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424章 说不定我也是保镖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424章说不定我也是保镖

  阿彪的目光之中再也不复之前的冷厉与傲然。

  换而取之的是惊骇与极强烈的不可置信。

  qiāng怎么到对方手中了?

  没看清。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明白。

  可是,哪怕他再蠢也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超级高手。

  两个手下没有丝毫反应便被一瞬间打飞,而自己刚摸出qiāng便到了对方手中……关键是自己这个当事人竟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里,阿彪只感觉头皮发麻,但眼中却冒出狠光,弓步上前,毫不犹豫一拳轰出。

  啪。

  脆响传出。

  他的手臂静止在半空。

  而他的拳头却被一只手就那么轻轻的扣住。

  阿彪面呈骇然,瞳孔放大,不可置信。

  只见夏日天依旧微低着头,眉头紧皱,望着另外一只手的手qiāng,歪了歪脑袋,想了想。

  忽地。

  他手臂一摆,手腕一抖。

  哗啦啦。

  手qiāng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堆零件,噼里啪啦掉落在地上。

  阿彪目瞪口呆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止是他,旁边的徐美珍亦是满目不可思议的神色,张着小嘴,瞪着眼睛,完全无法形容自己此刻该是怎样的情绪。

  “唰。”

  与此同时,夏日天扣住拳头的手掌向后一拽,借助着惯性,竟然单臂将阿彪抡动起来,舞了个大风车。

  “嗖。”

  然后。

  他被扔了出去。

  徐美珍的脑袋从左边扭到右边,跟随着化作抛物线的阿彪。

  轰的一声。

  终于,二十米开外,阿彪重重砸在了地上。

  他没有痛苦惨叫,徐美珍也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看到阿彪蜷曲的魁梧的身躯,在剧烈的颤抖着,口中哇的一声大口吐血,半天爬不起来。

  “美珍!”

  夏日天转目看向神色呆滞的徐美珍,认真道,“我失忆之前极有可能真的是超人,即便不是超人,也是无所不能的王牌特种兵!”

  愕然听到这话,徐美珍一呆。

  紧接着哭笑不得。

  把三个保镖都打的昏死过去,你竟然在想着这些?

  况且,就算能打又怎样。

  那三人可是龙虎门大小姐的保镖,无论这家伙以前是什么身份,但失忆了有什么用。

  “夏先生,我们快走。”

  徐美珍赶紧再次拉着夏日天转身就跑。

  “跑什么啊,我们占理,为什么要跑?”夏日天咕哝着问道。

  徐美珍脸上却是无比焦急,“你打了蒋小姐的保镖,万一她不讲道理报复你呢,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可惹不起。”

  “但我救了她啊?”夏日天理所应当道,“最多两不相欠,她但凡有一点良心,也不好意思报复吧,再说,就是报复我也不怕,我失忆之前极有可能是……”

  “我知道,你是超人!”

  徐美珍只要顺着接话,脚步却是不停,前方路口恰好有一辆公交车停下,两人立刻上车。

  直至公交车缓缓启动,徐美珍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反观夏日天,坐在椅子上,神色单谈,带着一丝好奇望着外面的风景,问道,“美珍,我刚才忘了和你说了。”

  “什么?”薛美珍好奇问道。

  “除了超人和王牌特种兵之外,说不定我也是保镖,很厉害的保镖。”

  徐美珍有些无语,不过想到对方失忆,对以前的事一无所知,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可怜,安慰道,“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总会有恢复记忆的一天,你越着急,反而越不利于恢复。”

  “嗯,你说的对。”

  夏日天深以为然点了点头,“但我仍然很好奇,我以前究竟是干什么的,你不觉得这样很有乐趣吗?”

  见鬼的乐趣。

  徐美珍心中腹诽,但嘴上却附和笑道,“对,的确有乐趣,但你不要太纠结。”

  “我没纠结啊。”夏日天诧异望来,“我又不是神经病,纠结这干嘛?你想,既然我叫夏日天,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

  徐美珍膛目结舌,“说,说明什么问题?”

  “当今这时代,谁敢起这么牛叉的名字,既然敢起,那一定是有身份有背景和能力的大人物,而我现在很能打,已经表现出了一丝瞄头,更加说明我不是普通人了。”

  夏日天摇头晃脑,“我觉得现在就挺好,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游戏红尘,体验人间疾苦,我有一种感觉,这种状态对我很有利。我可是夏日天啊……咦?这句话为什么这么耳熟呢?”

  闻,徐美珍的长发肆意飞扬,长袖t恤无风自动,噼啪作响。

  显然,小护士已经被这番论雷的外焦里嫩。

  ……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公交车来到了牙龙区。

  牙龙区在整个星加岛都非常有名。

  因为整个星加岛的hongdēngqu和美食街都在牙龙。

  当然不止如此,这里还有宗教,庙宇,会馆,体育团体,美食,风月场所,帮派……牙龙虽然面积不大,但这种混搭的风格几乎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

  很多不了解星加岛的人或许认为这是一个花园城市,非常严肃规矩的地方,但牙龙绝对会让人改变印象。

  严肃的会馆或者庙宇旁边,可能就开着一家妓院……而且合法的。

  两人下车之后,顺着熙熙攘攘的rénliu挤入了一条更加热闹的美食街。

  这里不仅有地摊美食,街道两旁亦有来自各国的特色餐馆,整条街道异常繁华,香气扑鼻。

  “那边就是我家的小店……呃!”

  徐美珍带着夏天七拐八拐,来到了美食街中后段,指着前方不远处。

  可是她的话未说完便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大变,急匆匆向前跑去。

  她所指着的方向,此刻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围着许多人,而且最里面传出一道道哭天抢地的喝骂声。

  看到这一幕,夏天也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挤进人群之后,立刻看到一名穿着围裙的中年男子倒在地上痛苦的shēnyin,男子身旁一个妇女一边哭一边大喊着,“阿风,你怎么样啊……”

  在他们四周,锅碗瓢盆,桌椅板凳全都散落一地。

  “爸,爸你怎么了?”

  徐美珍疯了一样扑上去,可是未到近前便被妇女拦住,“阿珍,你把的胳膊和肋骨被打断了,你先别乱动,我已经叫了救护车。”

  “妈,是谁,谁打我的爸!”

  徐美珍两眼通红,先是盯着中年妇女,而后又以一种仇恨的目光看向四周,“是谁,谁打的我爸爸……”

  “阿珍,别冲动。不是这些街坊邻居,是街头党的阿勇他们动的手……”

  中年男子忍着痛苦斥责一句,一句话未说完,又忍不住痛苦shēnyin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