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448章 断层的记忆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448章断层的记忆

  望着眼前这个并不算大的黑『色』皮包,徐美珍愣住了。

  她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那杯名为二十一层楼的鸡尾酒被拍卖后的现金。

  一百五十万星加币。

  只是一杯酒啊……

  她当时还在想,只怕家里的店辛辛苦苦十年,都不一定能赚到这么多钱。

  “天,天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美珍并没有丝毫欣喜。

  相反,她甚至有些愤怒,而且生出一直被羞辱的错觉。

  “哈哈。”

  夏天却是一笑,抓住她的手,将皮包放在手中,同时说道,“你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调四杯酒吗?”

  “为,为什么……”

  夏天理所当然道,“因为我给你调了两杯,其中一杯请你喝,另外一杯帮你拍卖,所以这钱本来就是你的啊。”

  徐美珍一呆,紧接着浮现惶恐,“我不能要,你也没和我说,而且……而且我凭什么要你的钱啊。”

  她的家里虽然还欠着gāolidài,但徐美珍根本没有丝毫贪念。

  “因为你在我最无助和茫然的时候收留了我。”

  夏天的神『色』之间极为认真肃然,“美珍,或许对你而,这只是你的一时善心,可对我来说却不一样,我知道谈钱,会让你不舒服,可我除了钱,不知该怎么报答……”

  “我不需要你报答……”

  徐美珍便打断了他,而后狠狠一抹眼睛,“我不需要你爆发,呜呜呜呜……”

  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而后将皮包往夏天手中一塞,转身向前跑去。

  “美珍,你听我说……”

  夏天身后大喊着追了上去。

  “我不听……”

  此刻的徐美珍心『乱』如麻,她只知道一件事,如果接受那些钱,自己的初恋再也不是纯洁和纯洁了。

  与此同时,内心之中对夏天生出一直浓浓的失望。

  这就是初恋吗?

  还没开始便已结束。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快速走至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疾驰离开了。

  “唉……”

  夏天站在街边,嘴角勾勒一抹苦笑。

  他是追不上徐美珍吗?

  显然不是。

  他是没有更好的方式处理这件事吗?

  同样不是。

  刚才一切都是他故意为之。

  相处这些天来,他怎能不知道小姑娘朦朦胧胧的情愫。

  他虽然失忆了,但人格没有变,做人的底线也没有变。

  绝不会玩弄别人的感情。

  刚才虽然有些残忍,却也是最好的结果,还是趁早掐灭小姑娘那些不该有的念头为好。

  他生怕有一天小姑娘对自己说一些话的时候,他不知该如何回应,就像当初的李小柔……

  嗯?

  李小柔?

  夏天抓了抓头皮,仔细思索着,脑海中随之浮现一幕幕画面。

  画面中,一名气质恬静的女孩猛地抬起头,鼓起勇气直视着夏天,“小天哥,我……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她重复了一句,仿佛再给自己加油鼓气,“我知道你的身份不一般,很有钱,也许有了女朋友,但是,我喜欢你。”

  “小柔……其实我一直把你当成……”

  “不要说!”

  女孩像是受到惊吓一般,一脸的彷徨,祈求道,“小天哥,不要说出来好吗……”

  随着话音落下,两行清泪滑落脸庞,而后一路小跑着消失在夜『色』中。

  记忆的画面停止,在夏天脑海中定格。

  许久之后,女孩伤心欲绝的模样才化作星星点点记忆碎片坠入脑海深处。

  但记忆的画面并未因此而止住。

  月亮,柳清清,秦岭,洛千金,云伊诺,仙蒂……一个个熟悉的名字跳跃而出,狠狠敲击在他的心上。

  “都应该是我熟悉的人吧……”

  夏天仰望着夜空,神『色』之间颇为复杂。

  “那我……究竟是谁。”

  雷霆,洛天,凌熊,萧风烈……越来越多的名字,越来越多的画面随之浮现。

  但这些画面并不连贯,形成了一个个断层,而且他依然没有关于自己的记忆。

  许久。

  夏天深深呼出一口气,而后走至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他并没有太过纠结。

  而是有一种感觉,至多三五天,他便会彻底恢复记忆。

  约莫二十分钟左右,停在了小店门口。

  只是刚下车,夏天便愣住了。

  只见不大的小店中灯光大亮,影影绰绰挤满了十多人。

  这些人全都是五大三粗青壮年,一个个面『色』凶煞,眼冒狠光,腰间鼓鼓囊囊,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老徐头,考虑好了没有,上次我走的时候就和你说过,如果再不还钱,就拿你女儿抵债。”

  说话的是一名大光秃,一边抽着烟,一边邪笑打量着被围在中央的徐美珍。

  “哈哈。”

  “嘿嘿。”

  十多个家伙也都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一个个面带戏谑,目光肆无忌惮刺在徐美珍身上,仿佛在看一只赤『裸』羔羊。

  “狼哥说了,只要让你女儿陪他一个星期,那十万就不用还了,而且狼哥还会关照你们。”

  “是啊老徐头,赶紧答应了吧,你想啊,如果成了狼哥的岳父,整个牙龙谁敢惹你。”

  “说不定以后我们还得恭恭敬敬喊你女儿一声狼嫂。”

  “……”

  一群家伙嘻嘻哈哈不断的口花花,而被围在中央的徐美珍一家,却是一个个脸『色』发白,即愤怒又惶恐。

  他们很清楚,这些街头党绝不是开玩笑,什么事都做的出来,尤其带头的这个青年,据说杀过人。

  当下,徐父将徐美珍护在身后,赔笑祈求道,“勇哥,能不能在宽限几天,我一定把钱还上……”

  “宽限尼玛!”

  勇哥猛地站起来,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满面狰狞,“老家伙,别给脸不要脸,现在就告诉我,还不还钱,不还钱拿你女儿抵债。”

  “勇哥……”

  “滚滚滚!”

  勇哥的眼中充斥着暴戾,“看来你是没钱了,来人,把这个小妞带走。”

  “好嘞。”

  “哈哈,小妞长的不错,狼哥一定喜欢。”

  十几个家伙皆不怀好意的站起来,盯着被护在徐父身后的徐美佳。

  “老徐头,让开吧。”

  徐父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可是却不得不服软,“勇哥……”

  “滚你妈的。”

  勇哥的耐心已经被耗光,喝骂一声,一脸凶残的扬起手臂,一巴掌抽向徐父的脸颊。

  啪!

  声音并不高。

  但徐父却愣住了。

  他的脸上并未有丝毫异样。

  勇哥也愣住了。

  下意识望去。

  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身旁站着一个青年,此刻青年正牢牢扣着自己的手腕。

  正是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