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正文_第2086章 见面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翌日清晨。

  夏天刚吃罢早饭,就接到了君临的电话。

  电话中君临告知夏天,他在昨夜后半夜就到了,只是没有联络夏天。

  对此。

  夏天只是报以无声的冷笑。

  刻意解释这么一句,只能说明他的心虚和迫不及待。

  无他。

  对方生怕夏天以此来做威胁。

  这只能说明,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挂断电话后,夏天沉吟一下,当即联络了宁远。

  很快接通。

  “他来了。”

  夏天开门见山道。

  闻。

  电话对面的宁远没有立即开口,但呼吸却略微急促了一下。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沉声道,“麻烦夏少安排一下,我们就选择在昨日那个茶楼见面吧。”

  “好吧。”

  夏天很痛快的应声。

  随后再次联络了君临,将地点告知了他。

  半个小时之后,夏天来到了茶楼。

  进入大厅眯眼一扫,很快锁定了坐在北侧区域靠窗位置君临的身形。

  他自然也看到了夏天。

  到了近前,夏天坐在他地面,淡淡道,“看你的样子挺轻松惬意的。”

  “我本来也没那么着急。”

  君临斜睥一眼,端起茶杯轻轻品了一口,脸上流露出享受的表情,“很久没有这么清闲的喝过一杯茶了。”

  “呵。”

  夏天冷笑一声,也不着急,当即招手,唤来服务员也要了一杯茶。

  看他如此,君临终于装不下去了,“人呢?”

  “你不是不着急吗。”

  “你……”

  夏天摆摆手,旋即再次一招手,唤来服务员,说道,“把这位先生带到楼上包厢。”

  说完对君临道,“你先跟着上去吧,这样的场合不适合见面。”

  闻。

  君临一愣,有些诧异。

  以己度人。

  他始终不相信夏天会这么好心。

  “别那样看着我。”

  夏天冷冷一笑,“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那么阴险吗?”

  君临脸色一变,狠狠瞪了一眼夏天,冷声道,“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哪怕这里是你人世间的地盘,你也奈何不了我。”

  夏天笑了笑,不以为意,“我若要对付你的话,就不会选择在这闹市区。”

  “希望如此。”

  君临冷哼一声,站起身跟着服务员离开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在他离开约莫十多分钟,宁远打来了电话。

  显然。

  对方也是一个十分细致的人,想到了诸多可能。

  “我安排他去了包厢等待,你来吧。”

  “多谢。”

  挂断电话后,也就三分钟最后,宁远走进了茶楼。

  “夏少,这次多谢了,我欠你一个人情,放心,我一定会还的。”

  见到夏天后,宁远十分认真的说道。

  夏天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站起身道,“走吧,我带你上去。”

  两人很快上了二楼,且止步在一个包厢门前。

  “你自己进去还是我带你进去。”

  夏天笑着问道。

  “不劳烦夏少了,我自己来吧。”宁远望来,“我没什么可紧张的,该紧张的是他,毕竟他亏欠的是我母亲。”

  夏天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直至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宁远才收回目光,重新看向眼前的包厢门。

  他的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淡然。

  怔怔站在那里,神色之间颇为复杂。

  他从未见过君临,哪怕照片多没有。

  而他的母亲,据说和君临在一起的时间也并不长。

  如今他出现,对方会不会认为自己在贪图他什么?

  宁远的性格相当不错,但也十分的敏感。

  此刻站在包厢门前,有些纠结的来回踱步。

  只是——

  他忘记了一件事。

  以君临的实力,哪怕房间的隔音很好,又怎么能听不到外面的动静。

  唰。

  就在这时。

  包厢门从里面猛地被打开了。

  宁远身形一僵,当即错愕,下意识抬头望去。

  君临也在望来。

  他先是皱着眉头,轻喝道,“告诉夏天,没必要监视我,若我想走,他能拦得住……呃!”

  未说完,戛然而止。

  君临的瞳孔一瞬间缩成了针芒状,死死盯着宁远。

  血脉相连这句话,或许在很多人看来,纯属无稽之谈。

  可是此时此刻,君临的的确确有了这种感觉。

  尤其眼前这张略显苍白的脸颊,简直就是自己年轻时的翻版。

  一时间,各种念头纷沓而至。

  君临的嘴巴微微哆嗦几下,想要开口,却又生生止住了。

  震惊,惊讶,不可置信……以及一股发自于内心最深处的……喜悦。

  没错。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是喜悦。

  根本无需多说什么。

  他敢肯定,眼前这个青年,绝对是自己的……儿子!

  绝对!

  他现在仍然独身一人,至今未娶,也早有打算不可能结婚。

  可是万万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这一刻的君临,不仅没有阴沉与冷漠,反而是发自内心的惊喜。

  “你是……”

  好半晌,他才轻颤着声音吐出两个字。

  “我是她儿子。”

  宁远同样心绪复杂,不过相比于君临,他竟然最先冷静下来。

  “你母亲呢,她……”

  宁远眼中涌现一抹悲伤,很快收敛,“她在五年前出车祸去世了。”

  “什么!!”

  君临大惊,紧接着脸色浮现阴沉的杀意,“出车祸?”

  以他的身份,自然而然会想到这极有可能是阴谋。

  “不是人为。”宁远摇摇头,“当时是她开车打电话,主动撞到了别的车上。”

  顿了顿,立即又道,“你就这么让我站在这里说吗。”

  闻。

  君临当即反应过来,脸上浮现一抹歉然,“抱歉,进来吧。”

  说罢之后,当即转身。

  宁远跟随上去,进入包厢。

  随后两人相对而坐。

  或许是之前的话,让气氛多多少少有些沉闷。

  “她……不是,是你母亲活着的时候,你们母子……过的还好吗。”

  哪怕君临掌控守护者联盟,万人之上,此刻眼中也掩饰不住悲伤。

  以及一丝丝的紧张。

  没错。

  就是紧张。

  “我们很好。”

  宁远微微低头,掩饰自己的情绪,随后轻声又道,“不过在我父亲死后,我们母子艰难了一阵子,因为他们说我是野孩子。”

  野孩子。

  三个字!

  尽管君临心志坚定似铁,但听闻这三个字后,心脏也被狠狠的敲了一记。

  他也本以为自己的心境到了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的地步。

  但是宁远轻轻淡淡的一句话,仍然让他不知所措,内心之中生出浓浓的愧疚之色。

  他赶忙道,“我当初之所以不告而别,是害怕连累你母亲,当时我在国外与两个高手打过一场,你可能不知道,他们是魔族……”

  他有些语无伦次,感觉解释的有点乱,又道,“事后我曾派人去巴厘岛寻找过你母亲,真的,我发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