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365章 作死的开端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365章作死的开端

  青海大学东校园左侧是公厕旁,是一大片密集的小树林。

  这里是学生们打架,约泡,解决恩怨的地方。

  此时此刻,小树林中,陈仁威风凛凛站在最前方。

  在他身后是十多名青年,清一『色』的黑『色』西装,青皮板寸,一个个身强力壮,透着一道道彪悍的气势。

  而在陈仁右侧,则站着一名穿着唐装的青年。

  青年约莫二十七八岁,相貌英俊,气质非凡,尤其他脸上的笑意犹如春风一般,柔和而不失稳重。

  “二少,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路人甲,您的一声召唤,就把我们从苏杭喊到这里,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怎么?你有意见?”陈仁没给对方好脸『色』,“焦飞,我虽然在国外多年,却也知道这些年,我们陈家给了你们腾龙帮多少助力,让你帮我收拾一个人,你还不愿意了?”

  名为焦飞的青年笑了笑,“我哪敢不愿意啊,不过二少,我们的帮派早就解散了,现在叫腾龙娱乐有限公司,希望二少别在这么叫了。”

  陈仁却是撇撇嘴,面呈不屑。

  “呵呵。”

  焦飞再次轻笑着,显得风轻云淡。

  只是这样的表情落在四周壮汉眼中,全都神『色』一凛,有些紧张。

  别人不知道焦飞这位黑道太子是怎样一个人,他们却很清楚。

  并不是所有黑帮成员都五大三粗,也不是所有高手都面『色』凌厉杀气腾腾。

  焦飞就是个另类,像个阳光青年,给人以好感。

  但了解的人都知道,他绝对是一个狠人,表现的越无害,便预示着此人越危险。

  轻笑之后,他慢条斯理顿了顿,又道,“二少,您说吧,要怎么处理得罪您的那个小蚂蚁?”

  说起这个,陈仁的面『色』立刻狰狞起来,“先把他给我狠狠打一顿,然后把他丢在学校门口,让进进出出的那些学生都知道,得罪本少会是什么下场。”

  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然后将他架走,把他四肢打断,我要让他下半辈子活在忏悔之中。”

  “哈哈。”

  焦飞笑了起来,摇着头,“二少,你的这些惩罚太老土了,听听我的意见怎么样?”

  不等陈仁开口,立刻又道,“先把他打一顿是肯定的,但打完之后,没必要我们动手将他丢在学校门口,让他从这里……”

  他指了指脚下,“从这里一路爬出去,像狗一样,而且我们给他规定,每爬出十米,就要学三声狗叫,你说好玩不好玩?到时候肯定会引来所有学生的注意。到时候二少找一根绳子套着他的脖子牵着走,这样岂不是更出气。”

  闻。

  孙仁眼睛一亮,“好,就这么办,赶紧给我准备一根绳子……”

  正说着,外面急匆匆跑来一人。

  正是铁锋同学。

  看到他,几人眉头微不可查皱了一下。

  “陈少,我,我……”

  此刻的铁锋鼻青脸肿,顶着两只大熊猫眼,左右脸颊都有清晰的五指印,那样子要多惨有多惨。

  “怎么回事!”陈仁脸『色』阴沉。

  “不要急,慢慢说。”焦飞却是面带微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好像受伤了,得罪陈少的那个人呢?没来吗?”

  铁青惶恐的摇了摇头,又快速点点头,眼含怨毒,“他,他来了,不过他说,他说……”

  “说什么?”

  “他让我告诉陈少,让陈少洗干净脸等着,他,他撒泡『尿』就,就来抽你,让你,你稍安勿躁……”

  卧槽!

  陈仁气的险些吐血,咬牙切齿的,“他人呢,现在在哪里!”

  “就在外面厕所。”

  陈仁猛地看向焦飞。

  焦飞依旧面带温和的微笑,挥挥手,“阿豹,带两个兄弟,把那只小蚂蚁请到这里,现在我忽然对他有些兴趣了。”

  “是!”

  一名壮汉当即应声,眼中闪动着兴奋与残忍,一挥手,两个打手拽着铁锋大步跟随。

  ……

  夏天的确在厕所。

  厕所中男生进进出出,但厕所外面却是远远围着许多人,却不断有人驻足,纷纷打听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打听之下,却都是莫名其妙的表情。

  人们之所以围在此处,乃是因为云伊诺等一群少女聚在一起不知在观望着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以王飞为代表的散打社成员,同样抱着肩膀,脸上流『露』着看热闹的表情。

  究竟在看什么,这些路过的学生并不知情,但并不影响他们盲目的驻足。

  如此之下,男男女女的学生,越聚越多。

  “来了。”

  郭正飞忽然眼睛一亮,大喊了一声。

  循声望去,只见小树林里面走出三个身强力壮的大汉,唯有一个家伙的体格分外健壮,气势汹汹。

  手中还拎着一条皮带,甩的噼啪直响。

  “他们要倒霉了。”王飞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几名散打社成员亦是附和怪笑着,让四周不知情的学生面面向觑。

  此刻。

  “让开。”

  阿豹等人猛力将一个准备离开的男生推到一边,进入厕所。

  “指给我看,是哪条小狗。”

  “是,是他!”

  铁锋毫不犹豫指向夏天,脸『色』再一次变得狰狞起来,“大哥,就是他,他就是那个杂种!”

  “小子!”阿豹大步走来,凶残冷笑,“听说你很牛?现在再给老子牛一个试试?”

  夏天先是瞟了一眼铁锋,旋即看向阿豹,“你又是哪颗葱?”

  “次奥!嘴还挺硬的。”

  阿豹说着,扬起手掌皮带抽了过来,同时喝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啪!”

  脆响传来。

  阿豹愣住了。

  他手中的皮带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对方手中。

  未等他反应过来,便被一皮带狠狠抽在了脑袋上,直接将他抽的趔趄出去,咚的一声,直接栽落在了『尿』池之中。

  “卧槽!”

  阿豹恼羞成怒,瞬间跳了起来,“你tèmǎ找死,给我上。”

  另外两人已经冲来,只听噼噼啪啪一阵脆响,夏天直接两皮带解决了问题,两个家伙的脸上被抽出好几道血印子,惨叫着倒在地上。

  “我真的无法理解,你们这群蠢狂的家伙怎么混的hēishèhui,竟然还能活到现在。”

  夏天叹了口气,险些将阿豹气的吐血。

  事实上,像他们这种人哪有什么道理可讲,更没有什么废话,根本不问对错,看不顺就直接喊打喊杀惯了。

  这还是现在,毕竟如今的腾龙帮披上了一层合法的外衣,换做以前的话,他们比现在还要张狂。

  “很好。”

  阿豹满『色』阴骘,很快又『露』出残忍的狰笑,“我慢慢陪你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