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055章 神秘的令牌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山崖上。

  君临与摇光相对而坐。

  两人都没有说话。

  很安静。

  只是君临的额头已然浮现一层细密的冷汗。

  别看他掌控者守护者联盟,但是在摇光面前,却是大气都不敢喘。

  不仅仅对方是他的师傅。

  而是君临很清楚自己这个师傅究竟是怎样的人。

  哪怕君临在年轻的时候跟随过对方很长一段时间,但仍然看不透他这个师傅。

  喜怒反复无常,行事飘忽不定,完全捉摸不透。

  或许上一秒他面色温和看起来无比慈祥,但下一秒也许就动辄杀人,冷血到了极点。

  以至于过去这么多年,仍然给君临留下了阴影。

  许久。

  摇光端起茶杯,轻啜一小口。

  他将茶杯放下,直视着君临,“君临啊,我很失望,对你很失望。”

  这句话说出,君临眼皮一跳,“师傅,对不起,我……我本以为会成功的……”“不,我对你失望,并不是因为这件事。”

  摇光面色温和,声音轻淡,那双沧桑的眼眸深邃无比,“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不想杀掉夏天,还是故意失败?”

  愕然听到这句话,君临的脸色为之一凛,额头滴落冷汗。

  他赶忙道,“师傅,我一直遵照您的意思,看着他,养着他,掌控他……可我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突破至圣了,这也意味着,他有很大的几率突破我的掌控,所以我……”“所以你就做了一个很大的局,不仅想得到至尊戒和令牌,更想将夏天和他身后的势力一网打尽,对么?”

  摇光说道。

  “是……是这样的。”

  君临更加小心翼翼了,“可是没想到,对方阵营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洞虚高手……”未说完,便被摇光打断了,“这是你为自己找的理由吗?

  你之前说过,这个计划完全失败之后,那个洞虚高手才露面的。”

  “呃……”君临一呆,紧接着赶忙道,“师傅,是我大意了,是我的错,是我考虑不周……”他很清楚,这个时候绝不能为自己找借口和理由。

  否则的话,眼前这个自己的师傅,发起飙来真的六亲不认。

  他在年轻时候没少被蹂躏。

  “你啊,太过自信了。”

  摇光的脸色略微缓和,再次品了一口茶,淡淡道,“知道那个洞虚强者的身份吗?”

  “我已经动用守护者联盟的资源去调查了。”

  君临暗自松了口气,“只是那天晚上传来的声音,根本分辨不出是男是女,否则的话,调查范围会缩小一些……”摇光再次打断了他,淡淡道,“洞虚境界不是大白菜,唯有天赋绝伦惊才绝艳之辈,再加上一点点运气,方有可能踏出那一步。”

  顿了顿,他的眼睛嘘了起来,“如果当年那个女人没死,她绝对能达到洞虚,此外,明人号称五百年一出的奇男子,若他还活着,也一样能达到洞虚,但这两人都死了,所以,你要搜寻的范围,不是年轻一代,也不是上一代,而是我这一代。”

  “是。”

  君临赶忙应声,“我回去后立刻加派力量。”

  摇光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对方护着夏天,那你暂时不要动他,且观之,先把令牌拿到手,到时候我会亲自去取至尊戒。”

  闻。

  君临微低着头,竭尽全力掩饰眸子中的异样,“是,我回去后,立刻布置,一定从长安李家把令牌拿到手。”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君临能察觉到,在摇光心中,那个令牌似乎比至尊戒还要重要。

  可据他所知,那个令牌不过是守护者联盟上任盟主交给长安李老鬼的。

  拥有这个令牌,在不影响道德底线的前提下,可以让守护者联盟做三件事。

  此外。

  令牌还有一次免死的机会。

  只要不是罪大恶极,守护者联盟不得对拥有令牌之人动手。

  而这些年来,长安李家已经动用过三次机会,守护者联盟都做到了。

  只剩下一个免死的能力。

  君临不明白,为何师傅如此看重那块令牌。

  思绪间,摇光的声音传来,“没有其他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过段时间,我也许会下山走一走。”

  君临眼睛一亮,赶忙站起身,“若是师傅出山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去吧。”

  “是,弟子告退。”

  君临微躬着身躯,倒退三步。

  而后转身向着山崖下面走去。

  而坐在那里的摇光,则眯着眼睛望着君临的背影。

  直至他消失不见,摇光才淡淡一笑,“我的好徒弟,野心很大啊。”

  随后,他摇摇头,眼眸之中闪现一抹冷光,“洞虚?

  究竟是那位老朋友呢……”……接下来的几日,夏天依旧滞留王家庄。

  他将残破的木院和木屋,重新修缮了一遍。

  不过就在夏天准备多住几日的时候,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白西打来的。

  “天哥,我老大可能出事了。”

  甫一接通,电话便传来白西急促的声音。

  夏天神色一凛,立即道,“别慌,究竟发生了什么,慢慢说。”

  “没发生什么大事。”

  白西的语态之中透着古怪,“老大的性格你也知道,几乎每天就宅在宸堡,有时候一天都不露面。”

  顿了顿,又道,“前天晚上的时候,我们和老大一起吃的饭,而且喝了不少酒,第二天我们都没在意,以为老大喝多了,可是中午的时候,我过去喊老大,却发现他不见了。”

  夏天眉头大皱,并未打断,知道还有下文。

  白西又道,“我立刻给老大打电话,可接电话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男子,他告诉我说,正和老大在夏夷威,之后不等我说话,对方便挂断了电话,再打……就打不通了。”

  夏夷威?

  夏天挑了挑眉头。

  这不是自己的地盘吗。

  当下,他沉声道,“最近雷霆有没有做什么事情?”

  “没有,即便做什么,他也会吩咐我去做。”

  夏天的眼眸微微闪烁,呼出一口气,“这件事我知道了,我现在立刻让人调查,如果你那边发生什么事情,有什么动静和消息,立刻通知我,”“好,那就拜托天哥了。”

  挂断电话后,夏天眉头大皱。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他隐隐感觉这件事有些不简单。

  思绪片刻。

  他拨通了玛姬的手机,“玛姬,现在动用一切资源,先从出入境记录方面调查,给我找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