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140章 现实如此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全世界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

  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

  却是道出了一个事实。

  印尼亚也不例外,甚至是全世界华人最多的一个国家。

  每个城市,自然也少不了一条具有华夏特色的街道……通常都被称之为唐人街。

  哪怕是深夜,巴城的唐人街依旧灯火辉煌,四周不少建筑都亮着灯光。

  夏天轻车熟路进入一间酒吧。

  外面发生的任何大事都影响不到寻常人们的生活,此刻酒吧里依旧有不少人。

  重金属音乐震耳欲聋,酒杯碰撞脸面不断,舞池中男男女女疯狂扭动身体,肆意发泄生活带来的压力。

  来到吧台之后,夏天要了一杯酒,坐在那里随意喝着。

  “是……是你……”就在这时,一道略显惊讶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夏天一怔,转头望去。

  只见隔着两个座位,一名男子正怒瞪着双眼盯着夏天。

  他的目光有些复杂,似震惊,似不信,还有一丝丝畏惧和恨意。

  “胡……你叫胡什么……”夏天同样有些诧异,看着对方,却是怎么也想不起名字。

  “胡寿龙。”

  男子的神色之间愈发复杂了,“看来我在你眼中真的不算什么,连名字都不记得了。”

  夏天笑了笑,“现在记起来了。”

  闻。

  名为胡寿龙的男子嘴角一抽,打了个响指,“给他调一杯血落叶。”

  “是,老板。”

  吧台里面的调酒师立即恭敬应声。

  老板?

  夏天却是一愣,神色诧异。

  这家酒吧,乃是金大有的女儿金芷开的,夏天来这里,也是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而胡寿龙,在唐人街也算是一杆旗,有一些势力,且追求金芷。

  后来与夏天发生冲突,被夏天修理过好几次。

  “对,现在我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我买了下来。”

  胡寿龙的目光之中虽然带着丝丝敌意,但更多的是复杂,“金芷出事了,你知道吗?”

  “知道。”

  夏天点点头,“我来这里就是想打探一下消息,你知道他们父女的下落吗?”

  这时,服务员已经将调好的一杯酒递了过来,夏天道了一声谢。

  “不知道。”

  胡寿龙摇摇头,“整个华人同盟会都被天使组织的人打散了……”顿了顿,他望着夏天,“天使的势力很大,我知道你很打,但是……你惹不起他们,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开吧。”

  “呵。”

  夏天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对方还不知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整个天使组织已经被他几乎推平了。

  “我知道你很能打,但你也只是一个人。”

  胡寿龙摇摇头,“现在天使的人,正满世界找金大有和华人同盟的人,如果让他们得知你也在找金大有的话……”剩下的话没有说。

  不过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你知道张涛家吧,就是以前那个一直嚷嚷要跟着你学功夫的那个小子。”

  嗯?

  夏天挑了挑眉头。

  他记得那个和单明差不多大的少年。

  不过和单明不同,张涛家在唐人家也算是有钱有势的富豪之家。

  夏天偶然之下,救了张涛父亲,后来便结识了,而张涛则经常缠着他学功夫。

  当时夏天根本没有那种心情,每时每刻想的都是报仇。

  “张涛家怎么了?”

  夏天眯起了眼睛。

  “张涛家因为和金大有走的近,所有的产业都被吞并了。”

  胡寿龙苦笑一声,并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指了指北边区域,“张涛那小子现在就在这里打工做服务生,你要去见他么?”

  夏天顺着方向望去。

  转头之极,眼中的寒光已然迸射开来。

  他没有想到,幕后之人竟然这般心狠手辣。

  但凡与自己稍微有点关系的人,竟然一个都不放过。

  他很快看到了一名穿着酒吧服务生装束的年轻人。

  此刻他一手拿着空的酒托盘,站着那里,低着头……在他对面是一群男男女女,对着他指手划脚,大声呵斥。

  服务生正是张涛。

  在夏天的映像之中,张涛虽然有些小纨绔,却也很少会仗势欺人,只是一个爱出风头的小家伙。

  然而此刻,他像是一下子长大了,不停的弯腰和那群人道歉,脸上还陪着笑……随后,他将桌子上的空酒瓶收起,转身走向右侧。

  可是路过一个卡座时,再次被旁边的客人喊住。

  随后那些人开始对张涛指手划脚,且不是传来哄笑声。

  夏天站起身,迈步走去。

  旁边的胡寿龙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哈哈,这不是张大少爷?

  我是不是认错了?”

  其中一个浓妆艳抹小太妹装束的女孩大声嗤笑着,“张大少,我记得你以前那么看不起说,说我怎么怎么样,哈哈哈,现在呢?

  张大少还有什么话说?”

  刚说完,其中几名年轻男女也纷纷讥诮着附和。

  “郭燕,别这么说,人家可是赫赫有名的张家小少爷,呃不对,现在变成大少爷了,张少,你今年多大?

  快二十岁了吧?”

  “啧啧,我是万万都没想到,张大少会有一天变成酒吧服务生,哈哈哈,以前和张大少混的时候,我就像条狗一样,现在我也尝尝做主人的味道,张大少,来来来,把桌上空酒瓶都收走,然后站在那里,听我训话。”

  “……”这些人明显和张涛以前认识,并且很熟悉。

  甚至其中还有几个以前巴结他的小弟。

  但此刻一个个却极尽嘲讽反观张涛,脸上连勉强的笑容都挤不出来,双手端着酒托盘,像个木头一样站在那里。

  以前的他虽然有些小纨绔,可是对身边巴结自己的人,也没有颐使气指。

  可现在家里出了意外,这些平时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的小弟,不要求他们还能和以前那样。

  只要不落井下石就行。

  然而世间之事,世间之人,类似的事情太多了。

  但他只能忍。

  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还是家族,不再是以前,许多事情不能忍也得忍。

  看着眼前一个个面带讥诮和冷笑的面孔,张涛沉默着。

  “张大少,愣着干什么,快收拾啊。”

  其中一个小青年讥笑着喝斥,满脸戏谑。

  张涛只能将托盘暂时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将几个空瓶子收拾起来,旋即微微躬身弯腰。

  转身走去。

  然而刚走了两步,一个家伙猛地一伸腿绊了过去。

  张涛一个不察,身体前倾,站立不稳,整个人向前栽去。

  哗啦啦。

  托盘上的空瓶子跌落地上碎裂开来,顿时引起四周客人的关注。

  “哈哈哈。”

  这帮小青年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张涛的双手掌心扎满了玻璃碎裂,就连脸颊右侧也有两片碎裂刺了进去。

  张涛的眼中涌现出了浓浓的怒火,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不过就在这时,一双脚出现在他的面前。

  张涛下意识望去,看到一张刀削般的面容。

  有些熟悉。

  不。

  非常熟悉。

  张涛猛地摇了摇头,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喊出声,“天……天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