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375章 叫夏天的蝼蚁?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375章叫夏天的蝼蚁?

  盒子里面,安安静静摆放着一块纯净无暇的玉佩。

  这是一块足有巴掌大小的玉佩,呈菱形,上面是横竖交叉的九宫格图案。

  表面看去,就像是围棋棋盘的形状,但更加杂『乱』,更加密集。

  只是——

  此时此刻,这块玉佩上面横竖交错的线条,竟然在缓缓的……消失着。

  这样一幕对于夏天而,实在太熟悉了。

  当初仙蒂潜入金陵所在的栖霞山神龙门三天三夜,就为了盗取一块黑『色』玉牌。

  那块玉牌名为……阴阳玉。

  确切的说,那是一块阴玉。

  而这块玉佩,无论形状大小,以及上面的纹路,都与那块阴玉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它是白『色』的。

  至尊戒为引,阴阳符为路,聚星盘为匙,河洛书为门……其实最初的一句话,并非至尊戒为引。

  而是阴阳玉为眼。

  顾名思义,只要握有阴阳玉,如果一定距离遇到至尊戒,阴阳符及聚星盘和河洛书时,阴阳玉便会发生变化。

  它本身的作用,就如同寻找四大神物的感应器。

  当初这个传闻传出去,地下世界的玉器暴涨了很长一段时间。

  只是人们很快发现,天然的阴阳玉虽然很稀有,却根本不是唯一『性』。

  当年不少人都得到过,而且没有任何作用,后来便将第一句话去掉了。

  当初夏天就与仙蒂讨论过这问题。

  两人得出一致的结论,那就是阴阳玉极有可能也是特质的,而非天然形成的。

  而这一块,明显是阳玉。

  可……怎么会在柳清清手中。

  想到这里,他强压心头疑『惑』,面带着一丝好奇,“这块玉你从哪儿买的,这么大一块羊脂玉,只怕有钱也买不到吧。”

  人们通常把和田玉里最好的玉石称赞为羊脂玉,意思是凝若羊脂。

  但发展到至今,羊脂玉已经被用烂了,随随便便一块和田玉都被称作羊脂玉。

  可是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知道,有一种极为稀少的玉石,就叫羊脂玉。

  这块阳玉明显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柳清清却是理解错了,紧张兮兮看着夏天,弱弱问道,“你真的喜欢吗?”

  “当然喜欢。”夏天浅笑一声,“非常非常喜欢。”

  “真的!”

  柳清清娇颜上立刻涌现出无尽的欢喜。

  夏天笑着点点头。

  再三确定,柳清清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解释道,“这是我外公给我的。”

  说罢之后,不知想到了什么,整个俏脸一片粉红,声音低若蚊蝇,“我外公说……他说,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可以当作礼物送出去。”

  她抬眼羞赧瞟了一眼夏天,“我知道你不会戴手表,也不爱穿西装打领带,我,我又不知送你什么好,所,所以……我本来想买一个打火机送给你,可是又觉得不正式……”

  看着她结结巴巴犹如羞涩少女的模样,夏天心中不由『荡』起一丝暖流。

  “我很喜欢。”

  夏天只能再次重复。

  并非他戒备柳清清,不愿意告知这一切,而是即便告知,也只是让她徒增烦恼而已。

  况且,她的那位神秘外公都不曾透漏相关信息,想必应该有所考虑。

  “你喜欢就好。”

  柳清清终于眉开眼笑,“好了,吃饭,快尝尝我的手艺。今天的饭菜都是我做的,田姨给我的打的下手。”

  “好。”夏天笑着点头,旋又问道,“田姨呢,吃过了没有,喊来一起吃吧。”

  “你没回来之前我就说了好几次,田姨肯定不肯啦。”

  夏天再次点头。

  接下来,两人开始了自从认识一来的第一次烛光晚餐。

  叮。

  期间伴随着酒杯碰撞的声音,只是片刻,柳清清那张『迷』人的脸蛋便浮现出了丝丝红晕,在烛光的映衬下,分外诱人。

  这一顿饭时间并不长,只有半个小时左右,但气氛却格外温馨。

  晚餐结束后,柳清清没有通知田姨,而是自己开始收拾碗筷……她真的改变了许多。

  当一切收拾利落之后,两人上到三楼依偎一起看电视。

  又过了片刻,夏天抱起娇艳欲滴的柳清清走进了……卧室!

  一切尽在不中。

  ……

  一间豪华的房间中。

  萧逸站在地上,低着头,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忌惮。

  按理说,作为五大宗派之一,华山派在世俗的门派行走,他完全没必要对任何人卑躬屈膝。

  可是此时此刻,他的身形微微去供着,额头时不时的溢出丝丝冷汗。

  无他。

  因为在他面前坐着两个让他十分忌惮的人。

  一个叫鬼面的中年人,同样来自华山派。

  普通人或许不知道鬼面是谁,但是在华夏古武界,这两个字却是位威名赫赫。

  此人乃是华山派长老之一,不仅实力强悍,而且心狠手辣,杀人之时犹如恶鬼降临,十分暴力。

  而另一位是个青年。

  萧逸自然也知道他的身份。

  厉阳。

  一个很普通的名字。

  但他的身份一点都简单。

  他是华山派秘密培养的底牌。

  普通人不清楚,在和平繁华的大都市之外,江湖,从来没有消失过。

  不是市井之中的江湖,而是古武界。

  各大古武门派彼此间的争斗也从未间断过。

  老一辈人比拼厮杀,年轻一代同样如此,代代相传。

  就如当今,在青年一代中,蜀山派有白乾,东岳剑派的肖剑心,昆仑派的都平,莲花派的殷朵等等都展『露』头角。

  而近几年华山派的青年一代却是未有特别出众之人。

  眼前这名叫厉阳的青年,乃是近几年才在暗中培养起来的。

  “萧逸,你紧张什么?”

  鬼面坐在一张沙发上,笑呵呵的望来。

  鬼面看起来约莫四五十岁的模样,长着一双三角眼,面部坑坑洼洼看起来十分骇人,真的犹如恶鬼一般可怖。

  “我……属下只是太惊喜了,没想到胡长老和厉阳师弟竟然会来青海。”

  “哈哈,别装了,你做的那点事,以为我们不清楚吗?”

  鬼面却是大笑一声,未等萧逸辩解,他大手一挥,“无需紧张,作为门派行走,该灵活的时候就灵活,没有人会怪罪你的。”

  “呼。”

  萧逸重重松了口气,尴尬一笑。

  他的确认识不少西方势力的人,当然不是自作主张,而是奉门派之命暗中大量收购基因『药』『液』。

  他只不过是从中获取了一些私利而已。

  至于珍贵的基因『药』『液』……他偷偷瞟了一眼坐在沙发另一端的厉阳,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培养对方。

  “厉阳,明天我们去见第九山的那个妖女,你有什么打算吗?”

  鬼面瞟了一眼,沙哑的声音继续传来,“萧逸刚才说的清楚,幽刺家族愿意免费给我们一大批好货,代价就是让第九山长长记『性』,所以盯上了那个来华夏的妖女。对了,你说他们都是西方势力,为什么要内混啊?”

  “很简单,最近西方各大势力意图联合。”

  李阳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样子,相貌还算俊朗,气质也不俗,他微微低着头,把玩着手中只有拇指长薄如蝉翼的一柄小飞刀。

  “也许第九山拒绝与他们联合,所以幽刺家族想要教训第九山,若是把他们的圣女重创的话,想必第九山会乖乖就范。”

  “我是这样认为的。”

  鬼面呼出一口气,又道,“最近青海风起云涌,暗流不断,各大门派都有派人出山,你也正好借此扬名,对了,你准备先拿那个开刀?”

  “在我眼中谁都一样。”

  厉阳仍然一副淡然之姿,不过在说完这句话后,抬起头看向了萧逸,“你常年在外,对各大门派比我们都要了解,现在谁的名气最大,蜀山的白乾?还是东岳的肖剑心?”

  “呃……”

  萧逸一怔,沉『吟』一下,“都不是,要说在这青海,最有名的莫过于一个叫夏天的年轻人。”

  “夏天?什么东西?”鬼面斜着眼瞟来,“没听说过这号人,很厉害吗?”

  “他曾杀了我们古武界不少人,原三教盟的盟主沈英武,副门主黎琳等一干高层,据说都是死于他之手。”

  “好,就他了。”

  厉阳当即拍板,语气随意之极,“各大门派的青年高手与我实力相当,而且也不好直接击毙,就用这个叫夏天的蝼蚁祭我之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