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213章 半封信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安保部办公室。

  夏天坐在办公桌前,猛吸一口烟,随后又吐出一口浓烈的烟雾。

  “呼。”

  再次吸了一口,将烟蒂掐灭在烟灰缸之中。

  他的神色之间竭力保持平静,可眼眸之中却涌现出了浓郁的复杂。

  他看着桌前的那封信,终于不再抱有侥幸。

  曾经一次次的奢望,一次次的幻想,也许明人没有死。

  可是这封信的到来,终于让他明白,那个他只见过没有几次的父亲,真的离开了人世。

  可即如此,他还是无法接受。

  那个男人号称五百年一出的奇才,同等境界下,就是女帝都不是对手。

  而且根据种种事迹推测出,他甚至达到了至圣境界。

  然而还是真的离开了。

  记忆中,那是一个瘦瘦弱弱的男人,双手相互插在衣袖中,在车站冻得瑟瑟发抖等着公交车。

  每当自己出来晨练时,总会报以点头与微笑,然后目光便移到了别处。

  夏天遇见过一些人,他们都说父子俩很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中刻出来的。

  但是在夏天的记忆中,一点都不像。

  那是一个为了生活起早贪黑的男人。

  现在想来,想必他利用卸索改变了相貌吧。

  而他每次出现在车站,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也不过是在人群中,想要看他一眼。

  唯一映像深刻的,便是那次失恋后在火锅店的相遇。

  “既然不想上学,那就去当兵吧,我在部队有熟人,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帮你安排。”

  那是他唯一的一次,表现出了有别于寻常的语态。

  可惜那时候夏天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之中,又喝了很多酒,根本没有察觉到异样。

  还有他回国后的经历,屡次遇到明人的熟人,从他们口中得知关于明人的一点点消息。

  更有君临曾亲自道出的隐秘。

  自从他去国外报仇的时候,自始自终都有一个人暗中保护自己。

  或许是带着面具的楚山河,也有那名为明人的守墓人,以及自己所不知道的一些高手。

  他们之所以暗中保护,只有一个原因。

  他们欠明人一个人情。

  一些往事如同电影画面一般在脑海中闪现着,看着眼前那一沓有些泛黄的信纸,夏天的心情有些低落。

  伸手,缓缓将信拿在手中,小心翼翼展开。

  “小天,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你已经真正的长大了,再也不需要我保护了。”

  “很欣慰你终于能看到这封信,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一部分真相,记住,永远不要被仇恨迷惑你的心志。”

  “也许,你的性格会让你有些偏激,但是我相信,我的儿子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现在,我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很认真的告诉你一句话,那就是不要走我的路,我更希望你能替我照顾好你的爷爷,这原本是我该尽的孝道,但我当年执意离开了家……”“我很抱歉,我和你母亲没有尽到父母该尽的责任,让你受了许多委屈,而长大后,又有许许多多的担子压着你,让你一次次的陷入生死徘徊之间,是我们的错,没有好好的保护你……”信的前几页,都是一些家常的话。

  但夏天却看着的很自信,一句一句的慢读着。

  “……和你说了这么多废话,你应该有些不耐烦了吧,哈哈,好吧,那我说些别的事情,你能看到这封信,表明着你也知道了你母亲的身份,没错,她就是被外界称为的华夏女帝,当然,也有人称她为幽尊,我不知道你在读到这封信时,有没有了解到这一步,但我仍然想告诉你,我和你母亲都很爱你,非常在乎你……”“如果你不嫌我啰嗦,那就从三十三年前开始说起吧,三十三年前,你出生了,但是当时你母亲正在遭遇全世界的围杀,而我这个无用的男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我不敢动,不敢出面,只能眼睁睁看着你母亲被追杀……因为,我们有了你,我必须要将你安全的抚养长大……于是我请求楚山河,在你身体中下了蛊,让你一直沉睡,且进行冰冻,直至八年后,我才将你唤醒,带回了明家……”信上面大多数的内容,夏天已经知道了。

  只是其中的一些细节难以推测,不过信中都有了答案。

  例如,在夏天沉睡的八年中,明人一直在做一些事情,结识了许多人,又让那些人欠自己人情,目的就是将来能过在暗中保护他。

  此外,他在信中也模糊提起,想要为女帝报仇,且不断与暗中之人进行博弈。

  不过在信的最后,明人字里行间的语气忽地变了。

  “最后,我有些犹豫,该不该告诉你这些,可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说一说吧,因为我知道,即便我不说,你迟早有一天也会知道。”

  “其实……你母亲原本可以活下来的,她真的很强大,哪怕全世界围杀,也根本奈何不了她,以她的实力,那些人怎么能困得住她呢。”

  “她被人出卖了,出卖她的人,就是她的家族,夏家。”

  “你可能不知道,在三十年前,夏家是华夏最强的隐世家族,甚至超过了许多名门大派,而夏家每一代人,都会出现三到五个惊才绝艳之辈,那一代人,你的母亲最为优秀,她五岁习剑,六岁便展露头角,七岁更是达到了神级……”“她太强大的,强大的让一些人感到害怕,而这些人找到借口之后,便对你母亲展开了追杀,当这件事越闹越大,最后在全世界形成了一股风暴之后,你母亲的家族夏家,不仅没有出面,反而害怕受到连累,第一时间便将你母亲逐出夏家,且宣告全世界。”

  “这些都无可厚非,人无完人,毕竟一个家族考虑的是家族利益,可是……夏家最后也参与到了围杀你母亲的行列之中,她不仅被出卖了行踪,而且身上的一处致命伤,便是来自夏家……若是没有那处致命性,我想你母亲应该能活下来的……”轰!夏天低垂着的双眸陡然张开,黝黑的眸子之中充斥着无尽的寒光,周身气势随之迸发,身上的衣服哗啦啦猎猎作响。

  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杀意化作了暴戾蠢蠢欲动。

  许久之后。

  他才深深呼吸一口气,周身的气势渐渐消散,眼中杀意消失,又恢复那般平静。

  继续读信。

  “对了。

  还有几件事我必须要和你说……”夏天微低着头,当即翻页。

  只是很快一愣。

  后面……没有了。

  怎么没有了?

  夏天张大眼睛仔细看去,不是幻觉。

  后面并没有信纸,写到这里便戛然而止。

  不!应该是……这只是半封信。

  夏天的眼睛眯缝起来。

  显然。

  后面的内容被夏无忌截留了。

  对方出于怎样的原因?

  是因为上面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

  还是说,以他现在的状况,还不适合去看后面的内容?

  不管怎样,他总是要问问清楚。

  当下。

  夏天摸出手机,立刻拨通了乾云……也就是夏千云的电话号码。

  很快接通。

  “夏天?”

  听筒对面传来夏千云疑惑的声音。

  “是我。”

  夏天应声,随即开门见山道,“你能联系上姑姥吗?”

  “嗯?”

  夏千云明显一愣,而后立刻道,“我联系不上,也不敢联系,并不知道她现在什么地方,怎么了,你找她有事?”

  夏天沉默半晌,最终还是说道,“不久前,姑姥给我寄来一封信,信的内容是我爸留下的,但只有半封信,我想问问姑姥后半封信在什么地方。”

  “信?

  你爸的信?”

  夏千云明显十分惊讶,以至于声音微微有些变调,“他什么时候给你留下的信,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所以我才想问问姑姥。”

  “这样吧,我现在就想办法联络她,如果有她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

  “嗯……”夏天轻轻应声,随后声音低了几分,“谢谢……”“哈哈,我们爷俩还谢什么啊。”

  夏千云爽朗大笑,随后又闲聊几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夏天眼睛嘘眯了起来,低声自语,“不是你吗?”

  夏无忌被困雾谷三十载,还是他救出来的,对方怎么可能有明人的亲笔信。

  那么这封信的来历,就显得意味深长了。

  最大的可能,便是从夏天云手中得到的。

  可是刚才电话中夏千云的语态,似乎并不知道此事。

  不过夏天对此还是持怀疑态度。

  而京城某个四合院中,夏千云则是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重重松了一口气。

  “总算糊弄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