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223章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夏天和明武从后堂走出时,明家众人已经全部离开了。

  “小天,我走了。”

  明武依旧满面带笑,而后又朝着夏天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了。

  整个老宅再次恢复到了往日的宁静之中。

  他很快看到了老爷子和楚江玉,两人正在下棋。

  而柳清清在一旁看着,且不断为两人添水倒茶。

  这样的画面看起来其乐融融。

  夏天心中的阴云,也随之被吹散,脸上挂着笑容,也走至近前,坐在柳清清对面,看着两位老人下去。

  “我听说明武找你谈话了?”

  老爷子将一枚白子落在围棋棋盘山,这才不徐不疾的问道……

  “嗯。”

  夏天很爽快的点点头。

  “你们聊什么了?”

  老爷子又问道。

  这句话说出,旁边的楚江玉和柳清清也好奇望来。

  毕竟昨夜明武的态度算不上友善。

  “没什么。”夏天笑了笑,“二伯知道我在您面前话语的重量,所以想要和我修复关系,也许将来能够掌控明家呢。”

  “哼!”

  老爷子冷哼一声,“好的不学,尽学这些歪门邪道。清丫头,你先替我下着,我去遛个弯。”

  “嗯。”

  柳清清乖巧应声,待老爷子站起身离开之后,坐在楚江玉对面。

  而老爷子则是一瞪眼,“臭小子,你怎么这么没眼色?陪我走走。”

  “呃……”

  夏天有些委屈,却又说不出什么,只好也站起身,跟随老爷子向外走去。

  到了外面,两人皆同时深深呼吸几口气,旋即漫无目的的散步。

  许久。

  老爷子沉声道,“明武都告诉你了吧?”

  嗯?

  闻。

  夏天先是一愣,旋即瞳孔一缩,怔怔然望着老爷子。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说不出的复杂。

  “可能我昨天的那些话,把他吓住了。”

  停顿了一下,留给夏天思考的时间,又道,“早上他来了之后,先是嘴上给我拜年,又说自己昨天晚上的话很过份等云云,不过他……给我了这个。”

  说话间,老爷子从兜里面拿出一张折叠起来的信纸,递给夏天。

  夏天接过信纸,打开,眼睛嘘眯看着上面的内容。

  几秒之后,他将信纸递还给老爷子,“他给我的也是信纸,内容和这上面的一样。”

  沉吟一下,说道,“二伯身上可能被装上了窃听器。”

  “我知道。”

  老爷子转目望来,“你打算怎么做?”

  “将计就计吧。”夏天笑了笑,“他们对付的是我,只要我离开明家,二伯便不会有危险了。”

  “你要离开?去哪儿?”老爷子皱眉。

  “老爷子,我也要去拜年啊。”夏天哭丧着脸,“你觉得,我不去长安合适吗?”

  “呃……”老爷子反倒一愣,有些郝然,“我把这茬给忘了,行,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嗡嗡嗡。

  这时,夏天的手机急促嗡鸣起来。

  看到上面号码,他的神色之间略微惊讶。

  随后冲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我先接个电话。”

  “去吧。”

  老爷子背着双手,转了个方向,慢悠悠溜达起来。

  “喂。”

  夏天接通之后,又干咳一声,“那个……新年快乐。”

  电话是夏千云打来的。

  夏天虽然和夏千云接触了误会,可一时很难适应下来,怎么也叫不出对方舅舅。

  当然。

  与其说是不适应,不如说是他大男子主义在作祟。

  有些抹不开面子。

  “臭小子,现在才想起我吗?”

  夏千云却是爽朗一笑,“你也新年快乐。”

  说罢,他话锋一转,“你之前不是让我联系你姑姥吗?我已经联系上了,并且把你的事情说了一下。”

  闻。

  夏天眼睛一亮,迫不及待道,“姑姥怎么说的,后半封信……”

  “她说该给你的时候,自然会给你。”

  夏千云的底气十足,问道,“而且她让我问问你,你是怎么想的。”

  夏天沉默了。

  良久。

  他才沉声道,“我想去一趟夏家,给那些长辈们拜个年。”

  “仅仅是拜年?”

  夏千云的语气严峻起来,“你考虑过这件事的后果吗?”

  不等夏天回应,又叹了口气,“虽然我不知道你姑姥怎么得到你爸的信,也不知道你爸信上面的内容,但我应该能猜出一二。”

  他又道,“夏天,其实当年的事情很复杂,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那些与我无关。”

  夏天眼眸绽放一抹冷光,“我爸的信上说,我妈原本有活下来的机会,而且机会很大,但是,他被夏家人背后捅了刀子,致命伤就来自夏家……你当年也经历过这件事,想必也应该清楚吧。”

  夏千云沉默,不语。

  夏天又冷声道,“那你说,这些人该不该死!”

  夏千语依旧沉默。

  好半晌,他才涩声道,“你一定要去吗?你知道去夏家的后果吗?”

  不给夏天开口的机会,略微加快语速,“你去夏家,就等于昭告天下,你是千语和明人的儿子,明人,五百年一出的奇才,千羽,华夏女帝,你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吗?”

  夏天笑了。

  “无非杀戮而已,想杀我,那就让他们来吧,我夏天不能因为这个狗屁原因,就当缩头乌龟吧?只要能为我妈讨个说法,生有何欢死有何惧!况且……谁死还不一定呢!”

  夏千云叹了一口气,“那君临呢,原本你们这次对决,君临有后顾之忧,他不敢施展全力对你下死手,可你这一去,反而坚定了杀你之心。”

  “呵。”

  夏天再次笑了,是嗤笑。

  “柳河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他通过种种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

  顿了顿,他冷笑道,“那你觉得,君临会比柳河山傻吗?只怕他早就怀疑了,不过是时间问题。”

  夏千云再次沉默。

  因为。

  夏天说的事实。

  甚至那次在华桂,君临试图扫平创世联盟的时候,曾当面质疑过夏千云。

  “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也不再劝你。”

  夏千云无声叹息,旋又问道,“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带你去吧,没有我,你找不到夏家。”

  夏天挑了挑眉头,故作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不就是在三沙市吗?”

  嗯?

  夏千云愣住了,“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

  夏天脸上流露释然,这次没有隐瞒,“我收到的那封信,就是从三沙市寄来的,刚才我只是试探一下。”

  “你……你小子!”

  夏千云有些不爽,“那我也得跟着你去,就明天吧。”

  啪!

  不给夏天拒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明天?”

  看着手中的电话,夏天眉头微蹙,随后将电话收起,脸上重新挂着笑容。

  快步走向老爷子所在的方向。

  “老爷子,我想好了,明天我就和柳清清去长安,毕竟明天是大年初二……”

  闻。

  老爷子深深看了一眼夏天,点点头,“那就明天吧,早去早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