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196章 小子,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之前小巷中相见的时候。

  钱妞妞就注意到夏天两手空空。

  并没有拎着那个装着钱的银色箱子。

  当时她并未在意,认为夏天把箱子放到酒店了。

  而夏天接下来说的话,又一直让她处于震惊之中。

  然后就带他来了这里。

  可是。

  当夏天连续拿出十瓶酒,而那个酒杯开始发光的时候……钱妞妞整个人头皮发麻,全身的寒毛都乍立了起来。

  她清醒了。

  彻底清醒了。

  思维异常敏捷。

  所有的一切都被她以逻辑的方式连贯到了一起。

  自己和钟叔谈话的时候,烟酒店分明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夏天却全都听到了。

  自己跑出之后来到小巷,夏天又无声无息出现了。

  自己与他根本不熟悉,却浑浑噩噩带着他来了这里。

  还有刚才他手中,极其突兀的出现一瓶瓶酒,以及那一杯像是鬼火一般的酒杯……他不是人!钱妞妞瞬间得出了这个结论。

  不是形容词。

  就是字面的意思。

  而自己被……鬼迷心窍了。

  父亲的朋友?

  不会是……父亲下面的朋友吧?

  “你究竟是人是鬼!”

  钱妞妞后退着,色厉内荏。

  夏天愣住了。

  饶是他绝顶聪明,此刻也想不通钱妞妞为何会变成这样。

  “我当然是人。”

  他皱着眉头,“你怎么了?”

  “那些酒是怎么来的!你的箱子呢!你是怎么听到我和钟叔说话的……”钱妞妞真的有点怕了。

  “酒是我买的,我一直拎着啊,这是买的时候店家给的包装袋。”

  夏天转过身,走向右侧地上,拿起一个纸质盒装,“是你眼神不好吧?”

  “是,是吗?”

  钱妞妞睁大眼睛,又有些惊疑不定,“你的那个箱子呢,之前你曾说过,是要回酒店的,也就说你还没会呢……”夏天摆摆手,打断了她,“我那是开玩笑你也信啊,那么一箱子钱,我怎么可能随身携带,已经寄存起来了,至于我怎么听到你和钟叔的谈话,更简单了,正如你说的那样,我一直跟着你,你们在里面说话,我就在门口站着,我耳朵很灵的……”解释的很牵强。

  甚至还有漏洞。

  至于钱妞妞信不信,那就不是夏天所能关心的。

  “况且,即便我不是人,是鬼,也对你没有恶意。”

  听到这句话,钱妞妞原本略微放松的清晰,再次紧张起来。

  “别在疑神疑鬼了,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我想知道其中细节,你父母究竟是怎么死的。”

  钱妞妞怔怔看着夏天,还是有些惊异不定。

  夏天感觉有些好笑,可是这样的场合,若是调侃或笑的话,都不适合。

  “请你相信我,我与你父亲算是君子之交吧,两年前,我曾在文莱……”他简短将自己和老钱认识的经过述说了一遍。

  最后又道,“那段事情,你应该在高考,所以我没见过你,而且你母亲也不经常去店里,只去过两三次,老钱说你母亲正陪着你。”

  “你……你是那个,那个……”钱妞妞立即变得激动起来,指着夏天,“那个……比我爸调酒还厉害的人?

  我妈曾经对我说过。”

  “就是我。”

  夏天点点头,“但我要纠正一句,老钱调酒原本就不怎么样,好了,不说这些了,现在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相信……”钱妞妞点点头,但仍然盯着夏天,“我妈说你有一双特别好看的梨涡……我,我早该想到的……真的是你,就是你!”

  “别激动。”

  夏天有些无语,这姑娘反应也太大了,“现在说说吧。”

  钱妞妞总算略微平静下来。

  许久。

  吐出一句话。

  “特查……是被特查害死的……”事情并不复杂。

  也不是每一个复仇故事都那么的惊天动地。

  按理说,特查身为文莱超级豪门的主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老钱这样的小市民有所交集。

  事实上也是如此。

  老钱经营的那个烟酒小店,每次都是在十二点准时关门。

  两年前,老钱与他老婆停止营业后,准备回家。

  然而就在两人穿行马路的时候,被一辆车豪车直接撞飞了出去。

  确切的说不是一辆车,而是一个车队。

  夫妻两人被当先开路的车撞飞,不仅没有停下,更是遭到后面的车连续碾压。

  车队过去之后,夫妻两人早已经不成人形了。

  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在文莱,不知道有多少人,直接或者间接被特查家族逼的家破人亡。

  钱妞妞不是唯一的受害者。

  但她是少有的复仇者,且敢于付之于行动之中。

  “我那时候刚考上文莱最好的萨兰大学,正处于开学时期,学校管理的比较严……”钱妞妞声音低沉,如今在父母的墓前,反而没有哭泣。

  她的眼泪已经在两年前哭干了。

  “当我得到消息回来后,我爸妈已经被附近几个店面好心的叔叔和阿姨收敛起来……”她微微仰头,望着漫天星光,“从此之后,我就成了孤儿。”

  夏天眉头微皱,“然后呢。”

  “之后我退学了,准备经营我父母留下的小店。”

  她咧嘴一笑,自嘲而苦涩。

  “我那时候根本没想着复仇,附近的叔叔阿姨们也在劝我,让我不要乱来,我们这样的小人物,根本斗不过特查那样的超级豪门,但是!”

  话锋一转,又道,“不久后,一个同样姓钱的华裔家族找到了我,说是和我家有远亲,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华裔家族同样是文莱的豪门之一,只是我从未听我父亲提起过。”

  闻。

  夏天目光一闪,“他们找你做什么?”

  “复仇!”

  钱妞妞的眼中涌现着愤怒与仇恨,“钱家问我愿不愿意复仇,如果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帮我!”

  夏天嘴角勾起一抹冷意,“怎么帮你?”

  “钱家说的很清楚,除了我家与钱家是远亲之外,还是看着我漂亮,希望我能利用美色一步一步灭掉特查家族,从那以后,他们接管了烟酒店,而我也重新回到了学校,但是除了学习之外,钱家开始从各方面培养我,等时间成熟之后,慢慢的接近特查的儿子东古……”说到这里,她直视着夏天,“原定之中,钱家准备在最近两个月之内实施计划,我也豁出去了,只要能报仇,我愿意付出一切。

  可是就在今天晚上,钱先生忽然通知我,让我去勾引一个男人,且想办法让那个男人和东古发生冲突……”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夏天沉思着。

  片刻后,他抬眼望去,“走吧,我们回去,告诉你那个钟叔,就说找到我了,并且你利用美色让我留了下来。”

  闻。

  钱妞妞不自禁一愣,“你……”“按我说的去做。”

  夏天的神色之间罕见认真,凝视对方,“但是,不能和钱家透露,你已经知道我和你父亲认识的事情。”

  “为什么?”

  夏天的双眸变得幽深起来。

  “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他们给你的下一个任务,就是让我无意间得知,你是老钱的女儿,那样的话,我就更加坚定为你父母报仇了。”

  钱妞妞不是傻子,短暂的错愕之后,很快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只是她的神色与眼神更加复杂了,“对不起……我知道钱家在利用我,而且这几年我也看得出来,钱家正在被特查家族一步一步蚕食,其实给我报仇不过是借口,他们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家族。”

  夏天笑了笑,“你明白就好,走吧。”

  ……接下来,两人离开公墓,重新返回了摩拉区,然后各自分开了。

  夏天回到之前订的酒店,斜靠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面无表情看着电视中的画面。

  这件事看似简单,就是一个借刀杀人的局。

  可是对于他而,其中还有许多疑惑之处。

  例如,钱妞妞的父母真的是被特查车队撞死的吗?

  再如,钱家派钱妞妞而来针对自己,想要借刀杀人。

  那么问题来了。

  他们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份,如何确定自己会来文莱?

  又从哪里得知自己和老钱之间的关系。

  这一切,为什么不告诉钱妞妞?

  一时间,各种思绪纷沓而至。

  咚咚咚。

  就在他思绪之时,忽地传来了敲门声。

  夏天挑了挑眉头,问道,“谁。”

  “先生,我是这里的服务员。”

  门外传来声音,又道,“现在楼底下来了一位客人,说是要找您。”

  嗯?

  夏天一怔,眼睛眯缝起来。

  他没有立即去开门,而是祭出一抹精神力向外探去。

  “呵。”

  紧接着无声笑了起来。

  站起身,走至近前,打开房门。

  唰!就在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把黑洞洞的枪管抵在了他的额头!“别动!动就打死你!”

  森冷的声音就如寒冰一般令人心悸,眼前是一名神色冷酷的西装大汉。

  夏天脸上流露出恐惧之色,下意识举起双臂,且在对方示意下,一步一步后退。

  一直退到房间的客厅之内。

  而在西装大汉身后,则鱼贯走进一名名同样穿着西装,手持着手枪的冷酷青年。

  足有三十多人。

  砰!房间门被关闭。

  紧接着响起一道极其嚣张而又恶毒的声音。

  “嘿嘿嘿嘿……华夏小子!找你找的真辛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