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002章 老子玩儿阴谋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就在夏天打电话之时,那辆黑『色』豪车已是到了近前。

  快速停车,车门打开走下一人。

  这是一位青年,约莫二十七八岁,身形修长挺拔,相貌还算英俊,走动之间,裤管下的筋肉绷得笔直,浑身透着一股阳刚之气。

  看到他,冯天程像是看到了救星,骤然大喝,“白晨,给我打死他!”

  夏天挂断电话,转过身。

  走来的青年,抬起头。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霎时。

  四周的空气像是凝固了。

  两人的表情各不相同。

  夏天嘴角勾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浅笑。

  而青年则止住身形,一双原本凌厉的眸子骤然凝缩成了针芒状,同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白晨。

  青年竟是姚曦的保镖,白晨!

  旁边的冯天程也察觉到了异样,但他并不在意,仍然趾高气扬喝令,“白晨,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废了他!”

  白晨的脸『色』阴晴不定。

  反观夏天,目光缓缓转动,在冯天程身上一扫而过,随后,他又转身对洛千金温和一笑。

  轻声道,“我们走。”

  洛千金默默点了点头,同样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了一眼白晨。

  她曾见过对方几次,姚曦的贴身保镖。

  姚曦曾出手帮助过百花集团,柳清清也曾带着她和秦岭,当面宴请和感谢过对方。

  现在他的保镖成了别人的打手……这让洛千金百思不得其解。

  “夏先生,请留步。”

  在夏天转身的一瞬间,白晨终于做出了选择。

  夏天止步,眯眼望来。

  白晨道,“夏先生,冯少是小姐的客人,不知你怎么得罪冯少了?”

  “我得罪他?”夏天淡淡说道,“你怎么不问他?”

  白晨面『色』不变,扫了一眼捂着手腕的冯天程,又看向地上昏死过去的保镖,沉声道,“冯少的伤是你造成的吧,不管怎样,打人不对,夏先生,我希望你能给冯少道个歉,我替他做主,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夏天一愣。

  然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但绝不是在笑。

  他那双黝黑的双眸之中,犹如平静大海在翻涌,凝视对方,“好啊,怎么道歉?”

  “哈哈。”

  冯天程狰笑起来,眼中闪现恶毒,“小杂种,如果你不想死,现在,立刻,马上,给本少跪下,磕头认错,并且自残四肢,还有那个女的,给本少留下,否则,这天底下没人能救得了你!”

  这句话说出,未等夏天表态,白城却是嘴角一抽。

  尼玛。

  这个无脑二世祖。

  没看到自己这般忌惮对方吗,竟还说出这样的混账话。

  白晨很清楚夏天的身份,夏红衣的弟弟,明家的嫡系……别说是他,就是冯家人当面,也不敢让眼前这家伙跪下磕头。

  但他有自己的目的,没有点出夏天的身份。

  不仅仅为了挑唆两者的仇恨。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代表着姚曦,而冯天程是姚曦的客人……自己稍微『操』作一下,也许能让夏天与姚曦生出间隙。

  他知道姚曦无比看重夏天。

  甚至在平时语之间流『露』出的态度,姚曦曾说,为了将夏天绑到一起,她可以付出所有。

  还有那夜在别墅……白晨攥紧了拳头,越想越愤怒,骨节发出噼噼啪啪声响。

  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恨不得将夏天千刀万剐!

  想到这里,他上前一步,沉声道,“跪下就不必了,夏先生,认个错,如个软,今天这件事就算了,你看如何。”

  夏天笑了笑,转过身,不再理会,朝着洛千金点点头,继续前走。

  徒然。

  白晨脸『色』阴沉犹如毒蛇,双眸之中阴毒之『色』闪过。

  “夏先生,你这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夏天仍然没有理会,继续前走。

  看到此,旁边冯天程再次大喝,“白晨,给我上,废了他!”

  白晨却是不为所动,冷喝道,“夏先生,做人要低调,你可曾过一句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前方,夏天止住脚步,转过身,却是嗤的一声笑,脸上尽是轻狂之意。

  但下一刻,虚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开,黝黑的眸子不在平静,冷然喝道,“你只会嘴炮吗?要打就过来,老子玩阴谋的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呢。”

  闻。

  白晨脸『色』瞬间变换,瞳孔徒然一缩。

  他说了这么多,已经做足了姿态,周身透『射』凌厉气势,“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落之时,白晨双脚地上一跺,力量关注双腿猛然爆发,一刹那便到了夏天的身侧。

  “呼!”

  他扬起手臂,五指呈爪,带起一道撕裂般的呼啸风声。

  夏天如同生有后眼,只是右侧迈出一步,险而又险避过。

  但白晨并未停止,顺步单腿抽出,刮起的气浪犹如魔幻大片中龙啸般尖锐。

  他的鞭腿像是一条咆哮着的风龙,像是抽空了四周的空气。

  这样的视觉画面,让四周围观路人无不惊呼。

  而冯天程更是狰笑着狂叫着,“打,给我打!打死他!”

  只是——。

  面对鞭腿音啸袭来,夏天仿似有所察觉,随意一提膝盖,双腿的韧带像是弹簧拉伸般被拉开,上半身轻轻后仰。

  再次避过。

  然而,白晨却是闪电般跟进,顺势一记冲天炮。

  拳头绽放着尖锐的气压,携裹着撕心裂肺的刺耳声响。

  三招已过。

  所有人看到,行走间的青年猛然在空中转身,身上穿着的保安制服鼓『荡』飞扬,噼啪声响中,一只手臂如炮弹般轰出。

  拳出。

  聚风。

  硬撼。

  单手硬开门!

  数不出的嚣张与狂妄,仿若随意出手。

  轰的一声。

  两只拳头结结实实撞在一起,竟然发出犹如闷雷般的巨响。

  而在他们中间地面上,刹那间卷起一道肉眼可见的尘埃,在上升途中猛然爆裂,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这声音。

  这画面。

  带给人的冲击力,就像是一颗zhàdàn在两人中间bàozhà一般。

  四周所有路人全都瞪大双眼,呆若木鸡。

  “喀嚓。”

  但下一刻,脆骨声打断了短暂的沉寂。

  只见场内的白晨,右臂已经软软垂落下来。

  豆大的汗珠从骇然痛苦狰狞扭曲的面部滑落。

  他作梦都想正大光明与夏天大战一场,然后当着姚曦的面,将他打成死狗。

  但残酷的现实却给了他一记火辣辣的耳光。

  来不及多想,因为眼前拳影重重,已然袭来。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