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1499章 勘察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499章勘察

  当姚曦以一种咄咄逼人的语态道出了自己的三个观点之后,整个大厅的温度已然彻底将至了冰点。

  冷的让人心悸。

  武广和那名老妇人依旧面无表情,但身旁的三个中年却流露出了沉思之态。

  事实上,武家之人也不是傻瓜。

  同样会想到这一层。

  他们之所以还能沉得住气,究其原因还是无法确定武向东的下落。

  说白了,不相信武向东已经死亡。

  可偏偏映鸿辉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他去找姚曦,想要诈她。

  果然。

  武广冷冷的开口说。

  “你有什么要说。”

  昨天映鸿辉先给武向东的弟弟武向西打的电话。

  最后才传到武广耳中。

  而映鸿辉当时说的颇为含糊。

  待将事情经过述说一遍后,最后又说武向东与他要了一根熏香离去了,至今未归。

  可偏偏在下午的时候,他却找上姚曦,信誓旦旦说武向东被夏天杀了。

  这不仅逻辑不符,而且时间顺序也不对等。

  “姚曦!你,你这是强词夺理,栽赃嫁祸,你……”

  映鸿辉没有办法去辩解,只能以愤怒来掩饰内心之中的惶恐。

  “我没有。”

  姚曦的声音轻轻淡淡,“我只是道出了心中的疑惑,想要让你解答而已,况且,你我知道,夏天不仅是九大霸主之一,他身上更有着让无数人都觊觎的至尊戒……”

  剩下的话没有说。

  但在场的人怎能不明白。

  映家想要得到至尊戒,却不想直接对上有着霸主身份的夏天。

  所以拿武向东当刀使。

  若武向东死了,必然会让武家暴怒,最终会和夏天对上。

  这就是姚曦的下之意。

  “姚曦,你这个恶妇!”

  映鸿辉气的浑身直颤抖,满脸愤怒,“我要杀了你……”

  “哼!”

  武广忽地冷哼一声,眸子似刀子般迫人,“我需要你的解释,为何下午你信誓旦旦和她说……向东被那夏天杀了,而到晚上,你却告诉我,向东至今未归?难道你在下午的时候,便能料到向东会死吗?”

  “武叔,您听我说……”

  映鸿辉神色惶恐,赶忙道,“是这样的,武少在和我要了熏香之后,他一夜未归,我担心他出意外,所以就去找姚曦,想要试探一番……”

  这的确是他的本意。

  可此时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却站不住理,显得那么软弱无力。

  果然。

  话还未落便被姚曦打断了。

  她冷笑一声,“你自己不觉得这句话很可笑吗,我们退一万步讲,无论武少发生了什么事,这与我有关系吗?你能试探出什么?或者说你认为我怂恿夏天杀了武少?”

  映鸿辉的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

  很多事情他不能解释。

  说的越多,漏洞越大。

  可若是不辩解,明显被对方栽赃嫁祸……虽然姚曦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不得不说,姚曦这个有着精致面容的女子,她能走到今天的地位,绝非别人议论的那样,靠美色上位。

  在很小的时候,她就见多了人间的善恶,并且会加以利用。

  哪怕有一天真相大白,确定是夏天杀的人,映家也怪不到她的头上。

  因为她的一切观念,都是正常人该有的疑虑。

  姚曦相信武家人并不笨,只需要自己稍微提点一下,他们便会想的更多。

  武广身边跟随的三个中年,此时明显已经代入了进去。

  他们皆一种森冷的目光盯着映鸿辉,杀意是根本不加掩饰的。

  映鸿辉头皮发麻,只能勉强争辩道,“武叔,她这是很明显的栽赃嫁祸,更不就是在妖惑众,您千万不能信她……”

  “难道要我信你吗?”武广冷冷道。

  不等映鸿辉开口,他立刻又道,“立刻给映海那个老东西打电话,让他滚来青海,如果我儿向东没事还好,若是有事,我与你们映家不死不休。”

  喝罢,又凝视姚曦,“不介意我们在你这儿暂住吧,在我儿向东没有消息之前,我不希望你们两人离开我的视线。”

  ……

  同一时间。

  锦绣花园。

  十三号别墅。

  此时此刻,别墅前方的草坪上,分不同方向,站着五个人。

  如果从外表去看的话,这五个人也就四五十岁左右中年的样子。

  可认识之人却知道,他们每一个都至少有六十岁开外了。

  不止如此。

  他们五个人的相貌都极其相似,哪怕是普通人也能看得出来,必然有着血缘关系。

  “虽然被人刻意抹去,但这里的确有打斗的痕迹。”

  其中一人叹了口气,沉声道,“看来雪兄真的凶多吉少了。”

  “大哥,要我说废这事干嘛。”另外一rénliu露不耐烦的表情,“我们直接去找夏天那小子,把他抓起来审问一番,其实在我看来根本就不必审问,明显是他杀了雪无名!”

  “四弟,不可胡乱语。”

  被喊大哥的男子轻斥一声,“武向东已是准至人,而雪兄更是达到了至人中期,那夏天虽强,但你认为凭他一己之力能杀得了雪兄和武向东吗?”

  说罢之后,他看向另外一名男子,温声道,“三弟,你怎么看。”

  另外两人也看向了男子。

  闻后,他略微沉吟一下,说道,“这件事的水很深……”

  “三哥,你能不能痛快点,每次都这样磨磨唧唧的……”

  老四又变得不耐烦。

  可是未说完,便被老大一瞪眼,赶忙止住声音,口中却不知在咕哝着什么。

  反倒是老三,微微一笑,并未动怒,“首先,其实我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们只接到上面命令,被告知雪无名出事了,而雪无名又是武向东的护道者,再联系到我们调查的信息,最终得出的结论,全都指向了夏天。”

  顿了顿,话锋一转,“但是,正如大哥说,那夏天战力虽强,即便他是九大霸主,却也不可能杀死雪兄和武向东两个人,所以我认为,要么夏天有一个超强力的帮手,要么,这件事根本不是夏天做的。”

  他的目光扫过三人,神色之间变得凝重起来。

  “如果是前一种的话,我们可以直接去会一会那夏天,可若是后一种……大哥二哥,四弟,能这般轻易杀死武向东和雪兄的高手,会是寻常人吗?”

  刚说完,老四又忍不住开口,“不是寻常人又怎样,难道我们梅家无兄弟还怕他不成,我们是守护者,如今雪兄被杀,无论于公于私,我们都要为他报仇,守护者的尊严不容挑衅!”

  “四弟,你不明白我的意思。”老三一脸的肃然,紧接着眸子中闪现一抹极其隐晦的惧色,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一件事,不久前杀生大会上,曾经出现一个极其神秘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