了更加强势的夏天。

  两者之间的差别宛如云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至罡和至圣,绝不仅仅相差一个大境界那么简单。

  夏天一只手秒败他们,并不足奇。

  砰的一声。

  陆明狠狠摔在地上。

  他抬起头,冰冷的眸子恶狠狠盯着夏天,伸手抹掉嘴角血迹,咬着牙,摇摇欲坠站起。

  “你……究竟是谁!”

  夏天摇摇头,并没有胜利者高高在上的姿态,转身看向秦景山。

  “陆明,你们输了,现在把欠条拿出来吧。”

  秦景山当即开口。

  闻。

  陆明四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们是带着任务而来。

  本以为手到擒来,从没想过会失败。

  然而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凑巧。

  他们不认识眼前忽然冒出的家伙是什么身份。

  可是很清楚的意识到,对方是个高手。

  而且是超级高手。

  只用一只手便轻松将他们击败,至少是至人中后期的实力。

  “哼!算你走运。”

  几人还算识相,并没有不知死活继续挑衅。

  当下,分别从各自怀中拿出了欠条,直接扔在地上。

  而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夏天。

  转身就走。

  ……片刻后。

  在众人好奇的眼神中,在秦皓月三兄弟复杂的目光之中,夏天被秦景山单独请到了旁边的一栋院落之中。

  进入大堂之后,有人上茶。

  秦景山望着夏天,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君临来找我过,向我询问一个人的下落。”

  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紧接着是第二句,“我背后站着的人,叫做柳河山,是君临的敌人。”

  顿了顿,他说出了第三句话,“老爷子虽然病重,却也还吊着一口气,至少还能多活一段时间吧,三天前,被人拔了呼吸器,窒息而死。

  这是君临对我的警告,逼我就范,说出柳河山的下落。

  陆明他们四人想必也是君临安排所为。”

  夏天挑了挑眉头,眼中涌动一抹讶然。

  他没有开口,而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看他如此,秦景山也端起了茶杯,面色复杂等待着。

  过了许久。

  夏天抬起头望来,“柳河山究竟是谁。”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从港城回来途中,也命人暗中调查,只是现在还没有反馈消息回来。

  唯一肯定的,是这个叫柳河山的人,绝非简单之人。

  否则的话,不可能让君临如此的重视……不,甚至可以说是忌惮了。

  “我不知道。”

  秦景山苦笑着摇摇头,直视着夏天,“我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唯一肯定的便是他和君临是敌对关系。

  因为他曾不止一次警告我,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顿了顿,嘴角的自嘲与苦涩愈发浓郁起来。

  “这么多年来,我也以为自己够小心了,可是当君临出现在我面前时,我才知道……只怕他早就知道我背后站着的是柳河山了。”

  “他不过是将我当诱饵罢了,想要钓出柳河山,如今亲自出面,也意味着我没有了利用价值,或者发生了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让君临失去了耐心。”

  看着沉默中的夏天,秦景山正色道,“柳河山倒是和我说一些关于你和君临的恩怨,他让我警告你……”夏天眯着眼,直视着他。

  “他说……君临这个人城府深似海,没有人能猜得透,他若知道一件事,不会去捅破,而是加以利用,也许在你最为得意的时候,给你致命一击。”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甚至,我今天与你见面,告诉你的这些话,也在他的谋划之中。

  毕竟,即便你不来,我也会遵从柳河山的命令主动去找你,告诉你一些事情。”

  夏天为自己点燃一根烟,猛吸一口气,吐出一团烟雾,沉声道,“之前你曾说……会告诉我当年谁出卖我和我战友的内幕。”

  秦景山点点头,“关于你的事,我也是一知半解,都是听柳河山说起的,他说……”他的神色之间略显犹豫,“柳河山说,当初真正出卖你的,是一个叫高山的人,高山勉强算的上守护者联盟中的二号人物吧,确切的说,他比君临的资格还要老,传闻他被你父亲明人打伤过,所以一直怀恨在心。”

  秦景山微微皱眉,说道,“也许我说的这些你不怎么相信,当然,这句话也是柳河山本人说的,他说……当初你并不知道至尊戒的存在,而是在你师傅手中,高山将此事透露给了天神组织,又利用己身能量,将他们放入华夏,并且在你和你的战友回去的时候,让天神组织发动了突袭。”

  夏天不知什么时候坐直的身躯。

  而他的眼中,杀意仿佛乌云盖顶一般涌动起来。

  哪怕竭力压制自己的情绪,但此刻还是被一股戾气从心底窜上了脑门。

  诚然如秦景山所。

  他无法分别柳河山是敌是友,所以对于这些话,都保持着质疑的态度。

  可是对方能够道出,当年至尊戒在师父手中的隐秘,这让他信了一多半。

  “当然,也许此事背后,本就是君临安排和推手,具体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

  秦景山能够感受道夏天身上透发的冷意,脸色微变,“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也是柳河山让我告知你的。”

  “呼!”

  夏天吐出一口气,强行压制戾气,那张脸上终于恢复如初。

  他淡淡道,“说吧,现在没有什么事,是我不能承受的。”

  “柳河山说,当时天神组织伏击你们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被掩护着逃了出来,你师傅和你的战友全都战死了,但事实上,你师傅最后还是活了下来,虽然遭受重创,但仍然凭借强悍的实力逃出了包围。”

  顿了顿,他直视着夏天,吐出一句话,“但他仍然被高山杀死了,没错,当时除了天神组织之外,高山和几名守护者也在暗中,就是为了万无一失,将你们所有人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