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043章 各有算计,谁是棋子?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进食之刃,天使刺,凶匙,乃是血族三大圣器。

  而每一个圣器,都有一种独特的能力。

  进食之刃不仅可以抽尽人体内的鲜血,更是可以让伤口血流不止。

  一旦被刺伤,很难痊愈。

  而天使刺更加可怖。

  传闻曾经有五百万人死在这个圣器上。

  被杀者的灵魂带着诅咒,禁锢其上,造就无尽杀怨,成为其怨灵。

  至于排名第一的凶匙……传闻能够开启异空间的大门。

  拥有它的人可以随意穿行时间和空间的缝隙。

  当这三把圣器组合起来,成为真正屠刀的时候,据说可以得到里面神奇的能力。

  维多利亚对屠刀已经有了相当深入的研究,也具有了一定成果。

  此刻她一刀劈出之后,连人带刀都消失了。

  “呜呜……”唯有如鬼啸般的破空之音在夜色中彻响不断。

  且伴随着一片诡异的黑雾蒸腾而起,仿佛真的勾连了地狱,一道血芒仿似冲异空间劈斩而来。

  杀势惊天。

  空气中一道湍流仿佛音障一般破碎了。

  君临的神色之间凝重到了极点。

  他没想到,并未被放在眼中的维多利亚,竟然也带给他极度的危险。

  他将自身实力提升到了极致。

  虽然表面上没有气势透射,但是却有一道无形的气息以自身为中心扩散出去。

  想要以此来捕捉维多利亚的身形。

  但是。

  屠刀之所以被称之为第一圣器,自然有其强大之处。

  连带着维多利亚,都仿佛消失在了空间之内。

  不到最后关头根本无法捕捉。

  “呜呜呜……”仿佛真的有怨鬼在哭嚎,无尽的黑雾向着君临笼罩而下。

  刹那永恒。

  嗡的一声。

  君临竟然被逼迫的,不得不展开自己的领域,绝对防御。

  一层透明的光罩将他笼罩,紧接着变成一片湛蓝,上面有丝丝电弧在游动。

  可即便如此,君临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隐隐发痛。

  “哧”他扬起手臂虚空一抓,一柄长剑闪电般凝聚成型,竭尽全力避闪的同时,猛力扫出一剑。

  “喀!”

  君临的绝对防御,透发出无比耀眼的蓝色光芒,紧接着像是碎裂开来的瓷器一般龟裂了。

  “叮”紧接着。

  一声清脆的颤音,在夜色中回荡。

  一把血色利刃,被君临手中长剑挡住了,最前方的刀尖,距他的心脏部位只有寸许。

  “你找死!”

  君临惊出了一声冷汗。

  如果他再慢上一分的话,只怕会被洞穿心脏。

  多少年了。

  他已经多少年没有体会过这种死亡的感觉了。

  爆喝声中,他身形旋转,剑气冲天。

  一个旋身刀劈,耀起一道刺目的惊虹,贴着维多利亚的脖颈划过,留下一道血色痕迹。

  维多利亚骇然失色,身形旋转着倒飞出去。

  方才那一招,是她的底牌之一,也是她最强大的一记杀式。

  然而仍然没有奈何君临,自己险些被斩落头颅。

  “死!”

  眼看她要退走,暴怒中的君临冷喝一声,身形窜动,再次一剑扫出一片冷芒。

  维多利亚赶忙以屠刀抵挡,劈出道道血色光芒。

  两者很快相撞到了一起,爆出一片迫人的气浪。

  而在这途中,君临已是欺到近前,维多利亚一个不察,被一掌震飞出去。

  轰地一声,她重重砸落地上,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

  不远处的夏天摇摇晃晃走过去,将维多利亚搀扶起,静静望着逼来的君临。

  他淡淡道,“我跟你走,你让她离开。”

  “你认为可能吗?”

  君临面色阴冷,继续前走,“我甚至很失望,怎么就来她一个,记得你和那个叫狂枭的关系也不错,可惜没有来。”

  夏天平静道,“她是血族,你若杀她,血族不会放过你,甚至会掀起圣战。”

  “呵呵,她不过是中立党的血族而已,魔党和密党怎么可能会为了她而发起圣战。”

  顿了顿,君临凛冽一笑,“将她杀死,圣器落到我手中,我甚至可以以此来利用血族。”

  ……同一时间。

  距离此地不远处的一座矮山山丘上,站着一个人。

  他穿着一袭黑衣,面部带着铁甲面具,立身此地远远望着夏天所在方向。

  虽然是黑夜,且距离遥远,却是无法阻挡铁甲面具人的视线。

  许久。

  他默默叹了口一口气,仿似自语道,“你这样一次次的拔苗助长,又一次次的逼迫他的潜力,这次更是将君临当成了磨刀石……你就不怕他真的死了吗?”

  “有我在,他死不了。”

  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紧接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就在铁甲面具男子身旁,毫无征兆,仿佛幽灵一般出现一道身形。

  这是一名穿着宫装的白女女子,带着面纱,如谪仙一般飘逸,更像是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轻灵。

  正是那个为明人的守墓人。

  亦是那位被疑似为华夏女帝的神秘女子。

  “君临背后站着的是摇光。”

  铁甲面具男子轻声道,“你一直在走钢丝,就不怕玩儿脱了,上一次君临见你,他就没有怀疑什么?”

  “怀疑又如何。”

  神秘女子的音质很美,却很冷,“他将夏天当成棋子,孰不知,他自己也不过我是一枚棋子罢了,自始自终,他就是夏天的磨刀石,至于摇光……他杀不了我。

  相反,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他呢。”

  铁甲面具为之讶然。

  那双透过面具的眸子浮现一抹幽深般的复杂。

  他苦笑着叹了口气,“我感觉自己和你差距越来越大了,也越来越跟不上你的节奏,不过……夏天现在的战力算得上第三阶位,但君临却达到了至虚,两人相差太大了。”

  “并不大。”

  神秘女子摇摇头,“君临并没有达到第九阶位,至多第八阶位,甚至更低,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永远踏不出哪一步,而夏天……他的潜力很大,这次就拜托你了,让他感受一下高阶位的境界。

  事实上,上次在雾谷突破还是准备不足,以我这些年对他的压制,本以为能够突破五阶,直达至虚呢。

  希望这次能有所回馈吧。”

  “他的潜力的确很大。”

  铁甲面具的男子深以为然点了点头,“我也以为他会直达至虚,看来和你推测的一样,上次的潜力还没有用尽。”

  顿了顿,他眼中露出一抹异样,轻笑道,“那个血族的小丫头呢,你准备怎么办?

  呵呵呵,这小丫头不要命了。”

  闻。

  神秘女子也轻笑出声,“她很不错。”

  顿了顿,补充一句,“非常不错,我准备带她走。”

  ……与此同时,君临已经与维多利亚再次激战到了一起。

  但是。

  结果是可以预料的。

  施展出那一击强大的底牌之后,维多利亚被打的节节败退,身上不时留下一道道伤痕。

  “结束了……”君临身形闪动,说不出的自信,一道剑光似惊虹劈舞,直取维多利亚颈项。

  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浑身是血的维多利亚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这一刻,她的眼中闪现一抹决然,大喝道,“返祖——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