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兵王俏总裁 第260章 您的目光那么的深邃

小说:贴身兵王俏总裁 作者:江海湖 更新时间:2020-04-05 15:34:1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清晨七点。

  柳清清朦朦胧胧睁开了双眼。

  她的眼神有些迷茫,使劲眨了几下,彻底转醒。

  “呵……”

  打了个呵欠,脑袋仍然有些昏昏沉沉,忍不住蹙眉,“好累啊。”

  自语中,她缓缓坐了起来。

  但下一秒,脸色骤然一变。

  怎么这么疲惫?

  腰酸背痛腿抽筋……尤其是腰部以下,又酸又疼。

  究竟发生了什么?

  似想到了什么,她立刻掀开了毛巾被。

  霎时。

  呆若木鸡。

  我记得昨天穿着运动服,但是……衣服呢?裤子呢?

  她仔细回忆着昨夜发生的事情。

  昨天准备报复那个混蛋,可没想到当场被拆穿了,然后……然后那个家伙兽姓大发,压在了自己身上,然后……

  然后呢?

  然后发生了什么?

  柳清清狠狠的甩动脑袋,可无论怎么回忆,仍然无法记忆。

  难道……

  似想到某种可能,她的脸色一片惨白,整个娇躯犹如雷击一般,脑海中更是一片空白。

  不是真的。

  一定不是真的。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中那种不详的预感被无限放大,化作隆隆雷音彻响。

  忽然,眼角余光似发现了什么,柳清清猛地转目望去。

  只见在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

  纸的上面是……一瓶香水?

  她想也不想,快速将两样东西拿起。

  香水是livehristian1。

  柳清清平时就用这个牌子,但她可以肯定,这瓶绝不是自己买的。

  将香水丢到一边,看向那张纸。

  “柳董事长,若汝看此书时,意必为永嘉磋,汝以我睡矣,实乃汝太龌蹉矣,吾乃君子之士,岂为其事……”

  开头文绉绉的话,让柳清清白皙的额头浮现三缕黑线。

  好在下面的一段话,立刻就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编不下去了,知道老柳你看不懂,我现在就给你翻译一下,大致的意思是,你一定以为我睡了你,其实是你思想太龌蹉了,像咱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会做那种事,昨天我只是给你针灸了一下,

  下面是两个中药方子,你记得买来按时服用,我保证一个月彻底治好你的失眠,对了,那瓶香水是给你买的,权当送你礼物了……”

  柳清清静静的看完信,那张精致的脸蛋上顿时咬牙切齿,但很快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伸手将香水拿在手中,俏脸变得红粉,似羞似怒,“狗东西……”

  ……

  另一边。

  夏天和雷霆正在街边路摊吃早餐。

  “老大,你是说……那两位姑奶奶不会在缠着你了?”雷霆一口吞下一个小笼包,边吃边问。

  “那是肯定的。”

  夏天面呈得意,“她们做下那等不知羞耻的事情,被我捉歼在床,换我也没脸见人了。”

  雷霆叹息一声,神色之间有些鄙夷,“老大,你这样不断刷新自己的下线和节操……真的好吗……”

  看到夏天不善的眼神,他当即止住,强行的转移话题,“对了老大,我正好有件事和你说呢。”

  “什么。”

  “呃……”雷霆眼神飘忽,尽量不去看夏天,“猴子他爹来青海了,现在在中山医院……”

  闻。

  夏天拿着汤勺的右手一滞,很快放松,将一口汤送进口中,低着头,有些含糊的说道,“什么病。”

  “不是他爹,是猴子的弟弟……”

  未说完,夏天眼睛一瞪。

  “哎。”雷霆愁苦的抓了抓头皮,索性道,“猴子去了以后……嗯,就是又有了一个弟弟,算是老来得子吧,不过猴子他娘在生产的时候去了……猴子的弟弟叫侯光亮,今年六岁。”

  夏天站起身,“去医院。”

  侯光明,绰号猴子。

  身份:夏天和雷霆的战友。

  七年前牺牲。

  ……

  约莫四十分钟后,两人驱车来到了青海中山医院。

  这是夏天第三次来这里。

  第一次是随着柳清清探望家人,第二次秦岭拉肚子,这是第三次。

  想到柳清清的家人……夏天便不由苦笑。

  他曾经问过柳清清一次,都这么长时间,总该去见见她的父母吧。

  结果对方告知,就在他为柳清清爷爷针灸的当天下午,就出院了,而且直接回了老家。

  柳清清老家并不在青海,至于在什么地方,她没说,夏天也没问。

  “怎么了老大?”察觉到夏天异样,雷霆好奇问道。

  “没什么。”

  夏天摇摇头,抬眼打量右侧一栋三十六层的高楼,“在几楼?”

  这栋楼就是住院部,其中三十层以上属于高级病房,里面每一个房间比之五星酒店还要奢华。

  “二十五层。”

  通常而,人吃五谷杂粮,难免会生病。

  而医院这种地方,永远不缺病人,每时每刻的人流量比交通还要拥堵。

  但相对来说,住院部就要清静许多。

  在这清晨之际,除了医生护士之外,只有那些手提暖壶、保温煲的病人家属出入。

  夏天和雷霆进入大厅,站在电梯旁静静等候。

  “谢谢领导,谢谢,感谢组织上多年来对我的栽培和呵护……”

  就在这时,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一边接电话,一边来到了两人近前。

  他随意瞟了一眼两人,向外挥挥手,压住电话迅速说道,“你们去那边的电梯。听见没有,赶紧走。”

  那颐使气指的样子,像是赶两条流浪狗。不等两人反应,脸上立刻流露出了献媚的笑容,“……我是昨天晚上才知道,组织提升我为住院医师的……您放心,我一定能胜任这个职位,不会给领导丢脸,我向领导保证,领导的追求就是我的追求,领导的鼓励就是我的动力,领导的想法就是我的做法,领导的嗜好就是我的爱好,领导的爱人就是我的亲人,领导的宠物就是我的兄弟……领导,我说的都是发自内心的话,真的很崇拜您,您的目光那么的深

  邃,一看就是有思想的人……”

  “呕……”

  正说着,旁边极为突兀传来一道古怪的声音。

  年轻医师望去,只见一个家伙扶着墙,正在做呕吐状。

  而另一个家伙更夸张,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地上,脸红脖子粗,一边抹眼泪,一边垂死挣扎。

  似感到年轻医师不善的目光,他再也憋不住了,“抱歉抱歉,请继续……噗,哈哈哈哈……”

  这家伙一屁股坐在地上,直接笑喷了。

  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关键是年轻医师在说这段话之前,周围已经聚集了三三两两的家属病人。

  不少人都听到了他刚才发自肺腑的真。

  “噗……”

  看到夏天与雷霆的模样,几个家伙全都没忍住,涨红着脸努力憋着笑。

  “啪!”

  年轻医师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终于挂断了电话,只是极其不善的盯着夏天和雷霆,当即一声冷喝。“你们是哪个病房的家属!”