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正文_第2085章 一枚棋子?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夏天并不知道乾云怎么和君临转述的。

  但令他意外的是,也就五分钟左右,夏天的手机铃声嗡鸣起来。

  来电是一个陌生号码。

  夏天毫不犹豫接通。

  “是我。”

  对面传来君临的声音,显得有些阴沉,“找我什么事。夏天,你不会以为上次赢了我一次,就觉得真的是我对手吗,若非楚山河使诈,你怎么可能打得过我!”

  听到他这样说,夏天不仅没有恼怒,反而笑了。

  他能从君临的语态中,多多少少感受到丝丝气急败坏。

  再也没有之前高高在上的淡定从容。

  显然。

  那一次的失败对他的打击很大,哪怕直至现在也留有阴影。

  “我这次受人之托找你,他想要见你一面,是的你一位故人。”

  说话间,他抬眼瞟了一眼对面的宁远,嘴角扯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我劝你最好来一次,否则的话,你会后悔终生的。”

  “哼!故人?”

  君临冷笑一声,“若是我的故人,他不会直接联络我吗,何必通过你来做中间人,夏天,你还很嫩。”

  夏天淡淡一笑,“还记得二十九年前吧,你在……”

  说话间,眼神示意宁远。

  宁远轻声道,“巴厘岛,沙尔怒海滩。”

  夏天立即也道,“二十九年前,你受了伤,逃到了巴厘岛,沙尔怒海滩,忘记是谁救得你吗?”

  愕然听到这句话。

  此刻正站在某地的君临,身形如遭雷击,骤然变了颜色。

  深藏在脑海中最深处的星星点点记忆,蓦然被推开了闸门,一幅幅难以忘怀的画面如同交卷一般快速闪动着。

  沉默。

  依旧沉默。

  君临的脸色变了又变。

  他本身除了实力强大之外,还是一个阴谋家。

  几乎一瞬间,他便想到了许多。

  各种念头一闪一转之下,君临咬牙切齿,“夏天!我和你虽然有仇,甚至我们彼此已经不死不休,但我君临做人做事都有底线,你可曾见我用你的亲朋好友做威胁,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卑鄙!”

  “哈哈。”

  夏天冷冽大笑起来,“我没你那么卑鄙,更不屑做这些龌蹉的伎俩。”

  顿了顿,冷冷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废话少说,你见不见,给句痛快话。”

  君临一愣,旋即重重出了一口气,“她在什么地方?”

  “夏夷威。”

  “我现在就去机场,最迟明天早上,最晚今天后半夜。”

  “好,我等你,来了给我打电话。”

  说罢之后,夏天就准备挂断电话。

  不过这时,君临忽地说道,“你怎么找到她的?”

  “不是我找他,而是他找到我的。”

  夏天知道君临口中的她……是宁远的母亲。

  但夏天故意模糊了答案。

  果然。

  闻听此,君临毫不犹豫说道,“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主动找你,绝对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

  夏天冷冷一笑,“君临,不要以为你能算计一切,这个世界上,总有你算不到的事情。”

  君临沉默了。

  上次他就败的很彻底。

  而夏天的来电,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夏天,如果你想用她来威胁我,那么你打错算盘了,我君临从来不受威胁。”

  不等夏天开口,他又说出了一句话,“事实上,你的结局是注定的,哪怕你真的战胜我,乃至杀了我,你也活不长。我们华夏的古武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别在那里危耸听,吓唬谁呢,不就说的是你师傅摇光吗。”

  夏天冷冷一笑,“我没你说的那么龌蹉。”

  啪。

  不再给对方开口的机会,直接中断了电话。

  随后看向对面的宁远,“最早今天后半夜,最晚明天早上,他就会来。”

  “多谢。”

  宁远浮现感激之色,“不管以后如何,我欠你一个人情。”

  夏天无所谓的摇摇头,“将来的事情谁能说得清呢,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就认为我会帮你呢。”

  “我之前说过,收集了许多关于你的消息。”

  宁远低眉垂目,似不想让夏天看到自己眸子中的异样,又道,“你的种种作为都表明,你是一个恩怨分明,有底线的人,这一点很难得。”

  顿了顿,又道,“所以,哪怕我安排欧文想要算计神秘能量,之后虽然暴露了,但我亲自前来向你解释且道歉,我敢保证,你至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多会暗中调查我,而不会对我动手。”

  夏天嘴角微不可查一抽。

  看来对方对他调查的很深入了……不,确切的说,少有人像他这样,通过调查自己做过的事情,而分析自己的性格。

  在那些人眼中,他就是个冷血嗜杀的屠夫。

  “不说这些。”夏天摆摆手转移话题,“既然君临不知道你,你想好怎么面对他了吗?”

  “你错了,不是我面对他。”

  宁远那张苍白的脸颊带着肃然,“应该反过来,是他该想一想怎么面对我,毕竟,是他没有一点男人的担当,一走了之,而我母亲至死都没有忘了他,我之所以如此,不过是继承母亲的遗愿罢了。”

  夏天摸索着下巴,“我感觉你和君临的性格相差很多,他除了保留一丝最低限度的底线之外,做任何事几乎无所不用其极,可以说机关算尽。”

  宁远也笑了,“没什么可奇怪的,我又不是他抚养长大的,事实上,对我影响最深的,是我母亲,还有我……父亲。”

  说起那个父亲,宁远的眼中涌现复杂。

  那个男人虽然不是他的亲生父亲,但是对他们母子真的很好。

  哪怕对方早就知道宁远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依旧视如己出的待他。

  相比于君临,他只是与对方有着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与他那个父亲才是真正的亲情。

  ……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

  夏天与君临不死不休,可是却与宁远相谈甚欢。

  将近中午时,宁远才告辞离开。

  他走出茶楼,上车之后,司机缓缓启动车子,很快汇入街道的车流之中。

  坐在车内后座,他面无表情望着窗外飞快后退的景色。

  许久。

  他才收回目光,嘴角流露一抹复杂。

  旋即自嘲一笑,“师傅,这就是你说的代价么,让我通过他的仇人来联络他……这是让我成为他的弱点吗?”

  他的眼眸闪烁异样,微不可闻自语一声,“呵呵,公平一战的机会?师傅……你就那么确定,夏天能赢得了他?”

  摇摇头。

  那张苍白的脸颊上涌现一丝怅然。

  他很清楚,自己也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

  不过这次之后,他就再也不欠别人什么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