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361章 大小狐狸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361章大小狐狸

  “老人家,你没事吧。”

  夏天重新转身,走过去把老人搀扶起来,“有没有受伤?”

  老者约莫六十多岁,穿着一身灰『色』老年装,虽然年龄颇大,但自身却透着一股特有的气质。

  夏天并未惊讶。

  他经常来青海大学,都会看到许多类似的老人。

  他们大多数都是退休教师,或者是附近居住的老人,来大学校园散步或锻炼。

  “没事没事,就是扭了一下。”

  老者疼的龇牙咧嘴,却仍然瞪着眼睛看向前面,“别管我,快,快去把那个小子追回来,我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他,怎么一点都不懂得尊老爱幼。”

  夏天嘴角一抽,这老人火气还挺大的。

  “我已经替你教训过他了。”

  闻。

  老者皱了皱眉头,又撇撇嘴,以一种鄙夷的眼神斜睥夏天。

  “教训?你当我瞎啊!刚才我都看到了,那个孙贼骂你,你连大气都不敢出,换做是我早就大耳刮子抽上去了,年轻人,看你长的也一表人才,怎么一点血『性』都没有,窝囊废。假如你以后有了老婆,我看也是被戴绿帽子的货『色』。”

  阿噗。

  夏天险些一口老血喷出,这老家伙不识好人心啊。

  他已经懒得废话了,转身就走。

  “嘿,说你几句就不爱听了?现在的年轻人啊,越来越没素质了……哎呦!”

  老者非常不满意夏天的态度,只是刚教训两句,忽然一声痛呼,再次摔在地上,竟然站不起来了。

  夏天皱眉,止步望去。

  只见老者脸『色』蜡黄,双手捂着脚脖子嘶嘶抽着冷气。

  “小子,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过来扶我老人家。”

  老者不满瞪着夏天,语态之间理直气壮。

  靠!

  夏天很不爽。

  这老家伙是个典型的混不吝。

  在平日里,夏天从不会主动招惹麻烦,更不会仗势欺人,可是……让他低声下气装孙子的事情,同样不会做。

  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转身就要离开。

  可忽然间,他看到老者眼中闪过一抹得逞与狡黠。

  虽然短暂,却被夏天清晰捕捉。

  嗯?

  难道是故意找茬的?

  可不对啊。

  以他的实力可以敏锐感知,对方就是个普通老人,而且并未有恶意。

  心下疑『惑』,眯眼重新打量对方。

  夏天可以确定,不认识对方,彼此间绝没有任何交集。

  但是……这老家伙一定有古怪。

  想到这里,嘴角勾勒一抹笑意,重新走来。

  看他如此,老者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失望,转瞬即逝。

  “老人家,你是退休教师吧。”

  夏天重新将老者扶起,搀扶他走至『操』场边一张椅子坐下,又道,“我是这里的学生,怎么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我老人家都退休七八年了,你见过才怪。”

  老者翻了翻眼皮,眼珠子却是咕噜噜转动,“年轻人,你是哪个班级的,叫什么名字……嘶,好疼……”

  “我是数学系1702班的……”

  夏天张口就是瞎话,同时用手卷起老者的裤筒。

  只见其脚踝处肿起一个青『色』的小包,刚才那一下显然摔的不轻。

  夏天用手指碰了碰,老者顿时又传来吸气声,而夏天以一种随意的语气问道,“老人家,我看你气质不俗,谈吐优雅,没退休以前应该是学校的高层领导吧。”

  “那还用说,我老人家可是桃李满天下,当初……”

  被夏天一顿猛拍,老者顿时面『色』得意,只是话说一半,忽然止住,盯着夏天笑了起来。

  “嘿,敢套我老人家的话,哼,小家伙,你还嫩着呢。”

  说罢之后,更加得意,老脸上浮现一副识破敌人轨迹的模样,瞪着夏天,那样子像是在说……快来夸我呀。

  夏天却是一脸无语,旋即龇牙一笑,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你骗谁呢,你根本就是不是退休老师,老师怎么可能会是你这副没素质的样子。”

  嘎?

  老者一愣。

  夏天的声音继续传来,只是脸上流『露』出更加得意的表情,“老家伙,你的演技太差了,跟我耍心眼,你还嫩着呢,哈哈哈哈。”

  老家伙?

  这孙贼敢叫我老家伙?

  看着夏天小人得志的模样,老者的胡子都气的翘起来了,“数学系1702班?你当我傻啊,看你也有二十三四岁,别告诉我你是去年入的学?小家伙,知道1702是什么意思吗?”

  “呃……”

  夏天脸上笑容一僵。

  “老夫来告诉你,1702的意思是去年2017年入的学,然后是2班的主科系。”

  夏天嘴角一抽,强自辩解,“好吧,我承认说谎了,其实我刚才报的我是妹妹的班,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就不告诉你。”

  老人像是个老小孩一样,赌气似的扭头不去看夏天,气哼哼道,“我如果说出来,怕吓着你小子。”

  闻。

  夏天脸『色』一变,声音带着威胁,“如果你不说,我就不和你玩儿了啊。”

  愕然听到这句话,老者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紧接着被气乐了,“孙贼!你以为老夫是三岁小孩子吗,赶紧从我老人家眼前消失,否则的话,老夫可要动手打人了。”

  “好吧,那我走。”夏天退了几步,转头望来,“真不告诉我?”

  “不说。”

  “那我以后真不跟你玩儿了。”

  “嘿,我这暴脾气。”老者被激怒了,挥舞着拳头,“孙贼,你过来,我保证不打你。”

  夏天真的向前走了三步,又赶忙退一步,“你打不着我。”

  再次向前,立刻后退,“打不着……”

  就像是逗弄小孩一样,连续几次,那贱贱的模样可把老者给气坏了,忍不住嚎叫一声,“给老夫滚!”

  “哈哈。”

  夏天欢乐浅笑,冲老者竖起一个中指,转身就跑。

  “孙贼……”

  望着他的背影,老者气的直跺脚。

  不过很快,他自己却是嘿然一笑,面呈得意。

  “小子,你还嫩着呢……唔,不过嘛,还不错,脸皮够厚,够贱,够不要脸,和我老人家有的一拼,怪不得清丫头那么喜欢,满意,很满意,嘿嘿……明人生了个好儿子啊。”

  说着,一张老脸顿时又苦了下来,用手抚『摸』自己的脚踝,叹息道,“又一次东西方联合,只怕我老头子也顶不住啊……”

  当他缩回手时,脚踝处的淤青竟然神奇的消失不见了。

  他缓缓站起身,望着夏天离去的方向,神『色』之间相当复杂。

  有赞赏,亦有不忿。

  “就tèmǎ太花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