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194章 美女,请配合一下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2194章美女,请配合一下

  街上。

  灯火辉煌。

  热闹的街区依旧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谢谢你请我吃饭。

  钱妞妞看了一眼夏天,眼眸只见略显复杂,收回目光,微低着头。

  此刻的她,一改之前的活泼。

  沉稳恬静了许多,欲又止,仿佛有许多心事充斥着心头。

  她越来越相信自己的判断。

  夏天并非什么超级高手,也不是什么大人物。

  失落?

  的确有那么一丝丝,但更多的反而是轻松。

  不客气。

  夏天拎着银色箱子,也不去追问,而是依旧一副得意的样子,我刚才厉害吧。

  嗯,很厉害。

  钱妞妞下意识点头,又想到夏天之前癫狂的模样,不由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她再次抬起头,眸子中的复杂已然尽皆消失,嘴角勾起笑意,那你到底叫夏天,还是叫夏日天?

  听到这话,夏天鄙夷投来一眼。

  我之前不是说过吗,我大名叫夏天,小名叫夏日天!

  啊?

  钱妞妞一呆,还真的叫夏日天呐

  怎么样?这名字霸气吧?

  霸气,很霸气。

  钱妞妞难得恭维一句,旋即展颜一笑,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之前不是定了机票吗?赶快去机场吧。

  哎呀!

  夏天当即一愣,赶忙看了看时间,你不提醒我差点忘了,糟了糟了,希望能赶上,我走了。

  钱妞妞顿时掩嘴轻笑,祝你一路顺风。我也正好有点事,再见。

  再见。

  夏天止住身形,挥挥手,顺势拦住一辆出租车。

  夏天!

  就在夏天开门上车时,钱妞妞忽地出声。

  嗯?

  谢谢你请我吃饭。

  说完这句话,钱妞妞挥挥手,转身也向前走去,不一会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着离去的方向,夏天淡淡一笑,将打开的车门关闭,拎着银色箱子不徐不疾跟了上去。

  装比货,连个车都打不起。

  出租车司机不满的嘀咕一句,驱车离开了。

  人群中。

  钱妞妞的脚步放缓下来。

  对于四周投来的一道道惊艳的目光视而不见。

  她不喜欢置身人流的感觉。

  一点都不喜欢。

  每当置身人流,她的心情总是会很低落与无助。

  她会生出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观感。

  看着那些年轻男女手拉手,她会羡慕,还有那些父母身边跟着的小孩子,她会嫉妒。

  这个世界上,她什么都没有。

  留下的只有仇恨。

  她微低着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女孩一样,走的很慢,甚至艰难。

  只是,再长的路也会尽头。

  鼻息努力耸吸几下,这才抬起头,眼眶中的水雾慢慢被眼球吸收。

  停下脚步,缓缓转身。

  望着眼前这家并不大的烟酒店门面好不容易强压下去的情绪再次升腾,悲从中来。

  许久之后,她才又将情绪强压下去,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迈步进入其中。

  店里没有客人,一名中年男子懒懒散散坐在柜台中,正在无聊的玩着手机。

  钟叔

  钱妞妞轻声唤道。

  中年男子将手机放下,缓缓站起,打量着钱妞妞,眼眸深处闪现一抹隐晦的邪亵,很快收敛。

  同时脸上流露出长辈一般的温和笑容,回来了妞妞,事情办的怎么样?

  他虽然竭力让自己看起来平稳,可一双掩在柜台里面的手,却是攥成了拳头。

  那个人把东古打成了猪头,而且骗了他一千万。

  闻。

  中年男子再也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狠狠一砸拳头,太好了,虎狼相遇,哈哈,简直太好了,而且以东古的性格,一定不会就此作罢,妞妞,你这次立大功了。

  钱妞妞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悦,显得心事重重。

  看她如此,中年人的笑容缓缓收敛,怎么了?妞妞,你的仇很快就要报了啊,你应该高兴啊。

  钟叔,那个人已经走了。

  走走了?

  中年人脸色一变,什么走了?去哪儿了?

  他今天晚上的飞机,已经打车去了机场。

  什么!!

  中年人当即瞪大眼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继而浮现怒容,你你怎么能让他走?你,你这个贱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

  钱妞妞微微低头,像个犯错的孩子,低声道,钟叔,那人根本就不像有身份的人,而且也不是什么高手,他虽然打了东古,但也被东古的保镖打的鼻青脸肿。

  顿了顿,她抬起头,钟叔,我们自己报仇不行吗,为什么要连累别人

  住口!

  中年人厉声斥责,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温和,完全卸去了伪装,你什么都不懂,你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你把我害苦了啊你以为我愿意在这个垃圾的地方呆着吗,而且一呆就是两年,如果不是钱先生呃!

  未说完,脸色一变,赶忙止住声音。

  反观钱妞妞,却是错愕望来,眼眸之中流露着浓浓的疑惑。

  钟叔,你刚才说

  未说完,中年男子一挥手,将她打断,厉声打,妞妞,你别忘记了,是谁杀了你的父母,更不要忘记,你家破人亡的时候,又是谁收留了你,你以为只是你自己的仇恨吗?不是,还有我们钱家,钱家现在正被特查家族一步一步的蚕食,而且你也应该知道,像特查这样的马来人,对我们华人极为敌视,到时候钱家没有了,你拿什么报仇!

  可是可是也不能利用外人而且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钱妞妞的声音愈发低声下气了。

  普通人?

  中年人冷笑一声,那是你眼瞎!他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在你眼中,我们钱家算得上豪门了吧,特查家族更是豪门中的豪门,可是在那个人眼中,无论钱家还是特查家族,就像是蚂蚁一样能够随意捏死!

  迎着呆愣中钱妞妞震惊的目光,他深深呼出一口气,他走了多久?知道是几点的飞机吗?你有没有留下他的联络方式?

  钱妞妞摇摇头,不知道

  你,你,你这个坏事的小贱人!

  他再也忍不住了,咬牙切齿抬手给了钱妞妞一记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

  甚至传来回音。

  钱妞妞捂着脸,不知所措望来。

  中年人之所以如此动怒,不仅是钱妞妞坏了大事。

  更重要的一点,还有自身的因素。

  两年前,他是钱先生的亲信和心腹,深得信任。

  可是钱先生就为了那么一个虚无缥缈的机会,将他派到这个烟酒店,一呆就是两年。

  两年来,那些不如自己的人,一个个前途光明,不断上位。

  而他依旧是个烟酒店小老板。

  相比于钱先生,他更想结束这种没有任何前途的生活。

  一巴掌甩出,脸上没有丝毫怜悯,脸色反而狰狞扭曲,你坏了钱先生的大事!

  顿了顿,他厉声道,现在立刻去机场,无论用什么办法,找到他,留下他!否则别说报仇,你自己都要死!立刻,现在,马上给我滚!

  钱妞妞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怔怔望着中年,而后猛然一转身向外跑了出去。

  她跑到街上,穿梭人流,引来一阵骚乱。

  最后钻进一个小巷之中,靠在墙壁上,失魂落魄蹲了下来。

  爸爸妈妈

  再也难以抑制先的悲怆,双臂放在双膝,娇躯蜷曲,埋手双臂,轻声抽泣着。

  失落,失望,彷徨,无助她哭的像个孩子。

  不过就在这时,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美女我想劫个色,请配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