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028章 危机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柳河山的话不多。

  但信息量极大。

  带给夏天很大的震动。

  尤其是第一句话……对方似乎知道,女帝是自己的母亲?

  即便夏天竭力掩饰,但眸子深处却也不自禁的流露震惊之色。

  “呵呵呵呵。”

  哪怕是黑夜,柳河山似也能捕捉到夏天眼中的骇然之色。

  他轻笑着,似很得意,“不必惊讶,我所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不过你放心,目前而,君临还不知道你母亲是幽尊的事,不过……以他的城府,只怕也有所怀疑了。”

  “你怎么知道的?”

  夏天身上的气势凝而不发,眼中闪现冷光。

  “别做傻事。”

  柳河山轻轻摇动一根手指头,“你还没有杀我灭口的能力,不过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刚才我已经说过,我曾是守护者联盟的盟主。”

  顿了顿,他刻意解释了一句,“上一任老盟主离世之后,竞争者很多,我,君临,以及君临的亲弟弟君威,还有一个高山……对了,长安的李老鬼也算一个。”

  他直视着夏天,说道,“如果认真算起来的话,李老鬼最有资格,但他拒绝了,因为他本身不是守护者,所以只剩下我们四人,后来我暗中挑唆君威,让他们兄弟反目,虽然失败了,但君威也退出了争夺资格。”

  夏天的眼神闪烁一下。

  当年的种种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

  “至于高山……他就是个白痴,很快被君临算计,被你父亲明人打伤,后来后发生一系列事情,具体我就不说了,最后只剩下我和君临两个人,而我……成功了,当然,也失败了,我只当了不到一个月的盟主,便再次被君临算计,被逼着不得不离开。”

  原来如此。

  夏天脸上流露恍然。

  但他仍然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问我怎么知道你是幽尊的儿子是吧,毕竟按着逻辑和时间来推断,无论你有着怎样的身份,也不可能是幽尊的儿子,对吧。”

  不等夏天开口,他意味深长看着夏天,“我猜的。”

  嗯?

  夏天皱起了眉头。

  “如果我说出原因,你就不会那么惊讶了。”

  柳河山笑了笑,“我之所以对你说这么多,乃是为了表达我的诚意。”

  停顿了一下,他又道,“首先,我认识你母亲,毕竟当年的事情,我都有经历过,当然,仅仅是认识罢了,没有过多交集。

  其次,我和你父亲明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别那样看着我,这是事实,我还和楚山河是八拜之交呢,和你父亲熟悉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

  又一则秘闻。

  这时,柳河山收敛笑容,“若非如此,你杀了我那么多人,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我只是看到你父母的面子上,一直不忍下手罢了。”

  顿了顿,声音缓和,“当然,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对于我这样的人而,所谓的情谊也就那么回事,最重要的,还是你对我有用,就如现在,我来找你合作,是因为你活着,比你死了对我更有利用价值。”

  这同样是一个城府极深,但性格却是一个不掩饰自身的真小人。

  这是夏天得出的结论。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原因。”

  “我说了,我靠猜的。”

  柳河山的眼眸中闪现一抹得意,“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和楚河山明争暗斗,所谓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况且我们两个还曾经是八拜之交,我实在太了解他是怎样一个人了。”

  “他或许和你父亲有一些交情,甚至为了念及旧情,暗中帮你一两次,但是!”

  柳河山话锋一转,声音掷地有声,“但他绝不可能在这八年来,一直在背后默默的守护者你成长,告诉你个秘密,在你去国外之后,他曾连续一年二十四小时在暗中守护你,呵呵呵呵,柳河山是谁,他是曾经创世联盟的盟主,若非当年幽尊出面,一人一剑荡平创世联盟的话,只怕如今已经没守护者联盟什么事了,我一直在想,他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么在意你?”

  他又伸出一根手指头,“只有一个原因,因为幽尊,幽尊当年虽然荡平了创世联盟,可是却放过了楚河山,不仅放过,两人反而成了好朋友,甚至结拜为了异性兄妹,也正是因为如此,幽尊才遭到守护者联盟的排斥与追杀,最后越闹越大,掀起了一场全世界的围杀,不仅杀幽尊,也杀楚山河,但是,幽尊最后死了,但她却让楚山河活了下来,呵呵呵,你知道楚河山怎么活下来的吗,是被你父亲明人救的。”

  “我刚才已经说过,你父母的死,从某方面而,就是源自于楚山河,我一直在想,活下来的他,为什么要那样默默守护你呢,而你又是明人的儿子……而且这个儿子出现的莫名其妙啊……”夏天的思绪有些混乱。

  实乃当年种种太过复杂了。

  复杂程度超出了预料程度。

  “当时我只是怀疑,毕竟按着年龄推断,你怎么也不可能是幽尊的儿子,可是近几年,越来越多疑点被我找到了,尤其是你的样子。”

  柳河山望着夏天,“你的模样与明人非常像,但你嘴角的梨涡……呵呵,简直就是幽尊的翻版,此外,自从幽尊陨落后,哪怕是天山派,也没有人能练成九阳荡魔诀的三大杀式,因为九阳荡魔诀被幽尊带走了,可是你却拥有久仰荡魔的完整版,我听闻当初长安李家的时候,海川那个老家伙当众承认,是他教的你,呵呵呵呵,这话也只能骗骗君临罢了。”

  夏天眯缝这样眼睛,“就凭这两点,你就肯定我是她的儿子?”

  “当然不是。”

  柳河山笑眯眯的望来,眼中露出的得意之色愈发明显,“幽尊在被追杀期间,曾经偷偷去了一个地方,那时候全世界都在找她,但她仰仗实力,将所有人都甩脱了。”

  说到这里,他指了指自己,“但不包括我,我一直暗中跟着她,去了龙城天龙门,并且看到她和你父亲明人短暂的相聚,当时幽尊抱着一个婴儿……那就是你!”

  夏天嘴角一抽,险些骂娘。

  既然看到了,之前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

  似能洞悉他心中所想,柳河山淡淡道,“我当时很震惊,不,可以说非常震惊,但我很快冷静下来,并没有将此事传播,认为或许可以利用一下,只是……之后的几年,那个婴儿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他凝视夏天,“直至八年后,你父亲明人莫名其妙有了个儿子,且抱回了明家。”

  说罢,他缓缓转身,“我该走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嗯?

  夏天皱起了眉头,“我什么时候答应和你合作了?”

  “这可由不得你。”

  柳河山并未回头,声音传来,“从我杀了那几个守护者开始,我们合作就开始了,至少君临是这样认为的。”

  夏天的眼睛眯缝起来。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配合,君临若要对付你,我会暗中杀守护者,让他两者无法兼顾,到时候他自然会放弃。”

  夏天很讨厌这种被动的感觉。

  可有时候却是无能为力。

  他深深呼出一口闷气,“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要帮我?”

  “帮你?

  不。”

  柳河山止住身形,转身望来,“我说过,你活着比你死,对我更有利,若你死了,君临就会全力对付我,我目前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顿了顿,又道,“提醒你一句,守护者内部远远比比想象的强大,就算你父亲留下的那些后手……若是守护者联盟真正运转起来,他们起不到多大作用。

  尽量活下来吧,别死的那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