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162章 疯子?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塔罗丝脸上的表情像是厉鬼一般狰狞扭曲着。

  而她尖锐的声音,及怨毒的眼神,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那样子恨不得要将夏天生吞活嚼了一样。

  丝毫不担心夏天对她出手,一步一步的走至了近前。

  咬牙切齿,一字一顿,“杀神,你知道我等今天等了多长时间吗?”

  夏天没有回应,只是以黝黑的眸子凝视着对方。

  天神的女儿……圣教……等许多字眼在他脑海中不停的闪现。

  “这么多说来,这一切都是你在暗中搞鬼?”

  “没错,就是我!”

  塔罗丝仿佛笃定能杀死夏天,没有任何犹豫的承认下来,且脸上充满了恶毒的快意。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搜集着关于你的所有情报和信息,一丝一毫都不曾放过,我一直在找机会,找机会将你一举杀死,可惜……”说到这里,她的脸上浮现一抹哀伤,“可惜奥薇儿和奥斯没有听我的……是你!你杀了我全家,你说你该不该死!”

  夏天并未动怒,淡淡道,“你父亲杀了我那么多战友,还害死我师傅,我找他报仇,没错,我杀了你全家,你找我报仇,没错。”

  顿了顿,话锋一转,声音之中充斥着冷意,“但你不应该对我身边的人出手,说吧,你想怎么死。”

  “哈哈哈哈。”

  塔罗丝肆无忌惮大笑起来,笑声尖锐刺耳,怨毒到了极致。

  直让后面站着的格里芬目瞪口呆。

  他认识塔罗丝这么长时间,还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

  笑声落下,她恶狠狠盯着夏天,“来呀!杀我呀!”

  “你以为我不敢吗?”

  话落之后,夏天闪电般探出右手,一把扣住了对方的脖子,“我朋友在哪儿!”

  “咳咳……哈哈哈……”脑部充血的窒息感,让塔罗丝脸色涨红,剧烈咳嗽,但她仍然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我……我就不说……有种,你,你杀了我啊,杀啊……”夏天目光一凝。

  一瞬间便判断出,这个女人是个疯子。

  只怕早就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了。

  “哈哈哈哈……”似乎察觉到夏天的迟疑,塔罗丝再次尖锐大笑起来,“你……你不敢……不敢杀我……哈哈哈,我就是站在你面前,告诉你一切,你也不敢杀我……”她的双眸死死盯着夏天面部,脸上充斥着无法形容的恶毒,“我……我知道你是怎样一个人……曾经的你从不受威胁,之后也没人敢威胁你,但是现在……你有了弱点,哈哈哈哈……”她那张涨红的脸颊上,涌动着歇斯底里般的癫狂。

  但是声音又突然变得冷静。

  “如果你不敢杀我,就请放开我好吗……如果不想你朋友死的话!”

  夏天眼中的杀意犹如乌云一般涌动着。

  声音更是如万载不化的寒冰一般冷酷,“你确定很了解我?”

  说话的同时,不仅没有松手,五根手指反而缓缓的用力。

  塔罗丝顿时张大嘴巴,两眼翻白,像是在真空中寻找氧气一般,发出‘嗬嗬’的声音。

  “落到我手中,你认为自己能保得住秘密?”

  五指加重力道。

  “你的表演很逼真,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为了报仇不顾一切的疯子,呵呵呵,你还嫩着呢,想死,没那么容易,但老子会让你生不如死!”

  五指再次用力。

  塔罗丝的手脚拼命挣扎着。

  呼吸窒息和脑部充血的滋味,以及眼前出现的幻觉,还有耳边似近似远的声音……让她很明显感觉到了死亡在缓缓的降临。

  这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

  他竟然真的敢下死手!这一刻,即便塔罗丝再自信与笃定,此刻也有些不确定了。

  她的屎尿,已经有了失控的迹象。

  那不是害怕,而是大脑失去了对全身肌肉控制的表现。

  但是。

  塔罗丝却怕了。

  真的怕了。

  她现在还不想死。

  “唉……”就在这时,一道叹息传来,“放开她吧,你朋友在那边。”

  声音源自于这里的第三个人。

  那是一个皮肤松松垮垮,头发稀少,眼睛浑浊,脸上满是皱纹的老者。

  方才夏天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对方。

  事实上。

  这才是他没有妄动的原因。

  哪怕距离遥远,他竟然从对方身上感到了浓浓的危机感……自从晋升到了至虚境之后,夏天已经很少有这种感觉了。

  此刻他用一双浑浊的双眼望着夏天,同时抬手指了指了右侧。

  夏天望去,瞳孔一缩。

  这个室内游泳池自然也蓄满了水,老者所指的方向,正是游泳池中央水面上。

  那里飘着一个四四方方的木头箱子。

  “你朋友就在里面。”

  老者脸上看不到一丝波动,声音平淡,却不由让人信任。

  但夏天是什么人,不可能轻易相信对方。

  依旧掐着塔罗丝,冷声道,“我怎么相信你的话?”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

  老者虽然适时开口,但他似乎也并不怎么在意塔罗丝的生死。

  说话间,他不紧不慢从怀中摸出一个怀表,“还有三分钟,那个箱子是密封的,如果三分钟救不出的话,她会窒息而亡。”

  闻。

  夏天瞳孔一缩。

  脸色变得阴寒。

  塔罗丝装疯子,但夏天何尝又是真的冷酷无情。

  可此刻又无法确定金妹是不是真的在箱子中。

  思来想去,只能暂时放过塔罗丝。

  她还不能死。

  唰。

  他猛地将塔罗丝甩到一边,同时身形一纵,瞬间窜到水面上,单脚连续轻点。

  然而。

  就在他动的刹那,老者也动了。

  同样踏破而行,速度极快。

  两人几乎同时到了木箱子近前。

  “塔罗丝真正的底牌——是我!”

  说话的同时,老者当头就是一拳砸来。

  他看似行将朽木,但是这一刻没有丝毫老态,周身透发强烈的气势,出手之时更是说不出的嚣张与霸道。

  一拳砸出,空气都仿佛被砸爆了一样,气流高速流转,发出犹如闷雷般的彻响。

  自从进来这里,夏天就察觉到了对方的不简单。

  面对这一拳,他不退反进,扬起手臂,以力撼力,以拳碰拳!“当”两只拳头撞在一起,竟然发出金属般的铿锵,如同一道惊雷在炸响。

  哗啦。

  水面上顿时搅动起一股滔天打量,一大片水被掀了起来,化作了雾气落下,在灯光下显得朦胧飘渺。

  两人在浪涛之中同时后退,又飞快同时扑上。

  “砰砰砰……”一瞬间,各种碰撞如同炸豆子一般彻响开来,在水面上留下一道道残影。

  每当水面无法承受他们的重量时,只需在水面上轻轻一点,同时瞬间交手彼此借力,便再次踏波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