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186章 哥哥救我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文莱是一个城市国家。

  但和普通意义上的城市国家又有所不同。

  因为……文莱真的很富有。

  富得流油,这四个字原本是个形容词,可是在文莱却实至名归。

  这就是一个漂在石油上的国家。

  这里的居民不用交税,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国家分房子,只收取极其低廉的租金……富裕,繁华。

  这就是人们印象中的文莱。

  不过夏天却知道,这只是表面上的文莱。

  在这繁华的掩盖下,同样少不了黑暗与混乱。

  而其中最大的矛盾,便是来自马来人与土生华人之间。

  当然。

  夏天对这些都不感兴趣。

  他查了一下航班和海上航线,发现最快的航班也在今夜十二点半,所以也就不怎么着急了。

  先在附近找了一间酒店,吃了点东西,随后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他从昨天开始到现在,一直未合眼,期间又经历袭击,逃亡,反杀等一系列事情。

  最后又驾驶了六个多小时的舰艇,到现在已经疲惫不堪。

  如此之下,他这一觉睡的格外深沉。

  一直到夜幕降临才悠悠醒来。

  随意吃了点东西之后,打了一辆车,直奔一条名为兴隆的商业街。

  说起来,他在文莱还有一位老朋友。

  只是很多年未见,也不知哪位老朋友过的怎么样。

  一路无话,很快来到兴隆街。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这里依旧热闹非凡,人来人往。

  夏天顺着人流不慌不忙的漫步,最后停在一家烟酒店门前。

  “几年不见,还是老样子,老钱那个家伙也不说装修一下门面。”

  夏天笑了笑,显得格外轻松,随后迈步进入其中。

  烟酒店内空间不算大,却也并不狭小。

  除了正常的烟酒柜台之外,里面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右侧角落中,有一个类似酒吧的小吧台。

  “啧啧,还是没变啊。”

  夏天打量一番,走至柜台前,看着里面坐着的一名中年道,“给我来包烟。”

  中年抬头瞟来一眼,语气之间有些懒懒散散,“什么烟。”

  “老钱门。”

  闻。

  原本懒懒散散的中年,先是一怔,紧接着抬起头,重新望向夏天,“什么老钱门?

  没有这种牌子的香烟吧。”

  夏天微微笑道,“这不是你们店里的特产吗,老钱那家伙呢,以前我让他雇一个人,他就扣扣索索不想雇,现在终于想开了?”

  中年的瞳孔陡然一缩。

  许久。

  他才怔怔说道,“你是老钱的朋友吧?”

  “呃,勉强算得上吧,我们是烟友和酒友。

  只是后来我有事离开文莱了。”

  老钱不是什么高手,更不是某个势力大佬,亦非有钱有势的大家族之人。

  他就是卖烟酒的小商贩。

  夏天是偶然之下才和对方结实的。

  无他。

  老钱这个家伙对烟酒极为钻研。

  他曾亲自动手,特制出好几种香烟。

  而且不是寻常的烤烟,而是几种烟丝经过特殊处理之后,被这家伙混搭一起,又经过某种处理后……还别说,抽起来挺带劲的。

  不过夏天经常嘲笑他,说这根本就是胡来……可每次来,都会买好几条老钱牌特制香烟。

  此外。

  这家伙还是个调酒理论高手。

  没错。

  是理论。

  他曾有过许许多多奇思妙想的酒水混合调培之法,但手动能力就太差了。

  同样被夏天经常嘲笑。

  可事实上。

  夏天的许多调酒手法和方法,都是从这里学到的。

  想到曾经那一段虽然平凡,却分外安心的日子,夏天嘴角不自禁流露微笑。

  凑近中年人,压低声音道,“你是他雇来的吧,我以前经常听老钱说,他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儿,你见过没有,漂亮吗?

  不过老钱的老婆倒是挺漂亮的,嘿嘿……”说罢之后,挤了挤眉头,露出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这一刻的夏天,身上根本看不到一丝霸主和高手该有的气质,完完全全一个普通人的样子。

  只是——中年人再次恢复了懒懒散散的表情,淡淡道,“老钱死了。”

  话音刚落,夏天脸上的笑容当即僵硬。

  心中更是咯噔一下。

  难道……又是因为自己连累了他?

  他的神色变得肃杀,“死了?

  怎么死的!”

  唰!这句话说出,将中年人吓了一跳。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四周的空气都变得阴冷起来,直让他激灵灵打了个冷颤。

  但下一刻,一切恢复了。

  而夏天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立即换了语气,“抱歉,我有点激动,老钱怎么死的?

  生病吗?

  我记得他才三十五岁吧?”

  中年人张了张嘴,又仔细盯着夏天看了一会。

  这才叹了口气,“具体我也不知道,不过都传闻他是被特查家害死的,但究竟是不是,我也说不准。”

  “特查?”

  “你不知道特查家族?”

  中年人反而有些惊讶,“文莱的超级大家族,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很久没回来了。”

  夏天摇摇头,恳切道,“能和我具体说一说吗,老钱是哪年出事的,那些传闻又是什么。”

  “这……”中年人犹豫了一下,抬眼看了看四周,烟酒店并没有别的客人。

  “好吧……”他缓缓站起,指了指夹角中的小吧台,“去那边吧,不过你得消费。”

  “没问题。”

  夏天毫不犹豫点点头,当先转身走向小吧台。

  转身的瞬间,他的眸子中暴溅一片寒芒,冷的让人感到心悸。

  只是他并未看到,中年男子在站起身向外走的途中,不经意按下了柜台里面一个小按钮。

  ……约莫四十分钟后,夏天离开了烟酒店。

  他的神色之间依旧如常,只是眉头轻轻凝蹙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无法明白的事情。

  中年人与他说了很多相关传闻,但也仅仅是传闻。

  唯一肯定的,就是老钱的死,即便不是传闻那般被特查家族害死,但一定也脱离不开关系。

  “特查……”他轻轻叨念着这两个字。

  一双眼睛也微微眯缝起来。

  他和老钱算不上那种真正交心的朋友。

  但是夏天却一直将他当成朋友。

  那种别于其他人的朋友。

  如今他出事,别说是老钱,哪怕是不认识的人,既然被他遇见了,也不可能视而不见。

  “救命啊。”

  突地。

  就在他思索之时,前方传来一道娇喝,“一个大男人不要脸打女人啦……”只见喧哗街道上,一道身形在前面快速的跑着,后面则追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壮汉一边跑一边喝骂,“放屁,你这个小偷,给我站住!”

  两人说的都是华夏语。

  只是这华夏语有点别扭,既不是普通人话,也不是某种方。

  而是华莱土生华人特有的一种腔调。

  街道的路人纷纷驻足观看,没有人出头,全都一副看热闹的姿态。

  前面跑着的身影明显是个女子,不过她的装扮着实古怪。

  穿着一袭宽松的黑袍,还用连衣帽将头罩着,看不清面容。

  但她明显也不是个吃亏的主,一边跑一边继续反驳,“你自己不小心丢了东西却诬陷我……救命哇!”

  街上路人纷纷闪避两旁,而黑衣女子边跑边呐喊着。

  忽地,前方视野中出现一个穿着同样黑衣的青年,黑衣女子的眸子中不由闪现一抹狡黠。

  她迈开大长腿,猛地冲青年大喊,“哥哥救我呀!”

  呐喊的同时,已经到了夏天近前,而后兹溜一下藏在了夏天身后,“救我,哥哥……”夏天偏过头,眯眼打量对方,不由浮现几许讶然。

  但紧接着一怔。

  “求求你哥哥,救救我……”女子嘟着嘴,楚楚可怜。

  “呵。”

  夏天笑了笑,重新转过身,望向同样冲到近前的大汉。

  “你是她哥哥?”

  大汉凶神恶煞瞪着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