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434章 所谓聚会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434章所谓聚会

  酒吧中,喧嚣呈潮,热浪扑面。

  让夏日天无比惊讶的是……酒吧的格局。

  左侧是寻常酒吧的正常现象,嗨爆的重金属音乐,以及舞池中一道道狂乱舞动的身影。

  而右侧,则是一个拳台。

  拳台上面两名拳手洒血激斗,下面围着更加疯狂的人们,手中拿着票据,一声接一声的嚎叫彻响不断。

  这种格局……夏日天眉头微蹙。

  怎么感觉有些熟悉,似在哪儿见过。

  看他如此,徐美珍显然误会了,笑着解释道,“其实我们星加岛大多数酒吧都是这种格局,有美酒,美女,还有拳赛,客人既可以在这里泡妞,也可以赌拳……”

  顿了顿,补充一句,“对了,这在星加岛是合法的,天哥你是华夏人,我想在华夏,应该不允许这种格局的存在……”

  “不!”

  夏日天忽地打断了她,“我在国内见过这种格局,在……在……”

  他皱着眉头,努力回忆,只是几秒之后,不得不放弃,苦笑一声,“具体在哪个城市我忘记了,我现在只记得,这种格局的酒吧我在国内见过,好像叫江湖酒吧……”

  闻。

  徐美珍一愣,刚要说话,忽地,右侧角落的方向站起几个人,远远的招手,“美珍,这里……”

  “我同学在那边。”

  徐美珍也远远的招手回应,同时笑着对夏日天说了一句,又道,“我们过去吧。”

  夏日天点了点头,有些心不在焉。

  很快来到了近前,徐美珍与几个还算漂亮的女孩热络的打招呼。

  “美珍。”

  其中一名身材火爆的女孩一边拉着徐美珍的手,一边埋怨道,“我还以为你又不来了呢。”

  说罢之后,她审视的眼神打量一旁的夏日天,“这是你朋友?”

  “嗯,他叫……夏日天。”

  说起夏日天这个名字,徐美珍有些难为情。

  果然。

  七八个男男女女的神色之间立即变得怪异,险些笑出来。

  只是——

  随着几声咳嗽,原本还算热络的场面,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安静下来。

  “美娜,怎么了?”

  徐美珍诧异问道。

  “这……呵呵,美珍,你要是带别人来的话,早点告诉我们啊,你看这……”

  说话间,叫美娜的女孩缓缓让开了身位。

  不止是他,剩下的七八个男女也下意识侧转身形。

  然后,露出了一道被挡在后面,并未站起来人的身上。

  看到他,徐美珍脸色一变,下意识道,“郝帅?你怎么在这里?”

  坐在那里的人,竟是和徐美珍有婚约的郝帅。

  只是此刻的郝帅满脸阴沉,眼中的阴毒都仿若能滴出水来一般,极其怨毒盯着一旁的夏日天。

  “我也是美娜的同学,我怎么不能来了?”

  徐美珍一滞,竟然无以对。

  “美珍,大家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那时候大家可都知道,你和郝帅是一对啊。”

  美娜故作惊讶望来,“而且我听说你们这个月底就要订婚了,你……你怎么还和别的男人……”

  “是啊美娜,你可是我们这些人中的乖乖女,一向自爱,可你既然和郝帅订婚,不应该和别的男人那名暧昧啊。”

  “对对对,刚才郝帅还和我们说,他和你闹了一些小矛盾,让我们劝劝你,可是我们没想到你竟然……”

  看似关怀与劝慰,实则句句带刺。

  徐美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

  她并不傻。

  在看到郝帅的一瞬间,她就想到了某个可能。

  很简单,美娜的男朋友是酒吧的大堂经理,而郝帅的堂哥则主管着赌拳那一块,并且还负责酒吧保安。

  之前美珍还在疑惑,以往的时候,大家差不多每个月聚会一次,而现在刚月中,怎么又要聚会。

  根本无需多想,源头定然来自郝帅。

  所谓聚会,不过是他联合一帮同学给自己施压……

  徐美珍的心有些寒冷。

  因为她根本不知该如何辩解……事实上,很多同学都知道,自己和郝帅没什么。

  自始自终都是他一厢情愿。

  “你们……”

  未说完,只见夏日天上前一步,笑眯眯望着郝帅,“跟地干的兄弟,见到我高不高兴,开不开心,兴不兴奋,惊不惊喜?”

  尼玛的。

  郝帅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顿时一抽。

  尤其在听到‘跟地干’三个字后,额头青筋顿时暴跳不已。

  “小子,我还真想着找你算账呢,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他的语态之间充满了怨毒,牙齿咬的咔咔响,那样子恨不得扑过来从夏日天身上撕下一块肉。

  说到这里,他站起身,远远的招招手,大声道,“陈义,这边。”

  招呼之后,他重新看向夏天,嘴角勾勒一抹戏谑与阴毒,“华夏人,记住,这里是星加岛,而不是你们华夏!”

  虽然星加岛有百分之八十都是华人,但这些华人从不承认自己是华夏人。

  这是政治和历史遗留问题,但并不影响这里居住地华人,根本看不起前来打工或做生意的华夏人。

  “怎么了郝帅。”

  这时,一名穿着西装的青年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又道,“大家今天一定要玩儿好啊,所有消费都算在我头上。”

  青年面皮白净,长的还算英俊,但语态之间似乎有着一丝天生的骄傲与优越感,说话也带着一丝傲气。

  “陈义。”

  郝帅指了指夏日天,眼中闪动着戏谑,“你不是最讨厌华夏人吗?这儿就有一个。对了,他是美珍带来的。”

  嗯?

  闻。

  名为陈义的青年一愣,转目望来,上上下下打量夏日天,眼中是不加掩饰的轻蔑。

  “华夏人?”

  夏日天点了点头,“华夏人。”

  “不错,华夏人不错。”

  陈义似笑非笑说了一句,而后又道,“我叫陈义,是幻影酒吧的大堂经理,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华夏人。”

  夏日天挑了挑眉头,“我这样的华夏人怎么了。”

  “别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好奇。”

  陈义笑呵呵望来,只是眼神之间是不加掩饰的轻蔑与鄙夷。

  “我也认识不少华夏人,不过大多是服务员,佣人,乞丐,恶棍,以及牙龙的……鸡!像你这么轻轻松松来酒吧消费的华夏人,我其实挺少见到的。”

  顿了顿,他又笑呵呵补充了一句,“不知道你是属于哪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