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421章 快来看,这个家伙跟地干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421章快来看,这个家伙跟地干

  徐美珍的速度自然快不过小青年,很快被追了上来。

  他先是略带敌意看了一眼旁边的夏日天,旋即,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立刻堆满了献媚的笑容。

  “美珍,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啊,幸好我也来得早。”

  顿了顿,不等徐美珍开口,加快语速,脸上写满了得意的狂喜,“我爸和你爷爷已经商量好了,这个月底我们就订婚,美珍,意不意外,惊不惊喜,高不高兴,兴不兴奋,快不快乐?”

  “噗……”

  一旁的夏日天却是忍不住直接笑喷了。

  “哈哈……”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一笑起来,竟是忍不住,笑声传出去多远,引得四周路人频频瞩目。

  徐美珍绝对算得上一个小美女,人长的很甜美,而眼前这家伙五大三粗,满脸横肉,而且染着黄毛……

  不是说夏日天看不起这家伙,而是他刚才的表情实在太逗逼了。

  高不高兴,兴不兴奋,快不快乐,“哈哈……”

  原本在听闻小青年这句话后,徐美珍有些愤怒与厌恶,可是看到夏日天肆意大笑,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噗嗤一声,跟着笑出来。

  “小子!你找死!”

  青年却是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当即狰狞望来,“你tèmǎ活腻歪了,敢笑我……”

  说罢就要用手推搡夏日天。

  “郝帅,你干什么!”

  徐美珍赶忙敢在前方,将他的手推开,怒道,“我告诉你,我才不会同意和订婚,要订你和我爷爷订婚去,而且我爸爸妈妈也不会同意。”

  “你……”

  名为郝帅的小青年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徐美珍,你爷爷可是收了我家的钱,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我就是死也不会和你订婚的。”

  徐美珍的脸蛋上写满了愤怒,不仅是对郝帅,还有对爷爷的不满。

  事实上,她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孩。

  这个家伙本身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爷爷又是那种胆小贪图小便宜的性格,被连哄带骗外加威胁,竟然就把自己的亲孙女卖了。

  “徐美珍!”

  郝帅脸上横肉变得狰狞起来,双目喷火,“你信不信,我只要一个电话就能让人砸了你爸妈开的那个小店,我两个电话就让你们一家在星加岛混不下去,我三个电话下去你们……”

  他的话还未说完,旁边刚刚止住笑声的夏日天,再次笑喷了。

  “噗……哈哈哈……”

  他颤抖着身体,脸红脖子粗,一边抹眼泪,一边做垂死挣扎。

  似乎感受到郝帅杀人般的目光,赶忙又站起,努力憋着笑,“抱歉抱歉,请继续……哈哈……”

  话未说完,他整个人蹲在地上,开始抽筋。

  “次奥!你tèmǎ找死!”

  这一次,郝帅再也忍不住了,满目狰狞,咬牙切齿,大步走向夏日天,“我tèmǎ弄死你!”

  “你干什么!”

  徐美珍再次拦住了他,怒斥道,“郝帅,你除了仗势欺人还会干什么!”

  “我仗势欺人?你说我仗势欺人?”

  郝帅眼睛都红了,像是发狂的野兽,猛地指向夏日天,“说!他是谁?你为什么一再护着他!你tèmǎ是不是背着我找野男人了!”

  “你,你这个……”

  听到这话,徐美珍气的娇躯颤抖,刚要怒斥,夏日天却是缓缓站起,旋即看着郝帅。

  “你叫郝帅?”

  郝帅一怔,紧接着怒瞪而来,“没错,老子就叫郝帅,你又是哪颗葱!”

  “你的名字很有个性,你意不意外,惊不惊喜,高不高兴,兴不兴奋,快不快乐?”

  郝帅一怔,紧接着大怒,“小子,你什么意思!”

  闻。

  夏日天一拍额头,旋即认真的看着他,“我就想问问,谁给你起的名字,tèmǎ的也太狠了,郝帅……你tèmǎ这是帅到了极致啊!”

  噗嗤!

  徐美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身边这个家伙有着无法形容的感染力一样,原本让她愤怒的情绪,此刻却连续笑了三次。

  反观郝帅,脸红脖子粗,像是野兽一样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啊——我要弄你你这个杂种!”

  他已经出离了愤怒,一把推开徐美珍,,一脚踹向夏日天的肚子,同时喝骂道,“去死!”

  他虽然没有练过,但中学没毕业就出去跟人混,打架是经常的事情,这一脚踢的无比娴熟。

  旁边的徐美珍忍不住惊呼出声,她被推搡开来根本无法阻止。

  “喀。”

  突然间传来归的闷响。

  寻声望去,只见夏日天静静站在一旁,而郝帅一脚踢开,身形前倾,重心不稳,直接向前倒去。

  砰的一声。

  他整个人和地面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负距离接触。

  “我次奥!”

  郝帅疼的龇牙咧嘴,这一下摔的太tèmǎ疼了。

  “啧啧。”

  夏日天看着他,颇为无语道,“我听说过跟人干,跟天干,跟电干,没想到你tèmǎ竟然跟地干!”

  我逑你了个吗的。

  你才跟地干,你们全家都跟地干。

  郝帅抬起头,双目喷火怒瞪而来,刚要站起,却见夏日天面向四周大喊道,“大家快来看啊,这个家伙跟地干呢。”

  事实上,根本无需他提醒,四周已经有不少路人在关注这一边,而此刻一嗓子喊出,更远处的人立刻向这边涌来。

  “靠你老母,我弄死你!”

  郝帅真的努力,猛地站起,疯了一样扑向对方,未到近前,又是一脚踹了出去来。

  “啪。”

  一声脆响,一只手掌蓦然探出,闪电般扣住了郝帅的脚腕。

  然后。

  向后一拽。

  郝帅身形不稳,直接来了一个大劈叉。

  一字马!

  喀的一声。

  隐隐传来声响。

  “嘶!”

  郝帅根本没练过这玩意,嘴角连连抽搐,满是横肉的脸上狰狞着倒抽冷气。

  太tèmǎ疼了。

  “快来看啊。”

  好死不死,夏日天神补刀的声音犹如狼嚎一般彻响四周,“这家伙tèmǎ还要跟地干呢……”

  阿噗!

  郝帅又羞又怒,外加疼痛,被一句话气的险些吐血,“啊啊啊,我不会翻过你……你tèmǎ才跟干,你们全家都跟地干……”

  闻。

  夏日天的神色之间变得认真到了极点,“抱歉,我的名字叫夏日天!”

  “哈哈……”

  四周路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徐美珍的脸蛋都红扑扑的忍俊不禁。

  好在她还算冷静,知道郝帅是个怎样的人,赶忙过来,“我们快走……”

  说罢之后,不管不顾拽着夏日天的胳膊向前跑去。

  “我真的叫夏日天!”夏日天不情不愿咕哝着前走。

  “哈哈哈……”

  周围的大笑声练成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